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九百三十八章 昂贵的便当

第九百三十八章 昂贵的便当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基本上差不多了,弟弟,咱们店这套餐的价格是不是太贵了。”

叶小琴指着挂在墙上的价格表说道。

这价格表示昨天晚上挂上的,叶小琴早上去了那家“东池便当”看了下,自己这里的价格,比他们的价格贵了五倍以上。

这招牌饭最贵,一份竟然要一百五十块钱,这哪里是普通人吃的起的啊。

自己和大纲都以为是广告公司弄错了,结果他们说没有弄错,问了方博琳,才知道这个价格是自己弟弟给定的。

本来还想给自己弟弟打电话问问这事情,没有想到自己弟弟这么早就过来了。

“不贵啊,我觉的便宜了呢。”

叶荣耀说道。

毕竟便当里的蔬菜,大部分都是自己家里提供的,自己家里的蔬菜可金贵了,这价格自然要高了。

再说了,这个店面一年的租金就八十万,要是还跟其它的店一样,买十几、二十多块钱一份的话,岂不是亏死了。

那样的话,自己姐姐和姐夫还怎么挣钱啊。

“便宜,这招牌饭要一百五十,这鸡腿饭要一百二十,这大排饭要一百三十,这……”

赵大纲指着价格单,郁闷地说道。

自己这个小舅子能不能靠谱点啊,就是五星级大酒店里买这样的便当,也不敢买这么贵啊,他倒好,竟然卖这么贵的价格,这谁会来吃啊。

这样简直就是开业之日,就是倒闭之时。

看来,自己过几天就要跟孩子他妈打包回家了,这亏不起啊。

“因为它值这个价啊。”

叶荣耀肯定地说道。

“弟弟,你不要开玩笑了,等会还是把这价格表给摘下来吧。”

叶小琴说道。

跟赵大纲一样,叶小琴也不相信这么贵的盒饭,能有几个人买,虽然刘婶的厨艺很厉害,做出来的这盒饭味道非常地好。

可这价格比别家贵一倍也就好了,这都贵上五倍以上,这谁敢来吃啊!

“姐,姐夫,你放心,咱们阳平县虽然是个小县城,可是有钱人也很多啊,要不然万达广场、银泰商城也都不会坐落在咱们县啊,你放心,这个价格虽然贵了点,这生意肯定有的。”

叶荣耀自信地说道。

这信心,一方面来之对自己家的菜肴的味道的自信,另一方面在于叶荣耀的人脉。

别的不说,自己基金会的中午的工作餐就定在自己姐姐这里,这样一来,一天就最少能卖出三十几份的快餐,不算别人,就自己基金会,一天都要贡献三千多块钱。

“可这不是贵一点,而是贵很多啊!别人一看这价格,都要被吓走了。”

叶小琴还是不安地说道。

在叶小琴看来,自己弟弟把这些套餐的价格定的太离谱了,这么高的价格,估计客人走到门口,一看这个价格,都会被吓走的。

“姐,要是客源少的话,我来想办法,你先按这个价格卖吧,毕竟这里的租金一年都要八十万,要是卖二十几块钱一份的话,咱们就真的是亏本卖吆喝了。”

叶荣耀想了想说道。

毕竟自己姐姐和姐夫的担忧也是不无道理的,这么贵的价格,很多客人估计一看这价格,连店都不敢进来了。

这都没有吃过这美味的菜肴,肯定不知道店里的便当是值这个价格的。

“可是……”

叶小琴还是有些担心。

“小琴姐,你放心了,肯定有生意的,别的不说,我们基金会以后两餐定点在你这里了。”

还没有等叶小琴说完,在屋里帮忙的方博琳就开口说道。

“这不好吧!”

见方博琳把她公司的一日两餐都定在自己的饭店,这让叶小琴有些不安,这么贵的价格,这不是坑熟人吗!

“小琴姐,没有上门不好的,我们以前都是到‘东池便当’订餐的,现在只是转到这里来而已,而且昨天我也吃了刘婶做的那个招牌饭,我觉得绝对值这个价格,不过我们不是日结的,要月结,你看怎么样?”

方博琳说道。

昨天晚上,叶荣耀交代以后基金会中午的工作餐就安排在这里,方博琳想了想,就干脆把一日两餐都定在这里,只要是基金会的员工,晚餐要是也在这里吃饭的话,也可以记账,基金会给予报销。

作为叶荣耀的助理,方博琳这些权力是有个,更何况,方博琳相信,这事情自己老板很支持的。

而对于基金会的员工来说,这又是一个福利,晚餐基金会也包了,晚上你在这里吃,基金会就给予报销,你要是到别的地方吃饭,那就自己讨钱了。

“好,好,就是有点不好意思,这套餐卖的这么贵。”

叶小琴有些不好意思说道。

虽然有个固定的客户源,让饭店的生意就做起来,可是叶小琴还是觉得不太好,毕竟这怎么都有种坑熟人的感觉。

“小琴姐,真的不贵了,你是没有见过开源大酒店,他们也是用老板家的蔬菜,那买的价格,可比这个贵多了,这真的一点都不贵了,何况还有刘婶的厨艺呢,只要吃过的人,肯定都会觉得好吃,慢慢地,这客人就会多很多了。”

方博琳说道。

“希望吧!”

叶小琴还是有些没有信心,不过这开店,对于自己夫妻来说,也是头一回,既然自己弟弟和方博琳都这么肯定,这么贵的套餐还是有人买,两夫妻也是个姑且相信了。

“谁是店老板。”

就在这时候,一个年轻人走进店里说道。

“我就是。”

赵大纲疑惑地看着这个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