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九百二十章 叶荣耀的习惯

第九百二十章 叶荣耀的习惯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

看着叶荣耀走进工作室,乌总立马眉头一皱,不高兴地喝道。

下面的小弟搞什么啊,怎么放一个陌生男子进来。

原来这工作室外面,到处有混混一类的人在巡视,陌生的人基本上是不允许进来的。

可惜那些拦住不让叶荣耀进来的人,都被叶荣耀一拳打晕过去了。

“舅舅……”

赵婕有些吃惊地看着自己舅舅说道。

赵婕没有想到自己舅舅跟着来到工作室了。

“你舅舅?”

乌总皱着眉头看着赵婕问道。

什么时候,这个赵婕带着亲人过来了,怎么没有人汇报啊,这些人到底吃什么的。

原来那些派出去监视马晓倩和小敏她们的小弟们,除了监视她们外,还要监视是不是有人陪同这个赵婕过来。

“乌总,我给你介绍下,这是我舅舅,舅舅,这是这家模特工作室的经理乌总。”

见到叶荣耀,赵婕开心地给叶荣耀介绍起来。

“原来是小婕的舅舅啊,都是一家人,快请坐。”

乌总愣了下,脸色一变,热情地邀请叶荣耀坐。

“谁跟你一家人了,别跟我套近乎。”

叶荣耀瞪了眼中年男子乌总后说道。

“别给脸不要脸。”

见叶荣耀这么跟自己说话,乌总脸色立即不好了,恶狠狠地对叶荣耀说道。

“舅舅……”

赵婕有些不高兴地对叶荣耀说道。

在赵婕看来,自己舅舅现在有些无理取闹了。

“傻丫头,你知道吗?你现在进的是哪里,是个魔窟,进来后,你这辈子就完了。”

叶荣耀有些无语地看着赵婕说道。

“魔窟?”

赵婕有些不明白自己舅舅的话的意思。

“你还真当这里是什么模特公司啊,这里就是打着模特公司的名,骗女孩子给有钱人玩的骗子公司而言。”

叶荣耀说道。

对于这种公司,叶荣耀是深恨痛觉的,觉得他们跟拐卖组织一样,完全可以打入十八层地狱的存在。

所以刚才一路上,对于那些给这个模特公司把风的黑衣人,叶荣耀一律一拳干倒后,还补上了一脚,直接给他断子绝孙了。

在叶荣耀看来,这样还算是便宜了他们了。

要不是不想给自己惹上麻烦,叶荣耀灭了他们的心都有了。

现在只是废了他们的子孙带,算是便宜了他们了。

“小子,有时候知道的太多,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乌总凶横地看着叶荣耀说道。

虽然不清楚,眼前这个男人为什么知道自己公司的事情,不过乌总不担心,走进自己工作室的门,就是自己说得算了。

华夏这么大,弄死个把人,根本不是什么事情。

身上已经有几条人命的乌总,根本就不担心。

“是吗?我到看看,你有什么手段。”

叶荣耀在座位上一坐,冷冷地看着这个乌总。

进屋的时候,叶荣耀用“探测术”查看了这个整个工作室,知道里面还有十几个黑衣大汉。

还有就是在楼上还有十个左右的黑衣大汉,这些人控制着这些女孩子,不让她们逃离。

“小王,出来,有人找茬了。”

乌总对着里面喊了句。

顿时冲屋里出来十几个黑衣大汉,哥哥身上纹着禽兽的标志,一看就是那种坏人。

“啊……”

看着这么多黑衣大汉出来,吓的赵婕急忙跑到叶荣耀身边。

现在赵婕也看出来了,这里真的不是什么好地方。

原本和蔼可亲的乌总,现在狞狰的样子,看起来很吓人。

而且这屋里竟然还缠着这么多身上纹着禽兽花纹的黑衣大汉。

这一看就知道这些人都是坏人。

“给我把他的手脚全部给打断掉。”

乌总指着叶荣耀,对这群黑衣大汉说道。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这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只能说你自己找死了。

“小子,你是自己打断自己的手脚呢,还是要我们出手,要我们出手。”

一位黑衣大汉看着叶荣耀说道。

把叶荣耀当成自己手里的菜,可以任意自己揉捏似得。

“不要,乌总你就放过我舅舅吧。”

赵婕急忙对乌总说道。

“放过他?那是不可能的,谁让他知道那么多事情呢!”乌总摇摇头说道。

有些事情圈里人知道没有问题,可就是不能被外人知道,否则就容易出事情。

像做乌总这种行当的人,身上都是背着命案的人。

这不闹出事情来,大家都没有事情。

可是要是被什么人给把事情捅出来,尤其是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一旦事情闹大了,自己上面的人也就罩不住了。

所以,乌总可不敢冒这个风险,宁可弄死个把人,也不想让叶荣耀活着出这个门。

因为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好了,小婕你待着不要动,就这么几个人还伤不了你舅舅。”

叶荣耀拍拍一脸害怕的赵婕,站了起来,叶荣耀不想跟这么人渣废话了。

“挺狂的!”

那位黑衣大汉有些意外地看着叶荣耀说道。

一般人看到自己这么多人凶神恶煞地出来,早就吓得脚发软了。

这个男子竟然还镇定自若的。

他还真以为自己长的人高马大的,就是自己这么多人的对手吗?

等会他就明白,那是他想多了。

叶荣耀什么都没有说,慢步来到黑衣大汉的面前,什么话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