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八百六十一章 张理事

第八百六十一章 张理事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老板,我不是想早点完成任务吗?”

方博琳有些委屈地说道。

要不是急于把这事情搞定,方博琳也不会这么低三下四地求人了。

还白白被那个死胖子占了便宜。

作为女人,方博琳觉得自己委屈都没有地方申述了。

“怎么觉得的委屈了?”

叶荣耀当然听出来方博琳有些不服气。

“老板,我也是想早点完成任务啊,呜呜……”

说着说着,方博琳忍不住委屈地哭了起来。

女人有时候,真的很脆弱的。

尤其方博琳这个还没有男人的女人,听到自己老板的话,满满的眼泪就出来了。

其实,方博琳清楚,自己老板是在关心自己。

就是知道自己老板关心自己,方博琳才委屈地哭着。

“好了,别哭了,你是我的助理,代表的是我,以后不要做这种低三下四的事情了,陪酒,这根本没有必要,知道吗?”

叶荣耀一听方博琳在哭泣,不由地有些头大地说道。

这女人最让人头痛的地方,就是喜欢来不来掉眼泪。

而叶荣耀最见不得女人流眼泪了。

一听就头痛。

“嗯。”

方博琳点点头应道。

有老板这话,方博琳心理不由地安定很多。

自己老板真的很好,要知道很多企业的老板,都是让自己的女秘书、女助理去陪酒的。

甚至有些还让女秘书、女助理客人睡的。

而自己这位老板,还不愿意自己的助理,做这种低三下四的事情。

“还有,以后这种请人吃饭的傻事少做,咱们是做慈善事业的,都是别人求咱们的,还用得着去求别人吗?”

“就算有商务活动,需要请人吃饭一顿,一桌消费最高不能超过一万,这点以后给我记在基金会的章程里,还有每一笔吃喝的钱,都要过我的目,老子要看看,谁吃吃喝喝来的。”

叶荣耀说道。

对于吃喝,叶荣耀不反对,在华夏这个酒文化的国度,有时候吃饭喝酒是在所难免的。

普通老百姓请人吃饭,一桌下来,也就几百到三千多左右。

超过一万,那他娘的,就是拿自己的钱去享受了,专门挑好的,挑贵的去吃,对于这样的事情,叶荣耀是不允许的。

自己是拿很多钱去搞慈善,不是拿去去养蛀虫。

“嗯,老板,我会记下的,等会就在章程里加上。”

方博琳点点头说道。

方博琳也不喜欢吃吃喝喝,也反对吃吃喝喝,很支持自己老板的决定。

“老板,可是这申请的事情?”

方博琳有些为难地问道。

毕竟不请客吃饭,不打通关系,这申请就不可能这么快就帮下来了。

弄不好,这申请进去,一年半载都未必批下。

倒不是那些领导不想别人搞慈善,而是这文件不知道什么时候到领导的桌面啊。

要知道,很多事情,坏就坏在下面的办事员的身上。

“你没有看我们这个慈善基金会那些理事们的名单啊,他们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也就是这个老王,搞什么飞机啊,弄出这么个瘪三恶心人。”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说真的,一个才处级的主任,叶荣耀还真不放在眼里。

都不用自己出手,自己这慈善基金会那些名单里的理事们,都能轻易地弄趴着什么主任的。

也不知道这个王丙真,那么大的一个大富豪,这什么人脉啊,找了这个瘪三一样的人物出来。

今天这个王丙真还没有过来,一过来,叶荣耀真的要好好地说道下。

这尼玛的找的是什么关系啊!

找的是什么人啊!

“理事们?”

方博琳当然看过慈善基金会理事人员的名单,说真的,除了王老,还有就是理事长、副理事长自己认识,其他的,自己一个也不认识,也不知道是谁来的。

都没有见过啊。

也不知道老板从哪里拉过来的人。

“对,我们慈善基金会在京城也有好几位理事,你找……你找张万三,我等会会发他的手机号码给你,你打电话给他,把这事情说一下,他会处理的。”

叶荣耀想了下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在叶荣耀的心里,很抵触找柳家出面。

或许在叶荣耀大男人主义的心里,不愿意被柳家人小看,被人认为自己吃软饭。

遇上个事情,就求到柳家。

所以,哪怕柳家势力再强大,叶荣耀都不想求到他们家。

男人有时候,怎么说呢?

总有那么些骨子里的傲气!

“张万三?”

方博琳是在理事名单里看到这个名字,没有想到,这位理事竟然就在京城,看来自己一直担心,这申请审批的事情。

在自己老板的眼里根本就不是什么事情。

弄得自己自作聪明,还找老王托关系弄这事情。

浪费一大笔钱喂狗不说,自己还被白白地占了便宜。

方博琳现在突然觉得自己好傻啊!

一个能拿出25亿美金做慈善事业的农民,真的是个农民那么简单吗?

看来,平时不显山不显水的老板和老板娘,背景深厚着呢。

“对,你叫他张总,或者张理事就可以了,不说了,我现在给他打电话。”

说着,叶荣耀就挂了电话了。

这个慈善基金会,这张万三也是有股份的,除了叶荣耀外,这绝对是出资金额排行第二的存在,计划投入二十亿华夏币。

这个张万三是给足了叶荣耀面子,还有他还真心地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