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八百五十九章 翁涛内心难受

第八百五十九章 翁涛内心难受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晚上六点钟,方博琳和翁涛就在京城最豪华的大酒店,龙井大酒店门口等那位徐主任。{(

“方助理,在这里吃饭是不是太花钱了?”

翁涛皱着眉头对方博琳说道。

翁涛现在知道在这酒店光预订个包厢就要一万块,里面的菜,最便宜的都要上千以上。

这还不算酒水呢。

刚才翁涛特意问了前台的服务员,这酒店里的酒水最便宜的也要1888元,贵的几十万,甚至上百万都有。

光听听,都把翁涛给吓住了。

自己老板虽然有钱,可也不能这样让这个方博琳花啊!

所以想了想,翁涛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提醒下这位方助理。

她现在用的可都是自己老板的钱。

可不能把老板的钱,不当钱花啊!

虽然说,老板让自己陪这位方助理上京,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可也不能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她在糟蹋自己老板的钱啊。

要知道在这个酒店吃饭,翁涛觉得,最少要花费十几万。

要知道很多普通老百姓,一辈子都存不上这么多钱啊!

反正在翁涛眼里,十几万就是个天文数字。

一顿饭估计要消费十几万,翁涛要表示下自己的态度,不能接受。

“确实贵了,可是舍不得钱,办不成事啊!”方博琳说道。

方博琳接触的层面比翁涛他们高很多,而且家里也不缺钱,在花费上也大手笔。

因为她知道,要想办成事情,你还必须舍得花钱。

就说请这位徐主任吧。

你要是定一般的酒店,人家可不会来的。

这些人,官虽不大,这架子大啊!

你要是请他去一般的星级酒店的话,他们会觉得掉身价,不会出来的。

“可花这么多钱,就请吃个饭,还不知道能不能办成事?老板那边怎么交代啊?”

翁涛担忧地说道。

自己老板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都是辛苦钱。

自己和方助理,这一来京城,就这么大手笔地花钱。

翁涛真的担心自己老板会不高兴。

“这事情,我自己会跟老板解释的。”

方博琳想了想说道。

确实一顿饭要吃掉十几万,方博琳真的担心自己老板会心疼。

可是不舍的钱的话,就很难办成事情,自己老板可以要自己一个星期内搞定这些事情。

方博琳也只能多撒钱,让事情快点办成功。

毕竟这是自己在新老板手下办的第一件要紧的事情,可不能搞砸了。

那样的话,自己这个三学位博士生的脸面就丢尽了!

见方博琳这么说,翁涛也不再开口说什么了。

毕竟这次来京,做决定的就是这位方博琳,自己只是陪同,不能干涉这方助理的行事,不然就不好了。

这点分寸,翁涛还是明白的。

于是两人各想着各的心思,都不再开口了,都静静地等那位许主任的出现。

快七点的时候,一辆奥迪a6的轿车在酒店入口停下。

从车里走出两男一女,是一位中年男子,两位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女。

“你是小方吧?”

那位长的有些胖,挺着大啤酒肚的中年男子看了方博琳一眼。

眼睛一亮,就急忙走到方博琳的面前,伸出手对方博琳说道。

今天方博琳一头大波浪形金黄色卷披肩,修长的大腿穿着一条鹅黄色的迷你群。

把身材显得完美绝伦,加上她那漂亮的脸蛋。

酒店里来来往往的男人的视线,来不来就不自觉盯向方博琳看。

实在是这女人太美了,把酒店门口那些穿着旗袍的迎宾小姐们完全给比了下去。

在美女如云的京城,像这么漂亮的女人,也是极难见到的。

“你是徐主任吧!”

方博琳伸出手,跟这位中年男子握手,方博琳没有见过这位徐主任,可是方博琳给这位徐主任过一张自己的照片。

所以这徐主任能一眼就认出来方博琳来。

其实像方博琳这么漂亮的女人,站在酒店门口,本身就很吸引男人的眼球。

这徐主任一下车就注意上了方博琳,当然能认出方博琳了。

“方小姐,你可是比照片上看上去里漂亮很多啊!”

徐主任紧紧地握着方博琳的手说道。

按正常的握手礼节的话,这男女握手,就是轻轻碰触下,就可以了。

要是长时间握着女性的手不放,就显得这个男人轻浮了,是在故意占女人的便宜。

而现在这位徐主任紧紧握住方博琳的手,半天不放手。

这让方博琳有些不高兴了。

心里暗骂这位徐主任是色鬼。

不过这种色鬼,方博琳明显不是第一次遇到,虽然心里很厌恶,但脸上没有表现出来。

“那个徐主任,这两位是?”

方博琳巧妙地把手从徐主任手里缩了回来,指着他身后的两位年轻人问道。

“这是我办公室的刘办事员和马办事员。”

徐主任有些不舍啊,握住这个女人的手,真的算是明白了,什么叫“柔软若无骨”啊。

可惜这场合确实不适合长时间握住一个漂亮女人的手,要是一不小心被人拍了照片就麻烦了。

“你们好,大家里面请。”

这回方博琳不在跟着两位办事员握手了,免得被这位男办事员占了便宜。

……

方博琳订的包厢,不是酒店最高级的包厢,是一般般的小包厢。

可就是这么一个小包厢,这包厢费就要一万块钱。

不得不说,在这寸土寸金的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