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八百二十章 买“大小”

第八百二十章 买“大小”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给。”

叶荣耀笑笑地把名片递给柳兮兮。

现在这柳兮兮的眼神都要生吞了那位远去的金发美女了。

“我让你勾搭我姐夫,我让你勾搭我姐夫。”

柳兮兮把仇恨全泄在这张名片上了,没有五秒钟时间,这张叶荣耀都还没有过目一眼的名片,就被柳兮兮五马分尸了。

“是不是太残忍了啊?”

叶荣耀有些好笑地看着柳兮兮问道。

“谁让她勾搭我姐夫的,把它五马分尸算是便宜她了。”

柳兮兮把名片撕到不能再撕为止,才算是解气地把这碎片扔到垃圾桶里去。

这张可怜的名片,被柳兮兮当做它的主人,给五马分尸了。

“好了,我们进去看看吧。”

叶荣耀带着柳兮兮往赌场的那些赌桌位置走去。

没有来过赌场,叶荣耀也不知道该玩什么,很快来了一个摆二十一点的赌桌。

这二十一点玩法简单。

在玩二十一点时,站在圆弧桌子后面的荷官,会一轮一轮向各位玩家手里发牌,每个人需要计算手里的几张牌点数加到一起是多少。

J,Q,K的点数是10分;A有两种算法,1或者11,如果A算为11时总和大于二十一,则A算为1,

如果点数超过了二十一就算爆牌,谁先爆牌谁就输了。

荷官会作为庄家参与到游戏中,其他玩家的点数与庄家的点数比大小,大于庄家就可以赢,小于庄家就会输。

在得到两张牌之后,玩家有权决定是否继续要牌。

玩家的目标就是让自己手里的牌的点数和尽量接近二十一点,但是又不超过二十一点。

除了靠运气外,主要就是靠胆魄。

胆子大的人,往往胜算要高点,不过这胆子是靠身边的筹码决定的,筹码不够的人,哪里有那个胆魄啊。

叶荣耀身边就只有一个筹码,当然是玩不了这二十一点。

“姐夫,我们去边看看吧。”

柳兮兮指着不远处的一个轮盘对叶荣耀说道。

“好。”

叶荣耀带着柳兮兮走了过去。

这个轮盘。由一个轮盘、一个象牙制小球以及一张赌桌构成。

轮盘以转轴为中心转动,并且分成38个细长沟道。

36个沟道分别编号为1至36,一半是红色一半是黑色,另外两个绿色沟道分别标为0和00。

“姐夫,我们玩这个吧。”

柳兮兮提议道。

“好。”

这个轮盘完全是靠运气的,叶荣耀的赌术对它没有效果。

不过叶荣耀还是同样柳兮兮的提议,不管玩什么,只有一个筹码,赢了,就继续玩,输了,就回去睡觉。

“你放吧。”

叶荣耀把手中的筹码交给柳兮兮说道。

这种完全靠运气的赌法,叶荣耀除非作弊,使用“念力”,否则完全就是靠运气了。

叶荣耀把筹码给柳兮兮,看她运气这么样。

有句话不是说了吗?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柳兮兮空难下都能存活下来,虽然说是自己给她的护身符的救了她,可又不能不说她的运气啊。

要不然叶荣耀也不会那么巧在那么时间段抽到“一次性护身符”,而且那么巧还两个,柳箐箐还送一个给柳兮兮。

“我来?”

柳兮兮有些吃惊地看着自己的姐夫。

“对,你来。”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柳兮兮紧张地接过叶荣耀手上的筹码,想了想,眼睛一闭,随便扔到一个数字上,反正这玩意,柳兮兮也不懂,纯粹碰运气了。

轮盘动了。

小球儿咕噜咕噜地转着。

很快,小球儿落到了6上。

“中了,姐夫我中了。”

柳兮兮兴奋地抱着叶荣耀开心地说道。

没有想到,柳兮兮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中了。

“运气不错,继续。”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自从自己把柳兮兮从海上救下了,这是第一次见到柳兮兮这么开心。

叶荣耀不由地心情也不错,让柳兮兮继续玩下去。

……

十几分钟后,柳兮兮捧着十个小面额的筹码,对叶荣耀说道:“姐夫,我们换别的玩吧。”

柳兮兮运气不错,玩了十几次,赢多输少,赢了十个小筹码了。

“好,我们玩其它。”

叶荣耀点点头应道,这种完全靠运气的玩意,叶荣耀也觉得没有劲。

当然,叶荣耀要想作弊的话,实在是太容易了,使用念力,绝对稳赚不赔来的。

不过叶荣耀觉得那样没有意思。

“姐夫,那里有玩骰子的,我们玩骰子吧。”

柳兮兮看到一种自己熟悉的东西,特别地开心。

毕竟这赌场里的很多玩意,柳兮兮见都没有见过,更不要说这玩法了。

这个抛骰子,柳兮兮见过,也玩过。

在京城的时候,柳兮兮可没少跟同学一起去KTV玩,那里就有骰子玩来的。

“好。”

叶荣耀对这玩骰子也很有兴趣,这可是华夏老祖宗发明的东东,没有想到这赌场上也有。

骰子,相传是三国时魏国曹植所造,最常见的骰子是六面骰,它是一颗正立方体,上面分别有一到六个孔,其相对两面之数字和必为七。

华夏的骰子习惯在一点和四点漆上红色,这跟唐玄宗有关。

据说唐玄宗与杨贵妃在后宫掷骰游乐,眼看要输了,只有出现4点方能解救败局,此时尚有一个骰子仍在旋转之中。

唐玄宗心中焦急,便连喊“4!4!”,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