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八百一十九章 一个筹码

第八百一十九章 一个筹码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你要跟我决斗?”

叶荣耀有些吃惊地看着这位金发青年老外说道。

这小子勇气可嘉啊,就他这一米七几的身高,也敢跟自己这个一米八几大汉决斗。

“对,我要跟你决斗,我要把这位美丽的女孩从你这个恶魔手里救出来。”金发青年老外很肯定地对叶荣耀说道。

“神经病。”

柳兮兮还是能听懂这个金发青年老外的话。

觉得这个老外就是个神经病,自己都不认识他,他竟然为自己决斗,要跟自己姐夫决斗,这不是神经病,是什么呢。

除了自己的姐夫,柳兮兮还真看不上其他任何男人,更何况这个金发的外国青年。

你能像我姐夫一样,能做出超级好吃的饭菜吗?

你能像我姐夫一样,可以在天空中飞翔吗?

你能像我姐夫一样,变神奇的魔术吗?

……

就你这样,还好意思跟我姐夫决斗,本姑娘深深地鄙视你。

“呵呵,你认为还需要决斗吗?”

叶荣耀一只手轻轻松松地把这个金发青年老外跟拎小鸡一样,拎了起来。

“你……你放开我。”

突然整个人被拎起来,脚不能着地,金发青年老外立即惊恐地说道。

金发青年老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眼中的恶魔会力气这么大,觉得自己有些轻敌了。

“滚。”

叶荣耀直接一扔,就把这金发青年扔到几米远的地方打滚。疼得哀嚎。

“那个,实在不好意思,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啊!”

叶荣耀把手拍了拍,歉意地对自己身边的凯瑟琳伯爵说道。

凯瑟琳伯爵和米莉伯爵是这艘大游轮的主人,在她们地盘把打人,叶荣耀还是觉得有些歉意。

“没事,是他自找的。”

凯瑟琳笑笑地说道。

对于这种出生三流家族,有点钱,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人,凯瑟琳都懒的多看一眼。

就他这样,竟然要跟这位会华夏神秘功夫的叶先生决斗,简直就是驴脑袋被踢了。

……

“叶先生,现在赌场开了,你要不要进去玩两把?”

从舞厅出来,凯瑟琳提议道。

“姐夫,我们进去瞧瞧好不好。”

柳兮兮明显听懂凯瑟琳的这句话,不由地兴奋地挽着叶荣耀的手臂说道。

长这么大,柳兮兮都没有见过赌场怎么样,或许以后也不会有机会见赌场的样子,这次也就是跟姐夫在一起,才有这样的机会。

柳兮兮很想进去瞧瞧,这大赌场里面是怎么样的,是不是跟电影里看到的那样,很神秘。

“好,进去瞧瞧。”

叶荣耀想了想,也有些心动了,自从抽到“赌术”,叶荣耀还没有用过,不由想施展下。

想试试自己抽到的赌术,到底好使不。

“我陪你们一起去。”

凯瑟琳笑笑地带着叶荣耀和柳兮兮往游轮里的赌场位置走去。

很快,几个人来到了一个大门口,整个门都是镶金的颜色,很奢华,看起来极度大气。

赌场讲究门面,门面装饰的越豪华,越显示赌场主人的实力,让来赌博的人,放心大胆地赌。

只要你能赢,赌场就能赔的起。

不像一些小赌场,谁要是赢多了,就很难出赌场的门,就算是出了赌场的门,也会遇上各种事情。

当然如果你是有大势力的人物,人家赌场的人也不敢对你怎么样。

这世界就是这么地现实。

大门口,有六位黑衣的大汉守着,见凯瑟琳伯爵带着人走进赌场,立即弯腰示敬。

叶荣耀和柳兮兮跟这凯瑟琳走进赌场。

一进去,只见偌大的赌厅里人头攒动,很多赌桌儿都被占满了人,有白皮肤的、有黄皮肤的、也有黑皮肤的。

也有很多穿着暴露的女人在其中穿梭着。

整个赌场内部装修极度豪华,如果没有一定身家的人,估计连这赌场的门都不敢进去。

“叶先生,我让人给你换十万的筹码给你。”

走进赌场后,凯瑟琳对叶荣耀说道。

“不用,我自己有钱。”

说着叶荣耀就来到换筹码的地方,兑换筹码的人很多,队伍排得很长,不过因为有凯瑟琳在,可以走几个专门的柜台,

这些专门的柜台,专门给赌场会员等级高的会员就开放,不需要一群人排队等待。

“最小金额的筹码,一个筹码多少钱?”

叶荣耀对兑换位置的女服务员问道。

“一……一百美金一个筹码。”

女服务员看到凯瑟琳,慌张了下,不过很开就恢复了,微笑地对叶荣耀说道。

“兑换华夏币呢?”

叶荣耀不清楚华夏币和美金现在的汇率是多少,而叶荣耀乾坤戒的钱都是华夏币,没有美金。

“七百美金兑付一个筹码。”

女服务员说道。在赌场里,主要使用美金,其它的货币要兑换的话,要收取手续费的。

所以基本上来船上赌场来的人,都会自己换取美金来兑换这筹码的。

使用其它的货币的话,会亏的厉害。

“那给我换一个最小金额的筹码吧。”

叶荣耀从口袋里拿出七百块华夏币,对兑换处的女服务员。

听叶荣耀只兑换一个筹码,兑换处的女服务员愣住了。

这也兑换太少了吧,基本上没有客人在赌场兑换一个筹码的。

这可是凯瑟琳伯爵陪同的客人啊,怎么会这么小家子气啊!

一个筹码在这赌场里能玩什么啊?

当然这些话,女服务员是不敢说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