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八百一十四章 蓝鲸上的男人

第八百一十四章 蓝鲸上的男人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哦。”

叶荣耀应了声,就开始吃起来东西来了。

还好叶荣耀的乾坤戒里面吃的东西多,要不然叶荣耀估计自己和柳兮兮都要被饿死。

吃完东西,叶荣耀就走出了帐篷,在蓝鲸的背上躺着。

看着满天的星空。

还别说在这茫茫大海中,一片寂静的情况下,看夜空的景象,是那么地漂亮了。

不过叶荣耀的心思,很快就不再天空上了。

“姐夫,你想我姐姐了?”

柳兮兮也从帐篷里走出来,在叶荣耀边上躺着,对叶荣耀问道。

“嗯,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肯定是很担心我们。”叶荣耀说道。

如果说这世界上,最让叶荣耀牵挂、思念的人,那就是老婆柳箐箐。

“我也想妈妈、爸爸、姐姐她们了。”

柳兮兮情绪地低落地说道。

毕竟这大海实在是太大了,大得无边无际似的,柳兮兮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很处。

南半球?

北半球?

柳兮兮都不知道。

不过有一点,柳兮兮很清楚,那是自己漂移了很远很远,甚至可能都已经漂移出华夏的海域了。

“是啊,我想她们也很想我们。”

叶荣耀情绪有些低落地说道。

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出门后就没有跟自己老婆联系,这让叶荣耀心空空的。

“姐夫,我们什么时候能到岸啊?”柳兮兮问道。

“快了,你回去睡吧,或许明天醒来,我们就遇上海船了。”

叶荣耀安慰柳兮兮说道。

在这茫茫的大海,叶荣耀已经完全失去方向了,开始凭着自己的记忆,应该向北行驶的。

可是行驶了那么久时间,连海岸线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叶荣耀就知道自己行驶的方向有错误。

可惜没有网络,不然可以用手机导航,就知道往那边前进,才是正确的,不然就这么盲目地前行,靠着手机自带的指南针指引的方向前行,也不知道到对不对。

毕竟这手机也没有网络,这指南针指的方向,对不对,叶荣耀只能靠赌。

现在叶荣耀最想的是,能在茫茫大海中,遇上一艘船,哪怕是海盗船也好,总比在这大海里盲目前行的好。

第二天,太阳刚刚从水平线露脸,叶荣耀就起床了,从乾坤戒里拿出一点东西吃,叶荣耀就来到蓝鲸的头部,在沙发上一坐,就指挥蓝鲸朝北航行。

不管这手机的指南针对不对,也不管这北方是不是自己的国家,叶荣耀就认准了这个方向,一路向北前进。

一个小时过去了。

两个小时过去了。

“姐夫,你这么早就起来了。”

柳兮兮看看手机,现在才早上七点钟,自己姐夫竟然已经醒过来,指挥蓝鲸前行了。

柳兮兮可知道在家里,自己这位懒人姐夫,不到早上十点钟,是不会起床的。

“睡不着。”

叶荣耀说道。现在叶荣耀想着早点回去,哪里还有什么心思睡懒觉呢。

“哦。”

柳兮兮也不知道说什么了,毕竟要不是为了自己,自己姐夫现在都已经回到家里了,陪着自己姐姐过着幸福的日子了。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跟自己一起在这茫茫无边的大海里毫无目的地前进。

“到帐篷里吧,小心外面风大。”

叶荣耀见柳兮兮情绪突然变的有些低落,就对她交代道。

“哦。”

柳兮兮应了声,就不乖乖地回帐篷了,柳兮兮知道现在自己姐夫心情不好,不敢打扰他指挥蓝鲸前进。

凯瑟琳就像平时一样,早早就起床,站在甲板上遥望着大海,凯瑟琳喜欢大海广阔无边。

凯瑟琳是欧州有名的伯爵家族的现任伯爵,在欧州贵族圈里非常有名,因为她不仅拥有电影明星般绝美的容貌,魔鬼般性感的身子,她更拥有让最出名的电影女明星都要黯然失色,自惭形秽的高雅气质和财富权势。

“伯爵大人,咱们还是回去吧,这外面风大。”

一位女侍从对凯瑟琳伯爵说道。

原来这次凯瑟琳伯爵是应她的一位好友邀请,踏上这艘豪华的游轮,这是一艘赌船。

不过这赌船不是一般的赌船,里面的装潢都是世界最顶级的,毕竟这艘赌船的主人,可是欧州有名的贵族,跟凯瑟琳一样,是一位女伯爵。

这赌船一年只出海四次,每次都会邀请那些富豪上船游公海,无论什么人,要想上这船,必须想交一百万美金的押金,不然都没有资格上这艘赌船。

“嗯。”

凯瑟琳应了声,正准备回船舱。

“那是什么?”

凯瑟琳有些吃惊地看着远处,向游轮不断靠近的黑点。

坐在蓝鲸头部的叶荣耀眼角不由地一动,叶荣耀好像到什么东西。

“咦?”

叶荣耀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眺望远方。

只见在远处的海面上有一个船的影子,因为距离远,叶荣耀根本就看不清。

不过有一点叶荣耀非常肯定,那是一艘船只没有错。

“蓝蓝,这个方向,加速前进。”

叶荣耀兴奋地对蓝鲸喊道。

在茫茫的大海上,这样寂寞地航行了这么长时间,叶荣耀都快疯掉了,终于,终于看到一艘船只的影子。

叶荣耀不兴奋,不高兴,才是不正常。

很快,蓝鲸追上了这艘游轮,虽然距离还是有些远,可是叶荣耀可以清晰地看着自己前方有一艘很大的豪华游轮。

甚至叶荣耀能远远地看到游轮甲板上的人们。

“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