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八百一十二章 “蓝蓝”

第八百一十二章 “蓝蓝”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真的,姐夫你真的有办法了。”

柳兮兮也兴奋地问道。

这荒岛,柳兮兮真的是一天都不想待了。

“对,有办法了。”

叶荣耀放开被自己紧紧抱着的柳兮兮说道。

郁闷。

这一激动,竟然主动抱柳兮兮了。

真是罪过罪过啊。

“姐夫,你有什么办法啊?”

柳兮兮好奇地问道。

毕竟这茫茫大海,一艘船都没有,自己姐夫又不能带着自己飞行。

柳兮兮实在想不到自己姐夫能想到什么办法。

“这个保密,现在天色不早了,我们准备晚餐吧,今天晚上好好休息,明天早上吃完早餐我们就要出发,晚上可要养精蓄锐哦。”

想到办法了,叶荣耀的心情大好,这心情好,这胃口就好了。

都是废话,其实是叶荣耀肚子饿了。

“嗯,姐夫晚上咱们吃什么呢?”

见自己姐夫一脸轻松的样子,柳兮兮不安的心也放下了,也想着吃的东西了。

正如自己姐夫说的,晚上一定要吃好,休息好,明天离开这个荒岛。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咱们现在靠海,当然是要吃海鱼了。”

说着叶荣耀就要把自己大浴巾给脱掉,下海去抓鱼。

不过很快叶荣耀就停下自己的动作了,自己小姨子还在身边呢。

自己把这浴巾拿下的话,岂不是全走光了。

“那个,兮兮啊,你能不能转过身啊!“

叶荣耀有些尴尬地对柳兮兮说道。

“干嘛?”

柳兮兮疑惑地看着自己姐夫问道。

“那个,姐夫要下水抓鱼,你抓过身去,有些东西你不能看的。”

叶荣耀有些脸红地说道。叶荣耀总觉的自己说这话,有些调戏自己的小姨子的味道。

“哦。”

柳兮兮不傻,明白自己姐夫话的意思,红着脸转过身子。

其实心里暗道叶荣耀矫情,他那里早上的时候,自己就偷看过了,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不过自己姐夫那里跟他这个人的身形一样,都那么巨大,看得柳兮兮有些害怕。

见柳兮兮转过身子,叶荣耀把大浴巾往乾坤戒指里一放,整个人就跳进海里了。

大海中的鱼儿很多,叶荣耀一下水,就看到自己身边就有几条鱼儿游过。

不过叶荣耀没有看上它们,主要是这些鱼太小了,吸引不住叶荣耀的兴趣。

叶荣耀开启“探测术”,很快就发现了一群鳕鱼。

就这鳕鱼了!

叶荣耀知道在海鱼里面这鳕鱼的肉质细嫩,肉味清淡,很好吃的一种海鱼。

想到这里,叶荣耀快速地像鳕鱼群游去。

要是一般的渔民的话,在没有鱼钩、渔网这些捕鱼的工具的情况下,想下海徒手抓鱼的话,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要知道这是无边无际的大海,这些鱼儿可以逃离的地方太多了。

想徒手抓鱼,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对于叶荣耀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

看见叶荣耀向自己鱼群游过来,整个鳕鱼群就快速地游走逃离了,不过有一只半米长左右的鳕鱼却没有游动,就那么静止地停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哪怕从它身边游过的同伴给它发出危险的信号,它还是无动于衷。

叶荣耀很快就游到这只一动不动的鳕鱼边上,一把抓住它。

原来这只鳕鱼被叶荣耀的念力控制住了,不能动弹。

抓住鳕鱼,叶荣耀就快速往荒岛游去,怕自己回去晚了,柳兮兮这小丫头又不安了。

果然,叶荣耀游到岸边的时候,就看到柳兮兮不安地在岸边张望着,

“姐夫。”

柳兮兮看到叶荣耀的身影,立即惊喜地喊道。

刚才叶荣耀沉入海底,柳兮兮心一直不安,虽然相信自己姐夫不会有事的,可是就算心里不安啊。

“接着。”

叶荣耀把手上的鳕鱼往岸上一扔,趁柳兮兮回头的一瞬间,快速升空,在空中快速地穿上浴巾。

“这是什么鱼啊?”

柳兮兮第一次见到鳕鱼,好奇地对自己姐夫问道。

“这是鳕鱼,可是极品海鱼,味道好着呢,晚上我们就吃这鳕鱼。”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晚上,叶荣耀再也不敢让柳兮兮跟自己睡在一起了。

有个晚上要养精蓄锐的大道理在,柳兮兮也不再强求跟叶荣耀睡在一个帐篷里了。

第二天一早,叶荣耀和柳兮兮就起床了。

“姐夫,你的办法呢。”

吃完早餐,柳兮兮看着叶荣耀好奇地问道。

柳兮兮可是记得自己姐夫说过,今天就有办法离开这个荒岛了的。

这四周也没有什么船只过往,自己姐夫有什么办法啊。

“等等。”

说这,叶荣耀就开启探测术,立即方圆一千米范围的景象在叶荣耀的脑海里浮现。

叶荣耀主要是关注在海里,不过一千米的范围没有叶荣耀想要的东西。

“那个,兮兮你在这里,姐夫到飞到附近看看。”

看了一圈,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叶荣耀就对柳兮兮说道。

“姐夫,你不会不要我,飞走了吧?”

柳兮兮不放心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柳兮兮还真的怕叶荣耀丢下她不管了。

“傻丫头,想什么呢,要是想扔下你,你姐夫我早就飞走了,还等现在吗?”叶荣耀笑笑地对柳兮兮说道。

“那,姐夫你不要飞远了。”

柳兮兮想想也对,自己姐夫真得不管自己的话,他早就飞走了,哪里还会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