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七百九十六章 下棋

第七百九十六章 下棋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听到人们的议论,叶荣耀好奇地走过去看看,现在叶荣耀可是有着宗师级的围棋水平,叶荣耀想看看这宗师级围棋水平倒是怎么样。

毕竟叶荣耀长这么大,还没有跟人下过围棋呢。

以前是自己不会,而现在村里没有人跟自己下围棋。

在华夏会围棋的人很少,普通老百姓会下象棋的多,会围棋的一千人中,都未必能找到一位,

可能是这位老人家这棋局摆了很多天,或许是懂围棋的人很少,围观的也就那么十来号人,而且很多属于看两眼就走的类型。

叶荣耀都不用跟人挤,就能到前面。

往小石桌上的棋局一看,叶荣耀脑海里就有了这棋局的后续走了方案。

这不是死局,而是还可以下的活局。

于是叶荣耀就往老人对面的位置坐下。

“年轻人,你会下这棋?”

王开山疑惑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叶荣耀问道。

王开山是浙南棋社的社长,年轻的时候还是国家围棋九段的存在,是世界围棋界赫赫有名的人物。

老了,退休了,就来到这南雁山过着半隐居的生活。

现在王开山摆的棋局,是自己的大弟子,也是一位围棋九段的高手,跟岛国的一位围棋九段的高手下的棋局。

王开山的大弟子是执白子的,下到这里的时候,王开山的大弟子就落入了死胡同,根本无法下子。

好像无论怎么下白子,最后的结果都是输。

所以王开山的大弟子就把这棋局的摆放复制给自己的恩师,希望自己老师有什么破解之术。

随着年龄的老去,王开山的棋艺也大不如前了,毕竟上了年纪了,这反应能力和思考能力,都远不如年轻人那么快。

在家里苦思冥想了半个月,都没有想到白子的破解之法。

于是就想出了在会文书院的外面摆起棋局来,看能不能遇上民间围棋高手破解这一必死之局。

可惜摆了半个月,看的人多,敢下的人少,就算是敢下棋的人,只要他的白子一落,自己的黑子就能马上把他的路给封死,简直就是一子定生死啊。

到现在,基本上就只有看的人,下场下棋的人没有了。

王开山也只能摆着棋局等着,毕竟民间会围棋的人太少了,精通的更是少之又少。

“还行吧?”

叶荣耀点点头,谦虚地说道。

“还行,那就落子吧。”

王开山笑笑地说道。

已经好久没有人敢坐下执白棋了。

虽然王开山可以预料到,这个年轻人输定了,但还是请叶荣耀下棋。

毕竟这坐着傻等着,也不是个事,现在有这傻小子冒头来下围棋,王开山还是开心的,最起码不会太枯燥。

顿时围观的人们的气氛也热闹起来了。

“快看,有人下棋了。”

“好久没有见人下白子了。”

“估计也是输的份。”

“肯定输啊,你不知道现在的棋局对于白子来说,已经是死路一条了,无论它下那个位置,都注定被人包饺子。”

“不过这年轻人的勇气还是可嘉的,明知道会输的情况下,还敢下场下棋,这样的人可不多啊。”

“肯定是输局,没有意思。”

……

一听叶荣耀还真的准备使用白子下棋,看热闹的人也议论纷纷了。

“请吧。”

现在这棋局,是轮到白子下了,王开山对叶荣耀说道。

“好。”

叶荣耀想都没有想,随意地从棋盒里拿出一粒白子,在棋局上的一个位置一落。

“呵呵,有点意思。”

王开山一看叶荣耀的落子,就清楚这叶荣耀还是有些水平的,最起码这一子落的位置,让整个白子活起来了。

不像一些棋艺水平一般般的人,一粒白子落下,就满盘皆输。

但是王开山也没有在意,现在的局面是黑子占绝对的优势,无论白子怎么走,这黑子都能压着打。

这也是自己那位已经是围棋九段的大弟子,直接认输的原因,只要对手不晕头,这棋子已经没有下的意义了,因为无论下哪里都是输局。

王开山拿着黑子跟着叶荣耀的白子落下,再次把白子给路给封死了。

叶荣耀也没有多想,又拿起白子在一个位置落下。

“好棋。”

王开山不由地高看了一眼叶荣耀。

这青年人的水平可以啊,这一白子落下,又给他活过来了。

王开山随手在一个位置落子,再次把白子给封死了。

这局面有如刚开始的时候一样,死局了。

王开山做好了自己眼前这位年轻人认输的准备。

可惜,王开山还是低估了叶荣耀的水平。

只见叶荣耀立马在棋盘的中间位置落子了。

顿时这白子又活过来了。

“好棋!”

“厉害!”

“这一步走的真漂亮!”

“呵呵,这简直就是打不死的小强,这白子竟然一次次地在这年轻人手里活过来了。”

“这年轻人的围棋水平厉害啊。”

“我估计他肯定是专业的棋手,业余的哪里会这么厉害啊。”

……

看叶荣耀一次次地让白棋活过来,围观的人们都不由地位叶荣耀叫好。

这样的死局的棋谱,他竟然能走活这么多子,实在是太厉害了。

在大家看了,就算这年轻人最后输了,也光荣啊。

要知道前些天,很多自认为棋艺不错的人,愣是没有走过三步白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