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七百五十八章 感激

第七百五十八章 感激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别紧张,别紧张,这身上的血都不是我的。≥”

叶荣耀见柳箐箐被吓的脸色苍白,就赶紧说道。

原本叶荣耀是想好了,回到家里,赶紧洗澡,换上干净的衣服,不要让自己的老婆看到全身是血的自己,免得吓到她。

可谁知道,这么晚了,自己这个傻老婆,竟然还在客厅里等着自己回家。

这让叶荣耀有些心疼,又是感动来的。

“那你身上的这血哪里来的?”

柳箐箐一听自己男人衣服上的血迹,不是他的,心不由地稍稍放下了,不过还是有些担心地问道。

毕竟自己男人脾气不是很好,万一跟人打架,把别人打出好歹来也不好啊。

“倒霉啊,回来的时候遇上车祸了,这不是赶上了嘛,就去救人了,弄了一身的血。”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晚上虽然很累,可叶荣耀有些莫名的心灵满足。

或许救人也能让人心灵上得到满足,得到愉悦。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老公,你没事吧?”

听自己男人是救人才弄得一身的血迹,柳箐箐算是放心了。

“你老公是救人的能有什么事情啊!”叶荣耀摇摇头说道。

“车祸严重吗?”柳箐箐好奇地问道。

“挺严重的,不过你老公既然出马了,肯定不会出现伤亡的事情,我先洗个澡,等会在卧室里再跟你说。”

叶荣耀现在身上全是汗水和血迹,难受的很,想要去洗个澡。

放松下,缓解下疲劳。

“嗯!”

柳箐箐也觉得叶荣耀该好好地洗澡。

……

“荣耀,这次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出手救了那么多人,这后果真的不敢想啊!”

第二天,叶荣耀刚吃完早饭,就接到汪长博的电话。

“汪书记,你就不要跟我说谢了,这不是遇上吗?”叶荣耀说道。

“这次你算是帮了我一个大忙了,这么大的交通事故,竟然没有人死亡,这简直就是奇迹,只要没有出现人命,我的压力就小多了!”汪长博说道。

出了这么大的交通事故,肯定惊动到市里,上面的领导都打电话过问了。

因为救援及时,处理得当,没有出现重大伤亡事件,关键是这特大事故,没有死人。

虽然汪长博被上级领导批评了下,但也给予了表扬。

总体来说功过相抵,不罚也不奖。

这样的结果,对于王大富来说是最好的了。

要不是叶荣耀出手救人的话,王长博现在就要坐蜡了。

所以早上一上班,汪长博就给叶荣耀打电话道谢。

“汪书记,昨天晚上的事情,你可以帮我捂住,我可不想成为新闻人物。”叶荣耀说道。

每一个人的追求不一样,有的人追求名利,有些人追求刺激,而叶荣耀的追求就是平平淡淡的生活。

不想出名,也不愿意出名,更不想成为什么新闻人物。

“好,你不愿意出名,我会帮你压下去的。”

汪长博说道。更叶荣耀交往了那么长时间,汪长博当然知道叶荣耀是淡泊名利的奇人。

刚跟汪长博挂完电话,柳亦菲的电话就来了。

“怎么回事,电话一直占线?”

叶荣耀一接电话,柳亦菲就不高兴地说道。

“怎么了,谁惹我们柳大美女不高兴了?”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除了你,你说还有谁!”柳亦菲说道。

“我?”

叶荣耀有些不明白了,自己好像最近没有什么事情惹柳亦菲不高兴啊。

“对,就是你,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会医术,而且医术这么高。”柳亦菲说道。

昨天晚上处理好交通事故后,柳亦菲跟一帮县领导们,都去医院看望了这次交通事故中受伤的那些人员。

就是因为去医院看望这些受伤的人员,大家才明白,那位在现在救治这些伤员的神秘人医术的厉害。

那么多伤员,每一个受伤的人的部位不同,情况不同,可是那位神秘的医生都能快地把这些人都很好治疗了。

基本上送到医院里只要简单地包扎,检查下就可以了,根本就不需要医院在特别地治疗。

从这些伤员的情况看,那位神秘的医生精通外科、骨科、脑科、针灸术,推拿……,几乎是全能的神医的了。

要不是自己在现场看到叶荣耀的身影,以及叶荣耀给自己的短信息。

柳亦菲绝对不会相信,那个现场救治这么多伤员的神医,就是叶荣耀。

哪怕是现在,柳亦菲还处于半信半疑的状态,实在是这个叶荣耀给她的感觉太不真实了。

厨艺厉害、武功厉害、画技厉害、琴技厉害,现在现他的医术也厉害的过分。

这让柳亦菲觉得叶荣耀都已经不是地球人的感觉。

“我会医术的事情,你是知道的啊!”叶荣耀说道。

叶荣耀记得自己可是在柳亦菲面前展示过自己的医术的。

叶荣耀还记得,那是送叶舒婷上大学的时候,她遇上事,自己帮她解围的时候,施展过医术啊!

现在竟然说她不知道自己会医术,这还讲不讲理啊?

“哼,可你没有说过你这么厉害啊,什么骨科、外科、脑科之类的都会啊?”柳亦菲有些不服气地说道。

也不知道为什么,跟叶荣耀在说话,柳亦菲就像换了个人似得,平时在工作和私下场合,都比较严肃,不苟言笑。

可面对叶荣耀的时候,就像一个很平凡,甚至有些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