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七百一十章 扳罾捕鱼

第七百一十章 扳罾捕鱼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中午,叶荣耀留赵大勇和薛毅雷在自己家里吃了顿午饭,一点钟左右,“德拉大酒店”专门运输活鱼的小货车,开到了叶荣耀家的池塘边。

叶荣耀带着赵大勇和薛毅雷来到池塘边,现在准备开始捕鱼了。

“小肆儿,你去我家的后院的储物房,把放在里面的扳罾拿过来吧。”

叶荣耀站在池塘边,对自己身边的小肆儿说道。

“好的。”

小肆儿知道叶荣耀家后院的储物房在哪里,立即带着叶荣发就往叶荣耀家院子走去。

这扳罾又叫箍网,有的地方还叫扳网、括网,是很老式的捕鱼工具,以前被人们称为懒人捕鱼工具。

扳罾就把纱网或棉纱布绑在十字形竹棍或木棍上,中间坠上砖块等重物,以便罾能沉入水底。面积较大的罾要用杠杆,辘轳等简单机械来起罾。

这种用扳罾捕鱼的方式,现在基本上都看不到了,叶荣耀小时候可是经常看到。

甚至叶荣耀家就有这种扳罾,小时候,叶荣耀的父亲经常拿着扳罾到村里的小河捕鱼

这扳罾捕鱼的方式很简单,就是把扳罾撑开,放进河里,然后在扳罾上方的水面撒几把米,然后人就站在岸边等着。

感觉到有很多鱼游到扳罾上方吃米的话,就用杠杆快速地扳罾从水面拉起来,如果鱼多的话,一次都能网到二、三十只鱼。

……

很快,小肆儿他们就从叶荣耀家的院子里拿出来普通的扳罾,这是叶荣耀父亲在世的时候,自己做的。

整个扳罾不大,四四方方的,长、宽都只有三米左右,这是很简单的扳罾,靠一根长粗竹杆来启罾。

叶荣耀家这种简单的扳罾可是对人的臂力很有要求的,要是扳罾里的鱼儿多,重量重的话,臂力不足的人都拿不起来,这样的结果,就是鱼儿会跑光的。

“叶先生,你就用这个东西捕鱼。”

张大勇吃惊地说道。张大勇也就是小时候住在农村,见过人们用这个扳罾捕鱼,只是现在基本上都已经看不到了,张大勇没有想到,这位叶先生家里还有这种老古董般的东西。

毕竟用这种扳罾捕鱼,一天也捕不了多少鱼,还有一点,就这养殖的鱼,一只一般都有三、五斤重的,要是一网下去,有十只、八只的,这重量可就重了,如果是手提的话,五十斤的东西,大家都能提的起来的。

可是这扳罾放在水里,要靠粗竹竿把它给抬起,根据杠杆原理,这么长的竹竿,这么长的距离,要把五十斤重的扳罾从水里用竹竿快速提起的话,没有两、三百斤的力气,是很难把这扳罾快速从水里提起来的。

难道是要几个人一起抬吗?估计是这样的。

“是啊,虽然这方法有个过时了,不过捕鱼效果很不错的。”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叶荣耀也记不得有多久没有用这个扳罾捕鱼了。

记得自己读初中的时候,夏天里无聊,傍晚的时候,叶荣耀就会带着这扳罾,跟几位好朋友一起去村里的河里捕鱼,一、两个小时下去,每次最少都能抓到十几条巴掌大小的鱼儿。

至于比巴掌还小的鱼儿,就会放回河里,村里人不明白什么叫“可持续发展”,不过却知道一个道理,捕大鱼放小鱼,要不然以后河里鱼会越来越少了。

“老公,这是什么东西?”

在京城长大的柳箐箐,第一次见过这扳罾,见小肆儿他们在摆弄着,不由地好奇地看着自己男人问道。

“这叫扳罾,是用来捕鱼的。”

叶荣耀笑笑地对柳箐箐说道。这种扳罾现在真的太难见到了,反正叶荣耀近十年都没有看到谁用这个扳罾捕鱼了。

“这个怎么捕鱼啊?”

柳箐箐不由地好奇地问道。

就这样把纱网绑在十字形竹棍上,这样放在水里也能捕鱼?

柳箐箐有些好奇。

“呵呵,你看就知道了。”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有些东西说是不好说清楚的,看一下就明白了。

“荣耀哥,荣耀哥。”

跟叶荣发他们一起摆弄扳罾的小肆儿,突然对叶荣耀喊道。

“怎么了?”

叶荣耀走过去疑惑地问道。

“荣耀哥,这扳罾的网都破了好几个大洞了。”

小肆儿指着纱网上的几个大洞说道。

这个扳罾放置的时间太久了,破损的地方很多,甚至叶荣耀都看到扳罾的四根竹竿,都有不同程度地被白蚁给咬损的痕迹。

看来这次用完后,这个扳罾也差不多要报废了,需要重新做一个扳罾了,只是这扳罾现在在市场上卖不到了,只能靠自己手工做。

不过这制作很简单,完全可以交给叶荣发来做,毕竟他可是村里的木匠,做的木匠活可是相当不错。

只是现在像叶荣发这样在村里给人做木匠活的木匠,越来越难生存了,人们都习惯在店里或者网上买家具了,很少请人专门给自己家做木家具了。

这也是为什么叶荣发现在也不去干木匠活了,选择给叶荣耀家干长工,毕竟给叶荣耀干长工,这收入比较稳定,也不是很累。

“将就着用吧,有几个破洞也好,让小鱼能有地方逃跑。”

叶荣耀说道。这纱网虽然有好几个破洞,当也不是很大,还是能网住三斤重以上的鱼儿的。

“好。”

小肆儿用长竹竿把扳罾挑到离岸边两、三米远的水面,慢慢地把扳罾放到水里。

接着把叶荣生把他拔的野草扔到扳罾上方的水面。

很多,扳罾上方水波荡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