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558章 四肢着地,奔跑五千米

第558章 四肢着地,奔跑五千米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你们俩继续,我先回避一下。???.”楚楚做了个明哲保身的决定,她决定不卷入宋书航道友和这位文学气息十足的少女之间的诡异状态。

“呜呜呜,楚楚姑娘你等等,呜呜呜,事情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的。你肯定误会了什么。”宋书航伸出手来叫道——楚楚一脸警惕的模样,肯定是误会了什么。

“那你一个大男人,哭的这么伤心做什么?”楚楚停下了脚步,但是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往‘藏书阁空间’外退去。

“只是因为一种功法的影响,呜呜呜~不由自主的就哭出来了。”宋书航答道。

楚楚顿了顿,又好奇问道:“那你身边的这位仙子,为什么陪着你哭?”

叶师姐自己回道:“呜呜呜,因为我和寻道书生道友成为那种关系的道侣,寻道书生哭的这么伤心,我也不知不觉伤心起来。呜呜呜~”

那种关系的道侣?

楚楚掐着手指,算了下自己和宋书航分散的时间。

根本没多久吧!

这么短的时间内,宋书航道友就和这位文学气息十足的仙子成了道侣?还是那种关系的道侣?

人形自走炮、牵手就怀孕、移动的污染源之类时髦的词就浮现在楚楚的脑海中。

不过她很快摇了摇头,将这些词汇从脑海中抛出去。

她毕竟不是第一次和宋书航接触了,宋书航的为人如何,她还是有所了解的。

……但是啊,这么短的时间内,一位看上去境界不低的仙子,和书航道友就成为了那种关系的道侣,这给楚楚带来的冲击力很大。

******************

整整半个小时后。

宋书航和叶师姐总算停止了哭泣。

书航小友感觉身心俱惫——他从出生到现在,就没这样大哭过,还哭了这么长时间,眼泪都哭干了!

休息了片刻后,三人主动避开了‘痛哭’的话题。

为了缓解避免尴尬气氛,叶师姐开始指导宋书航、楚楚修炼。

叶师姐可是实打实的‘五品灵皇’级的高手。

而且,她可不是普通的五品灵皇。她可是和自己的师父一起,为自己创造了一套‘专属功法’的天才修士。

她对修真功法、武技、道术、真气和灵力的运转技巧,都有着大师级的理解。甚至某些和她自身专属相符的知识,她更是有着宗师级的水平。

楚楚接受叶师姐的指点后,受益良多。

片刻后,楚楚一个人默默的到一边,开始感悟理解新得到的领悟。

……

……

然后,叶师姐指点宋书航修炼。

她有些苦恼的揉了揉眉头。

因为她发现,宋书航虽然掌握的功法、武技数量不多,但大部分都已经有‘大成’的水准。

《基础金刚拳法》、《不动金刚身》、《逆鳞刀法》、《君子万里行》、《三十三兽先天一气功》、《鲸吞术》、掌心雷。这几门功法、武技,全部已经有大成的级别。

她能指点宋书航的,只有宋书航最近刚修炼的《钢手》,以及那不伦不类的《圣光剑术》。

功法上能帮助宋书航的地方不多,她只能给宋书航介绍一些小窍门。

比如用真气‘激发’刀气、剑芒的时候,如何才能用最少的真气数量,达到最强的攻击效果。

如何在使用《君子万里行》时,借真气的爆发,让自己的身法变的更有效率,更快!

这些看似不太起点的小窍门,却包含着无数修士前辈的经验总结。

而这些小窍门、技巧在关键时候,说不定能决定胜负、生死。

……

……

等修炼结束后,宋书航和叶师姐,在书海中寻找可以解除书航使用鉴定术后浑身喷血症状的办法。

楚楚没有接触这些书籍。

她是妹子,无法成为‘叶师姐’的道侣。所以,她不能观看这个藏书室空间里的书籍。

于是,她选择躲到一边安静的休息,做一颗明亮的电灯炮——她特别好奇,宋书航和叶师姐之间,会有什么样的超展开。

遗憾的是,或许是她这个电灯炮瓦数太高的原因,宋书航和叶师姐两个人,根本没有任何的进展。

两人就蹲在书海之中,各捧着一本厚厚的书籍,看的津津有味——最多就是在换书的时候,两人发出会心一笑。

除此之外,两人之间根本没有更进一步的亲热。

这剧情的发展进度,让躲在一边的楚楚看着都焦急。

[或许我应该躲到隔壁去,这样书航道友和叶师姐间,或许才能更进一步?]楚楚心中道。

******************

第二天,清晨。

已经是宋书航和楚楚进入时光城的第37天。

宋书航睁开眼睛。

外界,应该是第四天的开始吧?

宋书航现在已经可以肯定,阁主大人是真的将他们遗忘在这‘时光城’中了。

也好……既然如此,他就在这时光城中好好修炼一段时间。这里,是个很适合修炼的地方。

身边,传来了压抑的抽泣声。

叶师姐又哭了?这一大早的,又有什么事情戳中了她的泪点?

于是,宋书航转过头来一看——只见叶师姐如同一只小猫一样倦缩着,此时的她或许是做了什么恶,小声的哭泣着,不时的还抽泣一声。

以她的实力,本来是不需要睡觉的。

只是昨天,她看到宋书航已经入睡了,于是她也便找了个位置,躺下睡了一会儿。这一睡,竟然就久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