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523章 七修牌古幕探险指南

第523章 七修牌古幕探险指南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墨门的傀儡人偶,需要能源去驱动的。)傀儡越强大,驱动起来就需要越多的灵石。

这具傀儡人偶,在吸收了一枚四品灵石后,仅是双眼部位微微一亮,随后又沉寂了下来。

一枚足以让银龙傀儡连续不停飞行一个月的四品灵石,却连启动傀儡人偶都办不到。

这具傀儡人偶,很强大。

它还需要更多的灵石……在宋书航的一寸缩小袋中,还有11枚四品灵石。

傀儡人偶无法动弹,但随着宋书航和巨人战斗时的剧烈运动,11枚四品灵石,总会有碰撞到它的时候。

只要碰上,灵石就会它被吸收。

——而此时,全身心投入五倍重力和巨人们战斗中的宋书航,还没有察觉缩小袋中的异变。

不知训练结束后,书航的口袋中还能剩下几枚灵石?

……

……

时间飞逝,半天时间过去。五倍重力下和巨人战斗了大半天,书航整个人都要散架。

华夏时间晚上8点。

书航的房间中。

他手中展开那卷《钢手》的秘籍,趁着晚上有空,准备学习这门绝学。

而在书航边上,李音竹、楚楚以及鱼娇娇三人正在玩牌。

李音竹早上已经睡了大半天,现在正是清醒的时候。一觉睡醒后的她,便跑到宋书航房间,不肯离开。

楚楚为了照顾她,也跟着过来。

鱼娇娇则一直就和宋书航住在一起。

然后,闲着无聊的三女,开始玩起纸牌来——天知道这纸牌是从哪里来的。

她们玩的不是斗地主,而是一种比点数大小的方式,赢的人可以弹另两人的脑门。

本来很正常的游戏方式。

但是……

“嘿嘿嘿,我赢了。”鱼娇娇得意道。

楚楚脸色一白,她痛苦的抚起自己的刘海。

然后,鱼娇娇曲起爪子,对着她的脑头那么一弹。

咚~~清脆的声音。

“啊啊啊。”楚楚惨叫着。整个人被弹飞出去。

接着是李音竹,她双眸含着雾气,将自己的额头凑向鱼娇娇。

咚……

“啊啊啊。”李音竹同样被弹飞出去。相比起楚楚来,李音竹的状态要好很多。因为她是四品境界,体质较强。

她之所以会被弹飞,是因为她自己放弃了所有的抵挡。

“再来!”楚楚揉着自己的额头,爬了回来。

“嗯!”李音竹用力点着脑袋。

片刻后。

“啊啊啊~~”楚楚再次惨叫着,被弹飞。

“哈哈哈。”这次。另一个被弹的是鱼娇娇——不过,就算主动放弃抵抗,但她是蛟龙后裔,身体本身的防御惊人。李音竹用力一弹,对她来说都不痛不痒。

边上,宋书航默默放下《钢手》秘籍,抬头望向天花板。

这还让不让人好好学秘技了啊!

******************

无极魔宗,是修士界魔道大宗。

魔宗内部,又分为三堂。

每一堂下又管理众多峰主。

三堂的堂主,每一位都拥有六品真君级别的修为。

此时。在第二堂,九眼伽魔堂中。

巨大的九眼伽魔神像被供奉于大殿中央,魔像之下,有一团幽暗的火焰。

魔像四周,二十余位峰主坐成一圈,众星拱月般围着神像。

九眼伽魔堂的堂主,盘腿坐于神像下的火焰中。他的身影虚幻,几乎和身后的九眼伽魔神像融为一体。

伽魔堂主眸子微沉,道:“八位金丹灵皇,全部被抓?”

这可是八位金丹灵皇。而不是八个金豆子。就算是无极魔宗这种魔道大宗,灵皇也是门派的中坚力量,每一个都极其珍贵。一下子失去八位金丹灵皇的话,他的‘九眼伽魔堂’马上会成为宗门三堂中最弱小的一堂。

“必须要救回八位峰主。”伽魔堂的堂主沉声道。

对方是七修尊者。强大的尊者级人物。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不想和这种级别的修士纠缠。

但是,那八位金丹灵皇必须救回来。

下面的峰主小声议论起来。

片刻后,有一位峰主答道:“堂主,据我们在月球上的情报,七修尊者似乎要将八位峰主派遣过去充当矿工。这样的话。我们可以半路劫下押送峰主的仙舟,将他们截救下来。”

伽魔堂堂主点头,道:“三小时后,将有关的情报呈递过来。到时,我会亲自参与救援计划。”

“是。”众多峰主开始行动起来,一道道命令被传送出来。

幽暗火焰中,堂主暗暗叹了口气。

他需要做两手准备。

在准备救援计划的同时,他还要筹一笔灵石。

一旦救援失败的话,就只有硬着头皮去赎人——想赎回八个峰主,绝对要付沉重的代价啊。

……

……

九眼伽魔堂下,第六十九峰‘摩喉峰’上。

在那云雾缠绕的悬崖边上,站着一道傀儡,这是公子海的傀儡分身。

从得到那枚‘血海玉’后,公子海的本体已经开始冲击五品灵皇境界。而这具傀儡分身,则代替闭关中的公子海,处理一些紧急事情。

云海翻腾,一团黑雾从云海中钻了出来,正是安知魔君的分身。

安知魔君修炼的魔功很是诡异,他能拥有数量众多的分身,这些分身和本体思维共通,散布在华夏各地,为安知魔君收集情报。

“刚得到消息,我们九眼伽魔堂下,有八位峰主被‘七修尊者’捕捉。”安知魔君的分身顿了顿,道:“而且,又是因为‘书山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