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三更完成,求月票!

三更完成,求月票!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巧的是,宋书航还在无极魔宗的阵营中看到了两个熟悉的面孔。

就是宋书航刚进入太空的时候,遇上的那两个无极魔宗的黑袍弟子……不过现在,他们身上的黑袍法衣已经不见了,换上了两件看上去差许多的白色短衫法衣。

而且他们连手中的法剑都没了,打起架来,远程都是用道术,近身打架靠拳头,看上去特别凄惨。

[讨薪我们是专业的!]修士讨薪队队长皮甲大汉说这话时,一脸自豪的模样浮现在宋书航脑海中。

那队肌肉丰满的修士讨薪队,不会是连黑袍法衣都被扒掉了吧?

这时,无极魔宗的修士和千岩散人一伙,相互说完威风凛凛的话后,继续开始交战。

各种如同电影中的光效继续爆起。

道术、符宝剑光,将双方的身影笼罩其中……而且这个破坏范围还在不断的扩大。

再不离开的话,会被卷入!

而且,宋书航心中还有件更担心的事情。

回想起修士市集中的情报千岩散人小队的成员,似乎没能那个噬魂妖葫,所以连葫葫芦带剑光一起搬回来了。

连剑光带葫芦一起……所以,如果剑光和他的距离靠的太近,剑光会不会带着葫芦飞过来?

卧艹,这个可能性有点麻烦。

宋书航道:“我们快些绕开交战中的修士吧。”

“没问题的,书航道长。”七修尊者的两位仆人淡淡道。

然后,两位仆人操纵着仙舟,绕了个圈子,避开无极魔宗和千岩散人的战斗圈。

话说,被人称呼‘书航道长’还真有点微妙感但是,不是书航大师,真是太好了。

……

……

好在。宋书航担心的事没有发生。

千岩散人小队不愧是在聚集地都赫赫有名的散修,封印手段很强,将那剑光封印死死的封印,没有让它挣脱出来。

仙舟带着宋书航几人。顺利的抵达七修尊者的洞府。

“回来了,顺利到家了。”宋书航心中如释重负。

今天的他,没有遇上不幸的事,真是太好了。

他抱起李音竹,往七修尊者的洞府行去。

“小心!!书航道长。快避开!”突然,后方传来了驾驶仙舟的两位仆人的叫声。

宋书航下意识的往边上用力一跃,躲避可能来临的危机今天的‘不幸’,原来在家门口埋伏着我吗?

同时,书航疑惑的转过头来,想看看两个仆人叫着的‘小心’是什么,因为他没有感应到任何的危机。

这时,他看到了天空中有东西朝着他射来。

那是一道剑光。

很亮眼,很眼熟。

[卧艹,这不是白尊者的‘一次性飞剑’的光芒吗?]说起来。这可是宋书航唯一凭‘肉眼’就能辨认出来的修士剑光。

难道是太空中其他载着‘家用电器’的剑光,朝着自己飞来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还好……最多收拾一下太空垃圾。

但,还有个更让人头痛的可能那就是,被千岩散人封印的‘噬魂妖葫’的剑光,挣脱了封印,朝着自己飞来了。

千岩散人他们选择将‘剑光、噬魂妖葫’一起搬运回来,不仅仅是他们无法降伏这只妖葫甚至很可能,他们根本无法将那个噬魂妖葫和剑光分离开来。所以,他们明明知道剑光很强大,随时会破封逃走。但他们却只有硬着头皮。将剑光和‘噬魂妖葫’一起搬回来。

正思索间,宋书航肩膀的鱼娇娇出声道:“剑光上似乎隐藏有个葫芦的虚影。”

宋书航按住额头怕什么就来什么啊。

剑光速度超快,笔直的落到宋书航的面前……在射到宋书航身体之前,剑光猛的停顿下来。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中。

宋书航一手抱紧李音竹,另一只手伸手一握,便顺利抓住了一次性飞剑的剑柄。

数百位修士都奈何不了的剑光,此时却温顺的停在宋书航手中。

楚楚眨了眨眼睛,整个太空中那么多的四品、五品修士们拼死拼活争夺的东西,就这么自动的飞到宋书航的面前?

“哎呀。后面有人追过来了。”鱼娇娇又道。

天空中,有两拨人马各显神通,朝着此地飞遁而来。正是之前战的痛快的千岩散人小队,以及无极魔宗的修士。

“噬魂妖葫是我们的!”

“区区几个散人,再纠缠下去,我们无极魔宗不会放过你们!”

“无极魔宗,要小心的是你们才对!被‘苏氏阿七’连毁近十个分支,竟然还敢这么嚣张。如果惹怒我们的话……我们兄弟几个联手起来,同样不会比苏氏阿七弱多少。”

“你们这些杂碎,也能和苏氏阿七相提并论……你们敢来,我们无极魔宗马上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剑光在下面,停下来了!”

“那个家伙是谁,他拿住了剑光和噬魂妖葫!可恶,交出葫芦!”

“咦?是那个家伙?”两个黑袍的无极魔宗弟子瞪大眼睛下面那个家伙,正是让‘公子海’吃了大亏的书山压力大道人!

但是,为什么剑光会落在书山压力大道人的身边?而且,剑光一副温顺的样子,简直就像是这个书山压力大道人养的宠物一样。

等下,原来如此。一切,都是这位书山压力大的阴谋!

这个让策算无双的公子海师兄连连吃亏的男人,真是个阴险、可怕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