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509章 赤发灵皇

第509章 赤发灵皇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这可真是‘压力山大’啊,都泰山压顶了。↑,.

可是,为啥这个‘泰山封印’会落在他身上?

那老者怎么说也是四、五品的强者,再怎么瞎,扔一个封印出来,也不可能扔到他头上吧?

故意的吧?是故意的吧!

……

……

老者当然不是故意的因为葫芦剑光速度太快,他通过‘气息锁定法’锁定剑光,随后扔出‘泰山封印’!

但是明明锁定的是那剑光的气息,不知道为何‘泰山封印’突然拐了个大弯,落在了宋书航的身上。

老者自己也在懵逼中呢。

……

……

宋书航不知道老者修士使用的是‘气息锁定法’,否则他大约能猜出原因。

载着葫芦的那道剑光是白尊者的‘一次性飞剑’,上面的气息是白尊者的。而宋书航身上,还带着个白前辈的‘万里飞遁术’。

老者使用了‘气息锁定法’时,‘泰山封印’落下,罩住剑光和宋书航的机率都是分之1。

宋书航和剑光都是泰山封印法封印的对象。

或许,是因为宋书航原本的道号叫‘书山压力大’,泰山封印法对他好感度+1,所以就将他给压住了?

真正泰山大的压力,宋书航的骨头都在痛苦的呻吟,整个人都仿佛要被辗扁了。

******************

“可恶,我辛苦准备的泰山封印法!”那老者修士差点被气炸:“要不是这个小子突然冒出来,我已经将那剑光上的葫芦给封印了,杀千刀的。”

泰山封印落到宋书航身上,老者修士和他同伴计划落空。他的几个同伴白白冲刺,而且还将‘合作关系’暴露了出来,边上的其他修士都开始暗暗防备他们几人。

偷鸡不成蚀把米。

那剑光依旧载着‘噬魂妖葫’,速度不减。

大队修士们‘嗷嗷’叫着,继续冲了上去。

老者修士和他的几个同伴恨恨咬牙,硬着头皮继续追赶那飞剑。

至于‘泰山封印法’下的那小家伙。老者自然不会花费时间去解封印……他不再踩宋书航两脚就不错了。

现在追剑光和那噬魂妖葫要紧,哪有时间浪费,去解‘泰山封印’?

……

……

就这样,强大的修士的修士们组团。从宋书航上方奔腾而过。

宋书航的身体被‘泰山封印’压迫着,一路下坠。

宋书航费尽全力道:“娇娇,能解开封印吗?”

“这是五品级别的封印,想要解开的话要好几天时间。”鱼娇娇答道:“而等我解开封印的时候,估计封印本身已经失效。自动解开了。”

泰山封印法,只是为了拖住飞剑和噬魂妖葫的速度,并不是那种千年百年的封印法。就算不去破解它,三、四天左右,灵力耗尽就会自动消失了。

“也就是说,解不解,都一个样吗?”宋书航苦笑。

他的身体不断的坠落,在‘泰山封印’的辗压下,也不知道会坠到宇宙哪个角落?

*****************

时间流逝。

距离宋书航被‘泰山封印’,已经三个多小时。

本来书航还想在月球边上进行修炼。淬炼身体,让自己的体质能提升上去。

但现在,他什么事情都干不了。

被沉重的‘泰山封印’压迫着,连根手指都无法动弹。身体要被压扁,骨头都要粉碎一样。

一开始,在巨大的压力下,宋书航下意识的运转《三十三兽先天一气功》,欲借助真气抵抗封印的压力。

但当他调动真气时,气海丹田、龙尾丹田中的真气汹涌起来,丹田中传来撕裂般的痛楚。

因为梦中吃了‘羊’灵兽晶的原因。他丹田内的真气已经接近自爆的边缘。

现在,要么等上几个月的时间,让他的身体渐渐的消化适应这些来自于灵兽晶的真气;要么,提升体质。让他的体质能容纳下这么多的真气。

不仅仅是真气,还有眉心处的精神力,几乎在同时传来针刺般的痛楚。

宋书航马上停止了《三十三兽先天一气功》的运转。

……

……

但是,不去抵挡‘泰山封印’的压力,那沉重的封印辗压宋书航的身体。

他身上,皮肤开始干裂。出现如陶瓷裂痕一样的伤口,不多时便将宋书航染成了一个血人。

“来,张嘴,吃点药。”鱼娇娇的声音响起。

五品封印中,鱼娇娇的行动同样受到影响。不过她比宋书航要好多了,就是感觉到身体沉重了些,但封印无法给她造成伤害。

身边的‘太空仓’中,太空仓上有流萤仙子事先布置下的防御阵法,受到‘泰山封印’的影响较小。

李音竹同样是四品境界修为,不惧这封印的压力。

楚楚却同样被封印的压力辗的无法动弹,不过有‘太空仓’的保护,她只是感觉身体无法动弹,倒是不用担心受伤。

鱼娇娇将一枚丹药送入宋书航嘴里。

很不错的内服疗伤丹药,入口即化,丹药的药力迅速散入书航身体各个角落,恢复他的伤势。

宋书航苦笑道:“在封印期间内,我是不是要一直嗑药撑下去?”

鱼娇娇回道:“暂时也只能这样了。”

……

……

泰山封印辗压受伤嗑药伤势渐渐恢复。

如此循环。

宋书航现在嘴里特别苦涩,因为良药苦口。就算是修士的丹药,疗伤类的同样苦涩无比。

“我感觉自己跟一只咸鱼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