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496章 人不可貌相

第496章 人不可貌相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正因为古铜戒指上有李天塑道长的气息,所以李音竹下意识的就向自己靠近?

宋书航轻轻拍了拍李音竹,柔声道:“不用怕,两位姐姐只是给你换一下衣服。”

听到他的声音后,李音竹哆嗦着点了点头。然后,她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手递向前面两位楚家女弟子。

楚家女弟子轻笑一声,抱起李音竹,将她带到附近的房间,洗澡、换干净的衣物。

宋书航松了口气,他感觉到李音竹的状态有些不太对劲。

在他‘入梦’的记忆中,李音竹年龄应该不小了。

在她第一次寒病发作之前,已经有二十多岁的年龄。之后李天塑为她的寒病倾尽家产,寻找各种治疗办法,这一治又是好多年的时间。

但现在,她无论从外表、还是行为举止来看,都和一个三四岁的女孩没区别。

难道身体退化为幼儿大小后,她连神智也退化到孩童状态了?

*********

“哈哈,书航小友,看样子你很擅长照顾小孩子啊。”楚家老祖楚康伯呵呵笑道,他望了眼一直跟在宋书航身边,寸步不离的小和尚。

小和尚在抵达华夏后,并没有回归天涯云游寺,而是继续跟在宋书航身边,等着三日师兄过来接他回去。

看到楚家老祖注意他时,小和尚双手合掌,礼貌的行了一礼。

楚家老祖笑着还礼。

宋书航干笑了声,擅长照顾孩子吗?难道他身上有孩子王的光环,所以小和尚果果啊,京巴豆豆啊,羽柔子啊,阿十六啊,还有鱼娇娇啊,全都在光环的作用下,一个接一个的出现在他身边?

说话间,两位楚家女弟子已经带着李音竹出来。

梳洗干净后。李音竹银发被解开,披洒在身后,又长又密,看上去更加可爱。

美中不足的是。她的身上穿着厚厚的毛衣,外面还罩着那件碧玉袈裟,看上去特别奇怪。

李音竹一看到书航时,便快步的跑到他的身边,小手从碧玉袈裟中伸出。抓住宋书航的衣角,再也不肯松开。

宋书航的身体和李音竹身上的碧玉袈裟接触时:“这么烫?”

碧玉袈裟会自动调节温度,所以感应到李音竹体温很低时,碧玉袈裟便不断的提温。此时,袈裟如同寒冬里用来取暖的暖灯一样,有种烫手的感觉。

听到宋书航的低喃声,李音竹一脸疑惑的望向他。

“没事。”宋书航轻轻拍了拍她,这点温度,对现在的宋书航来说并不算什么。

这时,楚家老祖楚康伯道:“小友请跟我来吧。”

他在前面引路。宋书航跟上。小和尚双紧跟着宋书航。

小和尚不时的望着李音竹,对于这个从冰晶中钻出的少女,让他充满着好奇都说孩子是从石里蹦出来的,但从冰块里蹦出来的,小和尚还是第一次见到。

******************

楚家族地。

宋书航坐在沙发上,左侧坐着小和尚,右侧坐着李音竹,肩膀上坐着鱼娇娇。

李音竹身上的碧玉袈裟已经还给宋书航,楚家老祖为她换上了一件小巧的女修法衣。

楚家老祖怎么说也是五品灵皇,年轻时和李天塑闯荡过不少遗迹。他收藏的宝物不少,区区一件法衣算不了什么。

接着,楚康伯将‘禁地’的地图,以及他和李天塑曾经探索过的禁地外围消息。全都记录在一张长卷上,递给宋书航。

那个‘禁地’,楚康伯实在是不敢再过去了。

他连禁地的大门都没有看到,就被重伤,养伤多年。而好友李天塑更是在禁地中断送了性命,这处禁地已经不是五品金丹灵皇能探测的地方。

“小友。这便是禁地的位置,以及外围的一些布置。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也不知道禁地外围发生了什么变化,所以,老夫和李道友曾经的探索,只能做个参考。”楚康伯出声道。

“谢谢前辈。”宋书航又保证道:“另外,请楚前辈放心。若是在那禁地中,能有治疗李音竹的方法,我们一定会尽力将它带出来。”

楚康伯闻言,心中安定不少。

之后,两人又交谈了许久。

楚康伯年轻时冒险的经验,让宋书航获益良多。

最后,两人间互换了电话号码,若是宋书航禁地之行有收获,便可直接联系楚康伯。

**********

“楚前辈,晚辈还有事情要先回家一趟。我们后会有期!”宋书航朝着楚康伯拱手道。

“后会有期。”楚康伯起身送客。

来到屋外空地上后,宋书航从一寸缩小袋中取出了那只‘银龙傀儡’。

七生符前辈在送他这只银龙傀儡之时,傀儡里就安装着一枚三品的灵石,足够银龙傀儡飞很长时间了。

也幸亏傀儡里面已经有灵石……否则宋书航现在穷光蛋一个,半枚灵石都没有,这银龙傀儡就成了摆设。

小和尚看到这银龙傀儡后,欢呼一声,‘嗖’的一下窜到龙背上。就算平时再怎么少年老成,看到喜欢的东西时,他难以克制自己的童性。

宋书航轻轻拍了拍拉着自己衣角的李音竹:“乖,音竹先回去和楚前辈一起……我过些时间再来看妳,好不?”

李音竹眨了眨眼睛,一脸迷茫。她的手依旧死死抓着宋书航的衣角,不肯撒手。

肩膀上,鱼娇娇笑道:“嘻嘻,她缠上你了,书航。”

“应该是我手中的这戒指上,带着她熟悉的味道吧。”宋书航摸了摸古铜戒指。

这枚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