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439章 泪流满面的羽柔子

第439章 泪流满面的羽柔子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现场直播中,主持人还在继续赞叹:黄山真君不愧是老牌前辈,他并没有盲目的胡乱提升手扶拖拉机的速度,他对拖拉机的改造即符合科学,又完美的融入修士元素。从出发到现在,他的速度一直平稳,一路稳稳的超过了其他道友。]

宋书航瞄了眼已经差不多和他齐平的黄山真君,苦笑道:“黄山前辈,你不是说参加比赛只是凑个数吗?”

既然是凑个数,重在参与,那为什么要这么拼啊?都要跑到第一名来啦。

宋书航可是必须抢到前十位置的男人啊,黄山真君这个凑热闹加入前十争夺战的话,对他大大的不利啊。

“呵呵……怎么说好呢,我真的没想到你们改装‘手扶拖拉机’的能力这么渣。我只是随便改装了下,随便的凑个数参赛,就将你们一路超过去了。”黄山前辈笑呵呵道。

这一刻,宋书航从黄山前辈身上感觉到了一种叫‘大学霸深深蔑视’的东西。

特别的嘲讽!好想让人将拳头糊到真君脸上去。

“那啥,书航小友加油吧,保持下去,前十还是有希望的,我就先走一步啦。”黄山前辈呵呵笑道,同时他双手抓着拖拉机扶手,身体有节奏的震动,就这样平平稳稳、却又坚定的将宋书航的44号手扶拖拉机,超过半个车身。

[不愧是黄山真君,发挥平稳,现在让我们恭喜5号黄山真君,他已经暂时处于‘手扶拖拉机大赛’的第一位置……咦?我们似乎听到了一个巨大的声音。这个声音是如此的巨大,似乎是一首歌?这是观众道友在为选手们加油吗?不如,让我们将这个声音稍稍接入一段。]

随后,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八卦信息收集器’传递到了修士界千万人耳中。

“花篮的花儿香,听我来唱一唱唱一呀唱~~来到了大黄山,大黄山好地方好地呀方~好地方来好风光~到处是庄稼,遍地是大傻~~”

来自于豆豆的一首《黄山大傻之歌》。威震江湖!

主持人江山顿时就懵逼了。

“卟……”白云法宝上,大部分的道友都喷了。

只有一些不明真相的道友还在迷茫中——比如楚家的弟子,就不知道周围这些前辈突然都笑场了干啥?

……

……

黄山真君面沉如水。

自己竟然也大意了,竟然没有将豆豆重新禁言掉……让它有了惹祸的资本。

果然晚上。准备吃狗肉火锅吧。

接着,黄山真君掐了个法印,怒吼一声:“禁言!”

云彩上,一只可爱的小京巴项圈上有微弱的光芒闪烁。随后,可爱的小京巴无法再口吐人言。只能发出‘汪汪’的叫声。

但是,京巴的狗眼中闪烁出智慧的光芒——黄山大傻,你太天真了。

对本豆豆使用过一次的技能,第二次就不可能有效了!

豆豆谈定的挪开身子,只见它的身子底下,藏有一只巨大的扩音器,还有一只音乐播放器。

豆豆伸爪子,在那音乐播放器上微微一按。

“花篮的花儿香,听我来唱一唱唱一呀唱……”

威震江湖的《黄山大傻之歌》重新响起。

歌曲欢快,调子简单。歌词简洁、朗朗上口。

再加上修士除非功法特殊,否则个个都是过目不忘、记忆超群之辈。这样欢乐的歌曲,只要听过一次,大家就能跟着哼哼了。再听一遍,基本上都会唱了。

而且,这首《黄山大傻之歌》简直有魔性的。

听过一次后,不知不觉整个人都会跟着音乐的旋律欢快起来,甚至有人不由自主的就跟着哼了几句。

……

……

[掐断,快掐断这声音!]直播中,传来了江山主持人紧张的叫声……但是。迟了。

估计明儿,整个修真界所有人都知道这曲《黄山大傻之歌》了。

“豆豆!!!”黄山真君一声怒吼,终于不能再忍了。

他手掌在手扶拖拉机上一拍,5号拖拉机冲天而起。冒着滚滚黑烟,朝着豆豆的方向追杀过去。

“汪汪!”豆豆得意的朝着黄山真君吠了两声,它也不逃跑……因为它知道,在黄山真君手里,它是逃不掉的。

它连逃跑专用的风火轮法宝都是黄山真君给它制作的,根本没逃走的可能。所以。豆豆很光棍的站在云层上,等着黄山真君过来擒它!

这个时候,豆豆感觉羽柔子当时有句话说的很对——大家又不是小孩子了,当然要为自己的每一个行为负责,这就是觉悟啊!

豆豆感觉自己也有觉悟,他已经无所畏惧了——就算接下来被黄山真君禁言一整年,它的狗生也已经无憾了。

黄山真君一把捏碎了音乐播放器,将豆豆抓起,扔在手扶拖拉机边上。

“汪汪!”豆豆抬起头来,朝着黄山真君叫唤了两声——要杀要剐随便你,怕死就不是豆豆。

黄山真君嘴角抽搐,开起手扶拖拉机,突突突的就离开了比赛现场,很快,消失于天际。

一路上,黄山真君都保持着沉默。

良久后,真君温柔无比道:“豆豆啊。”

那语气,柔和的跟春风似的。

豆豆却突然打了个寒颤。

“不知不觉,你都已经长这么大了。明明当时将你带回家养的时候,还只是小巴掌大呢。”黄山真君感慨万千:“时间真快啊。”

豆豆:“?”

“孩子终归是要长大的。”黄山真君低头,望了豆豆一眼:“终究,孩子要离开自己的父母,找一个终生的伴侣,重新组建一个属于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