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358章 又做了一个美妙的梦

第358章 又做了一个美妙的梦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地上这几个家伙身体有问题?难道他们不是正常男人?

“哦对,差点忘记我自己也是男性修士。『≤『≤,”宋书航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眼睛这东西总是这样,一眼就能看到别人,却常常看不到自己。

言罢,他又对江紫烟道:“那不如紫烟姑娘你过来帮那位楚楚姑娘上下药吧,我放点血激活下新药材的药性?”

“好。”江紫烟点了点头,反正也是举手之劳。

白尊者又出声道:“正好我需要在这几个实验品身上做点记号,等紫烟道友给那楚楚姑娘上完药后,就可以来领取这几个实验品了。”

要想得到《三十三兽神宗》的绝学,还需从这几个实验品身上入手,白尊者有他自己的一番打算。

“行。”江紫烟姑娘点头道——实验品的数量一下子增加了很多呢。

好在她这次过来,带了件飞行法宝,可以将一群的实验品全部运送回去!

……

……

帐蓬中,楚楚双眼望着帐蓬顶部发呆。

宋书航之前给了她一个保证,说到时会带着白尊者去‘断仙台’观赛。如果的话……到时就算断仙台之战上‘楚姓世家’失败的话,也有机会保住传承。

可惜,自己不能为‘断仙台’之战尽一分力了。如果可以的话,她真希望自己能从病**上爬起,哪怕战死在断仙台上,都比躺在这里忍受煎熬要好啊。

正当她胡思乱想之际,帐蓬的入口被人掀开。有两道身影进来。

一道正是宋书航。能反应阳光的光头老显眼了。

一个却是娇小的女子。紫色的短发和不时有红芒闪烁的眼睛,都让她显的有种邪魅感。

宋书航对着楚楚微微一笑道:“楚楚姑娘,要换药了。”

“换药?”楚楚疑惑的望着书航,突然她眼睛一亮:“是新药吗?能让我更快恢复吗?”

宋书航干笑了声,安慰道:“哈,并不能让你恢复的更快,嗯,新药能除去你这次伤患的所有隐患。不过你放心啦。楚姓世家和虚剑派的断仙台之战,肯定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可怕的,不要绝望。”毕竟有羽柔子姑娘在那啊。

楚楚姑娘苦笑了声:“是我心急了。”

江紫烟望了眼楚楚,叹道:“啧啧,伤的可真重。比药师形容的还要重呢。”

“来吧,书航放血,我时间很宝贵的呢。”江紫烟打开了新药膏的纸外壳——她还要快些回药师的身边去呢。

“好。”宋书航说罢伸出手腕,抓起宝刀霸碎,在手腕上一割,姿势特别豪迈!

奇怪了。明明他感觉自己第一次给自己放血应该会有心理障碍的,但现在放起血来时竟然这么熟练。难道自己曾经放过血?

一刀下去后,血液喷了出来,精确落在江紫烟姑娘手中的药膏上。

男性修士的血液马上引起了药膏的变化,原本黑糊糊的药膏变成了红褐色,更有气泡一样的东西浮现出来。整块药膏似乎在沸腾。

“够了吗?紫烟姑娘。”宋书航询问道……

紫烟姑娘点了点头:“足够了。”

“那还请紫烟姑娘给我止下血呗~~”宋书航道,他感觉自己刚才那一刀割的有点过于豪迈,口子开的有点大,血喷的有点快。

江紫烟姑娘眨了眨眼睛:“我不会止伤口啊。”

“啥?”宋书航瞪大眼睛——妳不是药师的弟子吗?怎么连止伤口都不会?

似乎是读出了宋书航眼中的意思,江紫烟姑娘无辜道:“我是半路出家的啊,而且,我只是药师的名义上的弟子呢。还有,若只论修炼境界的话,我比药师都要高那么一点点呢。”

宋书航泪奔,捂着自己的手腕伤口,冲出帐蓬,撒足向白尊者冲去:“白前辈~~救命啊~~”

病**上的楚楚姑娘:“……”

江紫烟耸了耸肩:“我就说呢,刚才书航这小子开这么大一道口子干嘛?我还以为他要在美女面前耍帅呢。”

说话间,江紫烟姑娘掀起楚楚身上的被子,朝着她的胸口位置望了眼:“啧啧,全平了啊。”

楚楚姑娘嘴角抽了抽。

江紫烟开始为她处理起胸口的伤来,她熟悉的去除掉老药膏,再将这片新药膏给楚楚姑娘贴上。虽然是半路才成为药师弟子的,但跟了药师这么多年,简单的换药她还是能拿的出手的。

新药膏贴上时,楚楚姑娘瞪大了眼睛,有一种**的感觉从伤口处传来,随后是钻心的痛——痛的她眼珠子都红了!嗓子眼里挤出如鸽子般的咕咕叫声。

“哎呀,忘记告诉你,这药膏贴上去时会有点痛,忍忍!”江紫烟呵呵一笑,却又贴心的将被单小心的给楚楚姑娘重新盖上。

楚楚咧了咧嘴——现在说还有什么意义啊,痛都痛过了。

江紫烟又笑着道“那么小姑娘,我们有缘再见。我还有其他事情,就不留下来陪你了。如果你需要心理上的安慰什么的,我可以将宋书航小友叫回来,陪你谈谈心。”

宋书航小友是好人,好人应该都自带安慰少女的天赋光环,安慰好伤心中的少女后,再被少女们送上一张新鲜的‘好人卡’……

楚楚喘了口气,轻轻摇了摇头。

“那好好养伤,其他的不用多想。船到桥头自然直,有些事情无能为力的话,就顺其自然吧。”最终,江紫烟还是淡淡安慰了一句,随后伸了个懒腰起身,离开帐蓬。

身后,楚楚好不容易撑过了药膏贴上时的剧痛,叹了口气:“船到桥头自然直吗……但我若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