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295章 YES……NO!

第295章 YES……NO!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

正当宋书航心中有万匹骏马撒蹄狂奔之际,身后传来了土波的叫声:“书航快看,金属大门上出现字迹了!”

宋书航转过头来望了一眼,便看到原本的雕花金属大门上浮现了一层光幕。

光幕上,浮现出一串奇怪的文字。

这文字不是汉字,不是英文,也不是德语、俄语什么的,不属于世界上任何一种主流文字。但是,在场的所有人竟然诡异的能看懂这些文字表达的意思。

“你想家吗?你想明白家的温暖吗?想一下子回到日思夜想的……家吗?浪迹天边的游子,选择吧——是……否。”

选择吧,选择吧!这三字,如同有魔性一样在众人的脑海中回荡着。

所有人对视一眼,然后又同时望向宋书航。

从亲眼看着宋书航独自斩杀两只大雄鹰,乘客们面对眼前这种诡异场面时,第一个就会想到宋书航。

宋书航皱着眉头,然后猜测道:“这会不会是开门的方法?或者……这是离开这岛的方法?”

出现在大门上的选择,最可能的就是开门的选择。但这这串文字的语气,又似乎是将人送回老家的意思。

土波提议道:“要不,我们按‘是’试试?如果门开了的话,我们就可以进入古城了。”

“等下,土波。万一这是离开岛屿的方法怎么办?离开岛屿后,我们会出现在什么地方?还有,离开的方法会是什么?会不会是脚下突然开一个通道,我们顺着通道就掉下去了?”高某某抱着自己女友芽衣,担心问道。

众人再一次望向宋书航。

宋书航耸了耸肩膀:“我不知道。”

他又不是万能的先知和魔镜啊。

这时,黑人叔叔挤了上去。哈哈一笑:“不管是开门还回家,我都喜欢!我来试试——yes,我要回家。我要回去!”

说着,黑人叔叔用力的将手掌按在‘是’的选项上。

下一刻。黑人叔叔突然感觉,自己浑身都温暖起来。

好暖和,似乎回到了小时候妈妈爱的怀报。

“啊……这就是家的温暖吗?”黑人叔叔用‘咏叹调’的语气高声道。

但是,周围的其他乘客却用可怕的眼神望着黑人叔叔。

黑人叔叔低头望了眼自己的身体——哦,法克!

他的身体上燃烧起了一层火焰般的光芒,刚才感觉到的温暖感就是这些火焰般的光芒带来的。

而且这火焰般的光芒老眼熟了……这不就是飞机上时,那些不断消失的乘客身上燃烧的光芒吗?火焰光芒燃烧之后,那些乘客可都化为了光粒子消失不见了。生死不知啊。

这就是[家的温暖]?暖你妹,暖你大爷,暖你家的整本祖谱!

最终,黑人叔叔转过头来,望向宋书航,一张黑乎乎的脸在火焰光芒的映照下,竟然也多出了几分神圣之感:“哥们,我这是不是要死了?”

宋书航沉默了片刻,然后严肃的回答道:“应该……是要离开这岛屿了吧。仔细想一想,或许飞机上消失了的人。应该并不是死掉了,而是被送离了飞机吧。或许,下一刻你醒过来时。就回到自己家了也不一定呢!”

就算是死……至少也给黑人叔叔一个心理上的安慰啊。

心怀怨念的话,死掉会成为怨鬼的?

正说话间。

城墙上的音箱中再次发出了刺耳的‘嗡~嗡~’声。

然后,那个气势磅礴、沉重的声音响起:“孽畜,滚!”

话音刚落,黑人叔叔的身体就化为光粒子,光粒子如同流沙一样,开始消散起来了。

黑人叔叔是如此的配合!

“法克,你才是孽畜!”黑人叔叔朝着城墙方向竖起中指,尽自己最后的力量大声咆哮。

宋书航:“……”

土波:“……”

高某某:“……”

余下乘客:“……”

话说回来。这位黑人叔叔中文说的很别扭,却连‘孽畜’这种比较冷门的骂人词都听的懂。最近。外国一直在流行学中文吗?

……

……

很快,黑人叔叔消失不见。

众人都沉默了起来。

这时。小男孩转过头来望向宋书航:“书航哥哥,这位黑叔叔真的是回家了吗?”

小男孩黑溜溜的大眼睛,是那么的纯净。

宋书航轻轻拍了拍他的头:“哥哥也无法确定是怎么回事,或许是回去了,或许,是消失不见了。”

“谢谢哥哥。”小男孩露出灿烂的笑容,随后他突然跑到大门下,踮起脚来,用力伸出小手,在‘是’上拍了一下。

“大家再见,我去找爸爸和妈妈去了。”小男孩身上燃烧起火焰般的光芒,对着众人挥手道别。

他的父亲、母亲,全部在飞机上就化为光粒子消失。

这小家伙一直跟着众人,却不哭不闹,是个很懂事的孩子,和宋书航家的那个表面严肃懂事,骨子里却是熊孩子的小和尚完全不同,这才是宋书航喜欢的好孩子类型,属于‘好想抱回家养’系列的。

……

……

小男孩子也在光粒中消失了。

除了黑叔叔和小男孩按了‘是’的选项离开后,其他人都呆在原地,没人再上前按这两个坑爹的选项。

毕竟,无法确定按了‘是’之后是真的离开这个小岛,还是直接化为光粒死掉了,在场的众人当然不会胡乱选择。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又不是玩游戏,死了后可没有复活的机会。

“既然‘是’的选项会消失的话,那或许‘否’的机会就是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