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252章 这刀,可锋利呢!(2

第252章 这刀,可锋利呢!(2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上楼之后,还没进门呢,宋书航就听到宋妈妈的愤怒的斥责声。

赵雅雅嘻嘻一笑,伸手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时尚女郎阿瑟。

“你们终于回来啦。”阿瑟双眼笑的眯起,伸手悄悄指了指客厅。

此时,客厅中。

宋爸爸、老吕、吕天佑三人并排坐在沙发上,三人像鹌鹑般缩成一小团。

宋妈妈站着,居高临下:“你说你们,都多大的人了,还敢酒后开车都不要命了是不是”

啪啪啪啪宋妈妈的嘴巴就如同机关枪一样。

“阿姨喝茶。”边上,小麦穗还体贴的递个杯水,让宋妈妈润润嗓子。

这姑娘,是唯恐天下不乱型的。

宋妈妈正好讲的口干舌燥,接过水杯喝了一口后,顿时感觉战斗力回血加满,对着宋爸爸三人开始了新一轮的斥责。

沙发上的宋爸爸瞄到门口的宋书航后,马上朝他拼命的眨眼,示意宋书航快救场今天他这张老脸是丢大了。

但又没办法,理亏。酒后开拖拉机,还发生了车祸,简直是罪不可恕。

所以就算有赵雅雅的两位好朋友在场,宋妈妈也不放过他们,从他们回来后,就一直斥责到了现在。看宋妈妈现在的战斗力,至少还可以再战一个小时。

赵雅雅转头时,正好看到端茶送水的小麦穗,嘴角狠狠一抽这妞,真是没救了她拉着阿瑟先一步往客厅过去,她要先将小麦穗拉到一边去,免得她又上下折腾。

等赵雅雅和阿瑟去客厅后,宋书航进屋,将葱精放到房门入口的小柜子上。

毕竟葱精现在是一根葱的模样,随便乱放的话,万一被宋妈妈拿到厨房给切了做菜怎么办

“给我乖乖呆着不要乱动,否则我手中的符宝饶不了你。”宋书航最后还出声威胁道。亮了亮自己手中最后一枚剑符。

葱娘感觉到剑符上可怕的剑气。纤细的身材又吓的抖了抖。

放好葱精后,宋书航快步前客厅。

“妈,我回来了。”宋书航露出灿烂的笑容,然后对宋妈妈道:“妈。家里还有客人呢。你先招等下雅雅姐的朋友,老爸他们现在应该也知错了。等客人离开后,我们再慢慢斥责也不迟啊。”

小麦穗嘻嘻笑着挥手,道:“没关系的。你们可以不用管我们的。”

宋爸爸咳了两声:“咳咳,孩子他妈。还是别怠慢了客人。今天这事,我和老吕也是酒精上脑,一时没想那么多。我们肯定都知错了的”

“是的,弟妹。千错万错都是我老吕的错。我这不也是一时手痒嘛,都是我的错”老吕适马上紧跟着,以标准的认错姿势认错。

“我也有错。我没看住我爹他们。我也有错”吕天佑保持队型。

宋妈妈狠狠瞪了三人一眼,最后又在宋书航的软言相劝下,暂时放过三个家伙一马。

“雅雅,姑妈去给你们泡茶,你们坐着先休息会儿。”宋妈妈说道。

待宋妈妈离开后,宋爸爸总算是松了口气。

老吕开口道:“书航啊,你那拖拉机真是不好意思了。那东西现在还好吗”

一百五十码的手扶拖拉机啊,万一出问题的话,他要从哪弄一辆过来赔书航这玩意恐怖是有钱也买不到的。

“虽然出了点小问题,不过我自己能解决的,吕伯伯不用担心。”宋书航干笑一声拖拉机被他玩爆了。

老吕听到这话后,暗暗松了口气。不过,他心里却在想着,等过几天要找个机会给宋书航赔罪才行。他是个实在人,是他自己将宋书航的拖拉机开翻车的,他就会想着弥补。

不过要如何弥补,要回家去准备准备才行。

“老吕别想太多了,天佑,我们三个去书房聊聊去。这里,就留给书航他们年轻人吧。”宋爸爸言罢,拉着老吕和吕天佑往书房去了。

吕天佑欲哭无泪我只比书航大两岁好不好,别看我块头大,但我也是年轻人啊

****************

宋书航先陪赵雅雅她们聊了会儿,看到宋妈妈开始在茶座上烧水时,宋书航想起了灵脉碧茶。

“雅雅姐,你们三个等一会儿,我去给你取点好东西。”宋书航笑道。

“之前说的好东西”赵雅雅笑着问道。

“正是。”书航答道。

其实,取灵脉碧茶是一事,不过更重要的是他要回房间看看白尊者现在的状况。另外他的那个大箱子被赵雅雅带来后,就放在自己房间入口。

这箱子里面放着一百万现金,还有丹药、宝刀霸碎、魂珠、灵脉碧茶等等东西。

如果被宋妈妈经过时不小心打翻了箱子,看到这么多现金和大刀,再联系一脸血的云雾道人,天知道她会不会想歪

于是,书航趁机将箱子提回自己的房间。

房间中,白前辈平躺在床上,还在闭关中,幸运的是这次他身边并没有出现幻象。

宋书航松了口气。

他先从箱子中取出魂珠,放在心窍边上。

灵鬼从心窍中钻出,一口吞下魂珠,然后满意的缩回心窍。今天为了帮助宋书航冲击鼻窍境界,灵鬼消耗很大。

接着,宋书航又取出了灵脉碧茶以及宝刀霸碎。

灵脉碧茶要取一小份给赵雅雅她们,宝刀霸碎取出来却是为了防患于未然。

此刀乃是月刀宗镇宗之宝,可削四品修士肉身。有这刀在,就算葱精突然暴起,他也可以凭着此刀的锋利,将葱精一刀两断。

“先挂到客厅那吧,可以说是装饰品。”宋书航如此想道。

于是,他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