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220章 咦,小李教员飘哪去了

第220章 咦,小李教员飘哪去了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

“我不要被洗脑。”小李流下两行热泪。

啪!白前辈在小李的头盔上轻轻拍了一掌,小李两眼一翻,又一次晕死了过去。

“搞定!抹除记忆的法术用起来真麻烦,我将他的记忆删除到今早他见到我们的那会儿了……要不是这他乱挣扎,我还能让他多保留点记忆的。”白前辈道。

宋书航望了眼小李教员,心里很过意不去。

然后,白尊者解开座位的安全带,兴奋道:“接下来,我们一起去补‘太空站’的大窟窿吧!”

“我们?一起?”宋书航指了指自己,我也要去?

“当然啊,这个窟窿这么大,你在我身边的话可以帮些小忙。”白前辈答道。

“好吧。”宋书航答应了。

他对修理‘太空站’是一窍不通,但至少可以看着点白前辈,不要让他乱来。

“走喽!”白前辈抓起宋书航,打开‘直升飞机型飞剑’外面的保护罩,轻轻一跃,落到那太空站之上。

保护罩消失后,直升机内的小李飘飞起来,好在他身上有飞机座位安全带,可以保证他不会飘飞出去。

直升机内的一些零件,同样飘飞起来,如果不好好处理掉这些小零件的话,肯定会变成太空垃圾。

这时,白前辈抓着宋书航轻巧落在太空站窟窿边上,两人身上都有法术保护,处于类似隐形的状态。

随后,白前辈伸手一招,从飞机壳中飞出来的破碎零件全都被一股无形之力束缚,被拖到白前辈的身边。白前辈认为,这些零件或许可以补窟窿用?

接着,白尊者手掐剑诀,飞机壳缓缓从太空站大洞中退了出来。

宋书航望向被撞坏的地方,瞅了老半天,被撞坏的地方也不知道是‘太空站’的什么部件。

反正外面是一层厚厚的甲板,已经被撞出大洞。里面则是很多线路,还有一些管道设备。

宋书航虽然学的是机械设计与制造?业,但眼前这太空站的设计,他哪看的懂?瞅了半天也没瞅出啥名堂来。

“要怎么修呢?”白尊者蹲在窟窿边上,他先在大洞外放了个护盾法术,防止太空站里面被撞碎的东西飞出去。

“前辈有没有恢复术之类的法术,一个法术下去,破坏的东西时光逆转一样的恢复如初?”宋书航询问道。

白尊者翻了个白眼:“你觉的世界上可能出现那样的法术吗?”

也对,若是有那样的法术的话,白尊者肯定是第一个就去学了。

“不过,据我拆了那么多电器、电子设备和汽车的经验……凡是坏掉的东西,是线就接起来,是管子就焊起来,准没错!然后外面的甲板坏了,就重新给弄个甲板。然后就可以了!”白前辈自信道。

宋书航点头道:“那前辈试试吧。”

反正死马当活马医了,能行最好,不能行的话让前辈来个护盾法术,先将洞堵上。然后让太空站的人员自己想办法修理吧。

“交给我吧。”白前辈开始在大窟窿中鼓捣起来,不时的让宋书航从那一堆‘飘浮零件’中寻找些零件。

渐渐的,那复杂的断掉的线路被白前辈一根根拉起,断掉的管子也被重新合上——虽然不知道接的对不对,但从表面上来看是没问题的。

三十多分钟后。

“哈哈哈,我只要认真起来的话,果然就不会有问题,修好了!”白前辈伸了个懒腰,然后对书航道:“来,帮我拍张照,然后等回地球时,传到群空间里去。标题就叫:在宇宙中修理太空站窟窿!”

“……”宋书航。

不过,他还是掏出手机,调整好角度,帮白前辈连着拍了数张照片。

“好了,搞定!最后就差个甲板。要不,我们先将直升机的外壳切下来,焊上去先用用?”白前辈提议道。

“不行吧,先不说甲板强度问题,直升机外壳上各种明显的标记。如果最后人们察出来这是架直升机的外壳,却飞入太空,焊到了太空站的壳子上,这要怎么解释啊?”宋书航马上驳回道。

“也对,那我就刻个小阵法,先布置个护盾撑一段时间吧。一个星期后如果他们还无法修好这个窟窿,我再到地球弄块钢板回头替他们焊上。”白前辈点头,在窟窿的边上用灵力刻画了个小阵法,然后往阵法中灌入灵力。

如此一来,就能在窟窿外层形成一个护盾防御,这个护盾能坚持一个星期左右。

“好了,我们离开吧。”白前辈是心满意足。

然后,他拉着宋书航轻轻一跃,回到那架直升飞机壳子中。

……

……

白前辈提议:“接下来我们找块陨石或是啥的玩一会儿,然后我们就回地球!”

“好。”宋书航摸了摸自己的小心肝,今天的经历真是有些太刺激了,他现在好想快点回家。

不过看白前辈还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也不好扫了白前辈的兴趣。好吧,既然来了,那就再陪白前辈在太空中溜溜吧。

在直升机壳子里坐下后,宋书航突然一愣,他猛的抬起头来望向前方副座位处。

“白前辈……小李教员呢?”

只见原本副驾驶座上空荡荡的,小李教员不知所踪!

白前辈都愣了愣:“啊咧?人呢?”

“前辈,会不会是他突然醒过来跑了?”宋书航猜测道。

白尊者摇头道:“不可能的,我用在他身上的法术,足够他昏迷一天一夜的时间。”

“那他怎么不见的……不会是飘走了吧?”宋书航仔细往飞机副驾驶座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