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209章 啊~那让人熟悉的惨叫

第209章 啊~那让人熟悉的惨叫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豆豆大王:“我不管啊,现在我身边的白尊者前辈、宋书航都学了开车,还都有了驾照,就我没有,岂不显的我很out吗不管啦,反正我不管啦,反正你一定要给我弄个驾照。我还要上车去学车,我要开车黄大山傻,你听到了没有”

黄山真君:“”

[系统消息提示:******豆豆大王已经被群主黄山真君禁言1天。]

豆豆冷傲哼了一声:“你以为禁我言就有用啦”

它爪子一拍,熟练的翻到私聊面页:“黄山大傻,黄山大傻”

群里不能聊,我还有私聊

然后豆豆继续道:“我要开车啊,你就答应我好不好求你啦”

“别闹,你一只京巴怎么去学车”黄山真君道。

“可恶,黄山大傻你欺侮狗”豆豆怒而不满道:“京巴怎么了我有爪子可以握方向盘,我变大一些,脚也能踩的到刹车和油门我这几天看了老多学车的理论了,交通知识我也都记住了,我能行的”

宋书航转头望着豆豆的电脑屏幕,他现在开了眼窍,眼力老好了。豆豆和黄山真君的聊天过程他都看在眼里。

看到这时时,他脑海中马上浮现出一只放大版的京巴象人一样坐在车厢中,双爪搭着方向盘,一本正经的开车。两只狗腿还能踏离合器、油门和刹车

那画面简直不要太美

别的不说,如果它开车上路的话,吓都能吓屎一班人。

交警叔叔们根本就不敢拦它你敢用生命去拦一只开车的狗吗不要命了被撞屎了怎么办谁赔

“总之不行就是不行,等你什么时候凝聚妖丹,能化为人形后,再跟我谈学车的事。否则一切免谈”黄山真君坚定道。

“黄山大傻黄山大傻黄山大傻”*

豆豆不满的刷屏起来。

黄山真君发了个冷笑表情:“再吵,我就将你从九洲一号群中踢掉了。并设为拒绝再加入群的用户”

“”豆豆刷屏的爪子顿住了。

半晌,它四十五度角抬起头来,狗脸上满是惆怅和落落寞

宋书航以为豆豆要服软了。

却见豆豆叹了口气:“黄山大傻,你这是逼豆豆我发大招哇”

然后。宋书航看它将黄山真君和他聊天的记录截了个屏。然后熟练的拉开好友列表中的一位成员。

荔枝仙子,就是那位很漂亮、喜欢自拍的仙子。

然后,豆豆给荔枝仙子发了个私聊:“荔枝姐姐”

附带憨笑表情。

“哟,是小豆豆啊。今天怎么想起私聊我啦”荔枝仙子发了个甜甜的笑容过来。显然是很喜爱豆豆的样子。

“嗯我是来告状的,黄山真君欺侮我。我委屈”豆豆发了个泪流满面的表情,然后,将黄山真君和他的聊天记录截了几条发给荔枝仙子。

豆豆的截图是这样的。

[豆豆大王:“我要开车啊。你就答应我好不好求你啦”咦,好温和的语气

黄山真君:“别闹。你一只京巴怎么去学车”

豆豆大王:“京巴怎么了我有爪子可以握方向盘,我变大一些,脚也能踩的到刹车和油门我这几天看了老多学车的理论了。交通知识我也都记住了,我能行的”

黄山真君:“免谈”

黄山真君:“再吵。我就将你从九洲一号群中踢掉了。”附冷笑表情。]

是的豆豆将自己骂黄山真君的内容全抹去,就留黄山真君对它冷言相对的表情。

荔枝仙子很快回了个愤怒的表情。

然后,她回复豆豆道:“好个黄山真君竟然这么对你。豆豆你等着,我给你做主”

说完,荔枝仙子下线了

豆豆继续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一脸惆怅又得意的表情:“唉,冤冤相报何时了,何必呢”

宋书航看到这时,感觉自己的眼睛真的要瞎了

豆豆,又一次成功刷新宋书航对萌宠定义的下限。

自己以后绝对、绝对不会去养什么妖宠的宋书航心中发誓。

*************

此时,无极魔宗第六十九峰摩喉峰。

公子海静坐于云海边上,一手托腮。

在云海之中,正能挥汗如雨,一遍又一遍的修炼着基础的剑法,磨练着自己的身体。

云海翻滚,安知魔君的本体从云海中踏出。

“景陌那家伙载了。”安知魔君现身后,直接道。

听到这消息时,公子海脸色都不由暗暗一僵:“我可记得,景陌他这次出去时,师傅给了他一枚血遁大*法的符宝吧”

那可是号称能从六品真君手里逃脱的极品遁法,景陌舵主竟然无法全身而退

他遇上了什么样的敌人

六品巅峰的老真君还是可怕的七品灵尊

正能停止练剑,甩去脸上汗水,御剑靠近安知魔君:“是景陌大意了,没机会使用血遁大*法符宝还是被强行生擒”

“景陌这次可没有大意,他这次对对付那个书山压力大时,还带上了他的好友半葫道人呢。那时候,书山压力大独身一人,身边也没有前辈修士跟随,那可真是个对付他的好机会呢。”安知魔君感叹道。

“半葫道人是那个有名的散修吗他手中的葫芦可麻烦的紧。”正能皱着眉头道,他在仙农宗时,就听闻过这半葫道人的名头。这半葫道人实力平平,但凭着那葫芦,硬是让他成为四品修士中的巅峰存在。

“但就是这个连我们都感觉麻烦的半葫道人,被那书山压力大使了一件法宝,直接一剑钉死,尸体都不知道被射到哪去了。”安知魔君回想起分身看到的情形,还一阵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