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201章 不怕,我有逃命血遁术

第201章 不怕,我有逃命血遁术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假如一个人开车的途中,车辆突失控,然后又正好遇上前面有个路人在走神,就会酿成惨烈的悲剧。

那一脸冷漠的持剑男子,突然感觉自己后腰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然后自己就被顶着‘嗖嗖嗖’的往前飞窜出去。

“啊咧?发生什么事了?”一脸冷漠的男子这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然后淡定转过头来。之后,他便看到一位脸带苦笑的年轻男子,身上缠绕着‘逃遁术’的光芒,然后头部顶在他的后腰子上,一边飞行时,头部还顶着他后腰子不断的旋转着……

冷漠男子现在已是五品金丹灵皇,身体强度那自然是没话说的。这小年轻顶着他的后腰子不断的旋转着,也只能带给他一点点酥麻的感觉。

虽然不痛,但被一个大男人顶着后腰子时,他心里就感觉浑身不自在。这容易让他回想起上百年前,自己一段无法忘怀的黑历史。

所以,冷漠男子嘴角抽搐,询问道:“小辈,干啥子哩?”

“呜呜~”宋书航惨叫两声,想回话却说不出口。

他也不想旋转啊,但是‘万里飞遁术’带他装逼、带他飞时,急速飞行途中撞上一物后,就挟着他的身体,像钻头一样疯狂钻动起来,好像要将眼前的阻碍物给钻穿似的。

他已经被旋转到头晕目眩了,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正当这时,身后景陌舵主的身形急速跟上,同时口中暴喝:“小鬼,哪里逃,吃老夫一剑!!”

他脚下遁光一闪,那柄漆黑飞剑化为雷霆光芒,斩向宋书航……顺带着,将冷漠男子也笼罩其中去了。

冷漠男子:“……”

今天是出门没自算一卦?什么倒霉的事都让他遇上了?

他微微抬起手中的剑,也不出鞘,就像驱赶苍蝇一样摆了下手。

啪!

那道雷霆光芒就被砸碎,重化为漆黑飞剑,被砸回到景陌坛主的身下。

“小辈,出剑时要瞄准目标,这种事情你家的长辈没教导过你吗?下一次瞄准点,再将我卷进你们的事情中,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冷漠男子望着景陌舵主,冷声道。

话语间自有一股高手风范和霸气——如果忽略掉顶着他后腰子不断旋转钻转,推着他一路往前飞翔的宋书航的话……

景陌舵主冷哼一声,默默积蓄真元。

从这冷漠男子的话中可以得知,这男子和那个‘书山压力大’的小鬼不是一伙的。只是不知为什么,这冷漠男子会和‘书山压力大’粘在一起?

但是没关系,只要冷漠男子不是‘书山压力大’的援兵,那只等‘书山压力大’遁法一结束,和这冷漠男子分离时,自己就再出一剑弄死他。

正思索间,宋书航身上的遁法光芒越来越弱,速度也开始缓慢下来。

“遁法终于结束了吗?”景陌舵主冷笑。

“终于要抵达白前辈那了吗?”头晕中的宋书航默默暗道,只是他的视线全部被冷漠男子挡着,看不到白前辈在什么位置。

“……”冷漠男子则一脸震惊,他看到了一位按理说不可能出现于世界、仅在他幻觉中见过的身影。

***************

五指山封印法的禁地中。

黄山真君、白尊者还有空空盗门的糖糖站在禁地的一角。

这位置不会被云雾道人看到,三人静静的看着云雾道人什么时候破封而出。

黄山真君很好奇云雾道人出来后,要怎么‘报复’他。

云雾道人很努力的在破解他的‘五指山封印法’,但他这两百年在封印术上的造诣也是稳步提升的,他的‘五指山封印法’现在已经演化到了017版。如果云雾道人还想再偷他的东西的话,黄山真君不会介意再封印他几十年的。

而白前辈闭目养神,等待着那位带走他‘流星剑’的空空盗门冷焰剑到来,取回自己的流星剑。

而在白前辈身边,空空盗门的糖糖有些古怪。她双手紧紧抓着衣角,不时悄悄望一眼白尊者。

就在刚才,白前辈给黄山真君演示自己能自由控制自身魅力气息的时候,糖糖的目光就牢牢被吸引了。

“好……好耀眼。”糖糖喃喃道,她感觉,自己或许是,恋爱了?

[空空盗门的女弟子在偷窃时失手被一位俊美的前辈抓住,当成俘虏。但随着时间的转移,空空盗门的女弟子和这位霸道、俊美的前辈之间摩擦出了爱情的火花……]这样的故事几百年前就在空空盗门的女弟子间流行了,却还是经久不衰。

糖糖感觉自己现在,很可能就要演绎一段真实的‘空空盗门女弟子的霸道帅前辈’的故事了。

……

……

突然,白尊者睁开眼睛,目光望向天空。

下一刻,黄山真君也心有所感,盯住天空位置。

五指山封印法的禁地上空笼罩的云雾,挡不住黄山真君和白尊者的目光,事实上这云雾也就只能阻挡四品和四品以下修士,对凝聚了金丹的修士就不起作用了。

“有三道身影向这里接近。”黄山真君道,同时他暗暗皱眉——现在正是‘云雾道人’破封的紧要关头,他可不想有人过来打搅掉他的‘乐趣’。

“是宋书航小友。”白尊者出声笑道,他伸出手指,指向天空中冷漠男子身后——那个顶着冷漠男子后腰子飞行的身影。

“哦,那就是书航小友?”黄山真君同样望向旋转着的年轻男子。

他和宋书航真是神交已久啊,他总感觉这位书航小友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