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81章 新仇旧恨

第181章 新仇旧恨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无极魔宗,摩喉峰,公子海洞府。

公子海再次站在悬崖边上,气质变的更加飘渺起来。

片刻后,安知魔君的分魂悄悄出现在公子海身边。

不久,‘正能’坐在竹剑上,摇摇晃晃的飘了过来。

三人身上的气质都发生了极大变化,全都处于突破的边缘。

安知魔君开口怪笑:“景陌舵主在那个‘书山压力大’手中吃了亏,他的一个下属被那个书山压力大给砍死了。桀桀~~”

“不足为奇,‘书山压力大’如果真这么容易对付,我早就出手了。”公子海轻笑一声,问道:“书山压力大身边有高人?”

“是的,我的分身都只敢隔着远远的去看,但可以确定有一个实力强大的修士和‘书山压力大’住在一起。看样子,短时间内想拿回血神钻不容易啊。”安知魔君回道。

公子海暗叹了口气。

这时,正能微微一笑道:“我倒是感觉公子海你要担心另一件事情——那个书山压力大,会不会将‘血神钻’送给和他一起的前辈了?”

“桀桀,要真那样,就有意思了。你要亏啊,公子海。”安知魔君坏笑道。

“这正是我担心的事情。”公子海微微一笑道:“好在,那枚血神钻也是我们改良阵法后多出预算的一枚。我们手中的三枚血神钻,暂时也够我们使用。”

但接着,公子海话锋一转:“然而,多出来的那一枚血神钻,可以极小机率让我们的‘丹品龙纹’数量更进一步,所以,血神钻还是要想办法弄回来的!”

一提起金丹龙纹,正能和安知魔君都正色起来。

“真不行,就再去血祭一次吧?”安知魔君提议道。

“没那个时间……短时间内,我们上哪再找个‘月刀宗’出来供我们血祭?”公子海道:“所以,安知辛苦你的分身,尽量关注着那个‘书山压力大’。只要有机会,我们还是要将血神钻弄回来的。”

“明白,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安知魔君答道。

“加油吧。”正能轻声道。

三人相互对视一眼,便各自散开。

临走前,安知魔君突然对正能道:“对了,正能兄,免费送你个情报。仙农宗一切安好,有苏氏阿七的罩着,附近宵小没人敢打它的主意,桀桀~看样子,只等度过这次难关,它们就会慢慢恢复元气吧?”

“仙农宗,现在与我何干?”正能转过头来反问道,他面色平静,似乎仙农宗的一切和他已再无干系。

言罢,正能坐在飞剑上,钻入云海消失不见。

“啧啧。”安知魔君自讨没趣,化为魔烟同样消散开来。

***************

时间飞逝,晚上六点。

“白前辈,那我先出门了哈!”宋书航朝着白尊者挥手告别。

中午顺利回来后,土波打电话来,问他晚上要不要一起到阳德出租房里复习功课,宋书航想想晚上也没事,便答应了。

同时,他带上了一小包‘灵脉碧茶’。他问过白前辈了,这茶普通人也能喝,有着滋补养神,改善体质的能力。

不过份量要少,普通年轻人的话,以一次性茶子为例,放两片茶叶就够了。

宋书航准备带点过去给室友们尝尝,在考试前夕让他们身本滋润一下。等暑假后,也要带点回去给亲近的家人品尝些。只是需要注意,不要让太多的人知道‘灵脉碧茶’的事,免得多生事端。

取出这灵脉碧茶时,宋书航不由自主想起了苏氏阿十六……也不知道这姑娘现在怎么样了?她的伤势恢复了吗?

这么久了,她都没在九洲一号群露面。阿七前辈也忙着砍‘无极魔宗’的人,也没说阿十六的病情如何了。

希望能平安无事,顺利渡过此劫吧。宋书航心中暗道。

这时,豆豆问道:“需要遛我一起去不?”

“不用了吧,室友租的地方离这很近,就在不远处。”宋书航笑道。

距离这么近,就算发生了事情,白前辈和豆豆随时都可以出手相助。

“路上小心,注意安全~”白前辈笑着送别宋书航——书航一走,他就可以继续房间的翻新大业了。

反正拆一个是拆,拆两个也是拆。拆完了全家翻新,没问题的!

今天中午,他连银行卡都办好了。只等着雪狼洞主打款过来,他就要去买新家具了。

……

……

李阳德住处。

宋书航进门之后扫了一眼,发现只有阳德和土波俩人,问道:“高某某不在?”

“他还在陪自己的女友呢,今晚不过来了。见色忘义的家伙,还是书航你比较好,一个电话就过来了。”土波吐槽道。

“哈哈。”宋书航将顺路带过来的零食放下:“阳德,有茶杯吗?”

“厨房里有,你还带了喝的?”李阳德从屋内出来,一脸疲惫的模样。他似乎又通宵了。

“朋友给我带了点好茶叶,给你们尝尝鲜。”宋书航笑道,在厨房找了找,找了三个和一次怀杯子差不多的茶杯,泡了三壶热茶。每杯茶中放了两片‘灵脉碧茶’茶叶。

“什么茶,让我看看。”土波凑了过来一看,发现杯中竟然只有两片茶叶,孤零零的在热水中上下沉浮。

土波哭笑不得:“我说书航……你这也太抠门了吧?一杯茶里就放两片茶叶?就算你这是武夷大红袍,也用不着按片来泡吧?”

“呵呵,别多说话,喝喝看就知道了。”宋书航轻笑:“如果你嫌弃的话就别喝,我还舍不得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