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56章 每次出关都感觉被时代

第156章 每次出关都感觉被时代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只能说,不愧是闭关狂人白真君啊!妖犬豆豆心中感叹道!

闭死关时突然晋级,然后闭关之处被天劫轰了个稀巴烂,这事虽然罕见,但修真界以前也发生过。

但是像白真君这样,在闭关中渡过大劫、晋级成功后,却没有马上出关,反而是继续淡定的闭死关的,还真是一个都没有!

修士们闭死关大多是为了晋级,既然晋级了,目的也就达成了,当然要先出关招呼还活着的道友好好庆祝一下。

只有白真君,他是纯粹为闭关而关闭……享受闭关的过程!

“也就是说,白前辈您现在已经是‘尊者’了?”豆豆问道。

“嗯。”白真君淡定的点了点头。

现在的他已经是‘白尊者’而不是‘白真君’了!

宋书航好奇询问:“那白前辈,您后来为什么会变成雕像?还被供在无名观中?”

而且时间轴上也有点对应不上。

白真君一百五十年前闭关,闭到中途时遇上了天劫,轰掉了闭关处的禁制,最多也就百多年时间吧?

但‘林遥村’关于‘无名观’的记载,那尊仙君像可是‘数百年前’就被供奉起。

“说来话长呢。”白真君笑呵呵,娓娓道来:“那场天劫毁掉了我的闭关之处,我最后靠着秘法成功渡过了天劫,秘法残余的能量形成了你们看到的‘雕像外壳’,将我保护在内。”

“然后,因为刚完成晋级,我正好还在熟悉新生的灵力形态,没有马上闭死关,只是进入半修炼状态。”

“或许是那场天劫声势比较浩大,正巧吸引了当时附近的一位修士。那是位空空盗门的修士,他误以为我的闭关之处是处好地方。他千辛万苦的找到我的闭关之处,打通重重机关,一路挖到了我的闭关处。”

白真君捏着下巴,回忆着当时的情况:“他打通我的闭关之处后显的很兴奋,不过可惜,我的闭关之处除了我的本命飞剑‘流星剑’外,再没其他宝物。”

“那位空空盗门的修士的修为实力不高,眼光可能也不太好,竟然以为我的本命飞剑是无主之物。然后欢天喜地的将我的飞剑取走了……我觉的他蛮有意思的,就由着他将飞剑取走了。”

“所以我的本命飞剑,现在应该还在他手中吧?过段时间我要将它取回来,没飞剑很不方便。给他玩了一百多年了,他应该满足了吧?”

“……”豆豆一脸残念,白前辈的飞剑,竟然还真是被人偷走的?

“留仙剑,真是个好名字。”宋书航的关注点则在飞剑上。从体验了几次御剑飞行的效果后,他对‘飞剑’的渴望已经达到了饥渴等级。

京巴豆豆又问道:“然后,白前辈您被挖井的村民们给挖出来了?”

“不是,还是那位空空盗门的修士。他很奇怪,第一天先是取走了我的飞剑。然后第二天又到我的闭关之处,将我所化的雕像给搬了出去。当时我还以为他发现我的真身了呢。但好像他只是想带出我的雕像,日夜守着发呆。一连发了好几天的呆。”白真君思索道。

宋书航和豆豆相互对视了一眼——不用说了,肯定是白前辈身上所散发的特殊魅力影响的原因吧?

说起特殊魅力,宋书航转头望了眼沉思中的白真君。

突然感觉,此时的白真君,真是越发风姿无限!他就像个黑洞一样,能吸引人们的目光,让人无法将自己的目光挪开。

甚至心跳都不由自主加快起来。

有过一次经验的宋书航连忙强行扭过头来,然后,他看到豆豆也正牢牢盯着白真君,一双狗眼发亮,一副舍不得挪开目光。

宋书航连忙拍了拍豆豆的头,豆豆现在可在空中飞着,万一没看清前面,撞到飞机咋办?

豆豆不好意思的吐出舌头,假装呼呼呼的喘气。

白真君继续道:“再接着……大约三四天后吧,那位空空盗门的修士突然一脸惊恐的模样,挖了上深坑就将我埋进土里了。真是个莫名其妙的家伙!”

“再接着,我感觉就算埋进土里也没啥关系,就继续闭死关。后面的事我就不清楚了,什么时候被村民们挖出来,供在道观中我都没感觉——接下的事你们也知道了,我闭关结束时才发现,我被供起来当神像了。”白真君呵呵笑道。

闭关一醒来,发现自己竟然被供在道观中当神像,他感觉也是蛮囧的。

宋书航暗叹了口气,传说果然是很不靠谱的东西。想来应该是村民们口耳相传,传啊传,就将‘挖出神像’的时间夸大化了。

……

……

另一边。

南华湖市的电视台正在播放一则新闻——林遥村‘无名观’外,上百来人集体斗殴,现场惨烈。

警方已经迅速赶到现场,当场抓获聚众斗殴者七十余名……

另外,‘无名观中’的神像在这场混乱中被人盗窃带走。

据当时的香客描述,在这三波上百来号人集体斗殴之前,就有一波人冲击‘无名观’带走了神像。

警方表示,这起聚众斗殴事件极为恶劣,他们一定会严惩参于斗殴的人员,并一定会将无名观中的神像寻找回来!

*************

豆豆的飞行速度没话说,很快他们便降落在‘药师楼房’。

白真君站在楼顶天台上,俯视远方。

放眼望去,高楼大厦拔地而起,整个江南大学城区,就如同是钢铁铸成的森林。

“犹记得一百五十多年前,这里还是一片巨大的丛林,边上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