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41章 一千万话费,问你怕不

第141章 一千万话费,问你怕不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你们几个别这么说嘛,说不定白真君闭关多年后,突然变的心灵手巧起来、然后旺盛的好奇心也减小了呢而且,飞机也不是那么容易坏掉的东西嘛”黄山真君义正言辞道。

这时,古湖观真君淡淡道:“呵呵,黄山前辈你摸着良心说说看,你自己说的话,你自己相信吗”

黄山真君顿时被反问的哑口无言对不起,刚才我都在痴人说梦话

“而且飞机比起机关法器更加脆弱,我赌十张定制符宝,白真君要上飞机,肯定坠机”七生符府主坚定道。他说的定制符宝就是无论什么符宝,只要他能做的,就一定满足

“免费炼丹机会,4次”药师附和道,今天他发言这么快,又是江紫烟姑娘在替他代发短信

“免费算卦机会10次”这时,一个d为铁卦算仙的家伙,得意洋洋道。

等下,铁卦算仙这是谁啊

哦,我去,这是铜卦算仙的马甲这马甲混在群里好多久,竟然都没被人发现。

现在铜卦算铁的大号被禁言着,小号这才冒头说话。

北河散人:“”

狂刀三浪:“”

“我感觉自己不会要你算卦的,坏我心情”北河散人道。

爬书网醉心章节已上传

“我也是。”狂刀三浪保持队形。

“同上。”药师。

铜卦算仙怒:“你们够了啊”

[系统消息提示:******铁卦算仙已经被群主黄山真君禁言30天。]

到底谁才是真正够了真以为老夫这个群主是摆设啊黄山真君冷哼道。

不过黄山真君没踢这个账号出群,因为这个账号并不是铜卦仙师的小号这是他弟子的账号,只是那位弟子一直潜水,然后今天被铜卦算仙借了账号,过来聊天了。

“不过,你们的确不要再黑白真君前辈了。再讨论下去会吓到书航小友的。到时,小友若不肯去接待白真君的话,你们几个就给我抽签,谁抽着了,谁去接白真君”黄山真君恐吓道。

群里众人皆安静了下来,不敢再多说。

片刻后,北河散人见宋书航半天没回应,问道:“书航小友还没回应他不在线吗刚才还看到他在群空间中发照片,不会假装看不见吧”

“刚才还在和我通电话呢,我还让他一会儿给我打个电话,想知道他有没有得到血神钻'呢。等下,我回个电话给他看看。”七生符府主附带了个笑脸。

很快,他冒头道:“哈哈,书航小友手机欠费了应该是刚才和我通话时用光了话费吧。没办法,我并不在华夏内,话费是会贵点。嗯,以后得让他记得话费多充点,免得紧急时候找不上他。对了,谁有空的去给宋书航充点话费好联系他。”

“网络上一次最多充一千话费,太麻烦了。也不知道书航小友欠费了多少”北河散人道。

这时,存在感很代的醉月居士冒头道:“我正好在度假村休息,边上有个移动营业厅。趁现在还没关门,你们谁将宋书航小友的号码报给我,我去给他多存点,让他以后都不用担心话费问题。”

说话间,似乎有万丈豪气扑面而来

“我将他号码发给你。”北河散人迅速发了个宋书航的号码给醉月居士。

“那你们等着,我去给他充个值。”醉月居士说完,就潜水了。

这时,北河散人又道:“趁现在,我们快点刷屏。争取在书航小友回来前,将刚才讨论白真君'的情节刷上去,免得书航小友到时候一开群,就看到我们聊的白真君前辈的信息,然后真的就甩担子不干了,那就麻烦了。”

“北河道友说的有道理,快点刷屏。聊点什么才好”

“就聊聊三浪在神秘岛处有什么发现吧”

群里的前辈们毫无节操的开始刷屏聊天起来,转眼间就聊了好几千楼,将关于白真君'的记录刷到天涯海角去了

***************

另一边。

苏氏阿七带着宋书航、阿十六以及正德抵达仙农宗上空。

居高临下,他看到仙农宗弟子们放声痛哭的场面。

仙农宗在回归宗门后,又发生了什么大事阿七细细一看,便看到了被人一剑斩断头颅的仙农宗宗主尸体

的确是出事了啊。

苏氏阿七抓住正德轻轻一拍,让他从晕迷中醒来。

正德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望向下方愁云密布的仙农宗。很快,他看到宗主的尸体,便呆住了。

下方,仙农宗弟子哭声不断,有些人向彼此哭诉交流着。

弟子们彻底失去了主心骨,本来就算宗主去世,他们还可以跟着大师兄正能'的。但现在正能大师兄杀了宗主,离开了仙农宗。接下来,他们要怎么做才对。

正德在苏氏阿七的遁光上,呆呆听着下方弟子们的讲述。便理清了月刀宗一战'后,事情的经过。

大师兄杀了师父,然后叛变宗门,和公子海一起离开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良久

正德咬了咬牙,脸现坚定之色:“阿七前辈,还请你放我下去吧。”

阿七意外望了他一眼:“做好决定,知道要怎么做了”

“我不知道,不过我总得回仙农宗,现在的仙农宗总得有个人站出来,否则仙农宗就完了。”正德苦笑道。

阿七想了想手,扔了一枚令牌给正德:“将它带上,安置在仙农宗中。有它在就代表着我苏氏阿七罩着仙农宗。这样,至少可为仙农宗挡一些宵小之辈,免得他们趁火打劫。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