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40章 出关在即白真君

第140章 出关在即白真君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正德'哭的天晕地暗,苏氏阿七叹了口气,一记手刀砍在正德后脖,将他砍晕。

“我们先去趟仙农宗吧。”苏氏阿七道。

整件事情,皆因他被公子海引导到仙农宗后而起。仙农宗现在受到重创,他也有责任。这个时候,能帮上点忙就尽力帮忙吧,至少不能让仙农宗的道统被断去。

然后,阿十六和宋书航再次爬上苏氏阿七的遁光,后边拖着正德,飞往仙农宗。

飞行中,宋书航掏出手机,准备回拨七生符府主,报道一下自己此次的收获。

血神钻,似乎是很珍贵的炼器材料,连群里的前辈都认为它是大收获',不知道能炼成什么类型的法宝

宋书航暗暗望了眼手中的血神钻但是,他只要一想到这血神钻'是许多人被活祭杀死后形成的东西,心里就有点梗梗的。

这是人之常情,毕竟如果你知道一块宝石很珍贵,但若这块宝石是由成千上万的人类尸体的尸油'凝聚而成,你就算知道它是无价之宝,心里也会梗梗的。

如果可以的话,宋书航想将它换成等价的、适合自己的宝物。

然而,当宋书航拨出七生符府主的电话时。

“对不起您的电话已欠费,请您续交话费,谢谢sorryyourtelephonecharsoverdue,pleare,thkyou”柏渡亿下www.pashuw.com馆砍嘴新章l节

“不是吧,我记得自己还有很多电话的,怎么就欠费了”宋书航一脸疑惑。

突然,他想起了一件事。

七生符府主,好像在大海深处的某个神秘小岛上教野生人类们识汉字来着他那边电话能打通就很不错了。至于话费什么的,都是浮云啦。

再加上宋书航没开通国际长途,这话费自然是贵的飞起。

仙农宗中。

所有活下来的弟子脸上布满愁苦之色,仙农宗此次出去的精英几乎死伤干净

就连宗主,都是被正能师兄和十几个弟子拼命带回来的。

现在的仙农宗脆弱至极,如果附近有什么敌对势力要趁火打劫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宗主的伤势很重,他已经开始交代后事。

“正能,这本仙农经记载着我们宗门的一切奥秘,我现在将它交给你。”宗主颤抖着掏出一卷经文,竭尽全力对正能道:“另外,请你想办法将正德找回来,让他继承宗主之位吧。仙农宗太小了,我已让你留在仙农宗这么多年,亏欠你的太多太多了。以你的资质,足以进入比仙农宗好上数百倍的名门大派。去追求更高的境界吧,不要再被仙农宗束缚”

宗主感慨万千。

正能'红着眼睛,接过仙农经,小心翼翼地翻阅起来。以他四品修士的记忆力,一本仙农经转眼就牢记于脑海。

其上,就有关于七煌妙果'的入药之法。七煌妙果的真正作用正是治疗天劫之伤的

这功用,就连仙农宗的弟子们都不知道。

所谓空穴不来风,就是这个道理。外面关于七煌妙果的各种神奇功效传的沸沸扬扬。仙农宗的弟子都还嗤笑外界传言愚蠢。

待人温和的正言曾向宋书航介绍苏氏阿七和仙农宗恩怨'时,也嘲笑外界传言太过虚假。

但七煌妙果的真正功效,就是治疗天劫之伤所用

这点,只有仙农宗高层的少数几个人知道。

正能轻轻合上仙农经望向宗主:“放心吧宗主,正德他一定会没事的。”

宗主微笑着的点了点头,挣扎着开口,欲再说几句。

但就在这时,正能身边的木剑猛的斩出,剑光一闪,利落的切断了宗主的头颅。

宗主鲜血狂飙,临死前,他双眼不敢置信的望着自己得意的大弟子。

“没想到,既然在最后,你依旧选择了正德”正能甩去剑上的血迹,淡淡道:“就在刚才,我在心里这么跟自己说如果在最后的时候,师父开口让我继承仙农宗的话,那么过去种种我都让他烟消云散。我甚至可以好好培养正德师弟,在他能独挡一面的时候,让他继承仙农宗宗主之位。然后,我可以安心的去追求更高的境界。”

“我不在乎这个仙农宗宗主的位置,但是,你口口声声说着欠了我这么多年,最后在选择宗主继承人时,竟从没考虑过我”

正能讥讽道,他是仙农宗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天才,众多师弟眼中的仙农宗战力第一人,温柔的大师兄。所有弟子都认为宗主'之位非他莫属

然而,可笑的是,宗主在考虑继承人时却从没考虑过他。而理由是因为感觉仙农宗亏待了他,感觉他不应该被困死在仙农宗中,所以宗主之位就根本没他的份。

这是什么理由

木剑归鞘,宗主神形俱灭。

仙农宗残存下来的弟子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犹如做梦。

怎么可能,仙农宗最强的正能师兄,为什么会杀了宗主明明就是正能师兄辛辛苦苦将宗主从月刀宗中带出来的,为什么

“为什么”待人温和的正言大叫出声来,他疯狂的扑向正能,杂乱无章的挥舞着自己的拳头。

“为什么如果你非要一个理由的话很简单,我只是按照师父最后的愿望,脱离仙农宗给我的束缚,去追求更高的境界罢了。”正能师兄轻松躲避着正言的攻击,最后,他一剑点出。

剑尖在正方的额头轻轻一挑,剑芒吐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