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2324章 没办法了,只能看我来秀骚操

第2324章 没办法了,只能看我来秀骚操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哗~

下一刻,木门后的世界中,天色骤然大变。

原本阳光明媚的天空,无缝对接暴雨天气,令人防不胜防。

宋书航心里倒有点b数,甚至心里隐约做好了防备天色大变的准备——但这暴雨来的太猛烈,宋书航都来不及撑盾,就被暴雨淋了一身。

正常情况下,以宋书航尊者级的实力,就算是站在狂风暴雨中也不会湿身。但三眼少年世界中的暴雨,可不是正常的雨滴。

就连三眼前辈自己都被淋成诗人,就更别说宋书航。

唯一安然无恙的,只有那尊眼珠子管家。

它在宋书航现身的时候,就已经麻利地掏出一柄钢铁大伞,默默撑上——钢铁大伞,防雨更防雹,一伞多用。除了沉一点外,没任何毛病。

木门外,胖球大佬小号蹦上了‘散财王座’早高层,来到了木门之外。

虽然此时的胖球大佬球体上,并没有模拟出‘眼睛’,但是三眼少年前辈还是能感觉到胖球的‘目光’和他对上了。

身为‘眼珠收藏者’,他对目光非常敏锐,绝对错不了。

两位大佬,隔门相望,静寂无声,一动不动。

半晌后。

三眼前辈转头,默默望了宋书航三眼。

宋书航面色平静、毫不惊慌地回望——只是暴雨打湿了他的脸庞,让他显得有些狼狈,让他此时的这份镇定和平静稍稍打了点折扣。

三眼少年幽幽地传声道。

这时候改用‘传音入密’,自然是不想让胖球听到他和宋书航之间的交流。

宋书航抹去脸上的雨水,传音回道:

三眼少年:“……”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夸奖你了?

另外……赌资你家未出生的妹妹啊?别以为我宅在这个世界中,就会消息封闭——这个球是当代天道对应的‘九幽主宰’好吗?这算是哪门子的赌资?

‘果然,三眼前辈认出了胖球大佬的身份。’宋书航见三眼前辈用看‘诈骗犯’的眼光看着自己时,就马上猜测出这个答案。

于是,他开门进山地传音道:

三眼前辈手指在躺椅扶手上上捏出深深的指印。

天空中的暴风雨来的更猛烈起来。

三眼前辈的心情似乎变的更差了些——他的心情变化实在太好猜了,比宋书航的‘被读脸术’还好猜。

“你的赌资,我可以接受。”三眼少眼的三只眼睛,同时凝视着宋书航,然后他传音补充道:

宋书航转头望向胖球大佬。

只见此时的胖球大佬小号如同魔障了一样,死死‘盯’着三眼少年……甚至连它发誓要捏死的硌手小书航,也被暂时忽略了过去。

但半天过去,它却没有要进入木门的意思。

又过了许久后,胖球大佬用金属质感的声音,沉声道:“九幽主宰。”

一直以来,胖球大佬都以为九幽世界的前几任‘九幽主宰’,已经随着‘天道’的退位,一同消失不见。只有白幽幽这家伙占着茅坑不拉屎,天道都跑了,白幽幽却还在九幽世界占据着‘九幽主宰’的位置,强行分走独属于它的权力。

但没想到,今天在这里,它又发现了一尊‘九幽主宰’。

看上去,对方还活蹦乱跳的,活的很好。

这种感觉,简直扎心。

但同时,也让胖球大佬心动起来。

除了像白幽幽这样继续留在‘九幽世界’当钉子户主宰外,竟然还有九幽主宰离开了‘九幽世界’,光明正大的缩在现世。

宋书航默默地望了眼‘三眼少年’,点了点头。

“前,麻烦加个前字……我已经卸任很多年了。”三眼前辈有气无力道。天空中的暴风雨中开始夹杂一些小冰籽。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天道消失后,九幽主宰会随之一起消失。”胖球大佬缓缓道。

“没错,是这样的。”三眼前辈指了指自己:“我只是比较特殊而已。”

边上宋书航默默点头——实不相瞒,像三眼前辈这么特殊的九幽主宰,他还认识俩个。

两位九幽主宰,又相互‘对视’起来。

现场又陷入到了死一样的安静气氛中,非常尴尬。

“胖球大佬。”宋书航出声,打破了这阵死寂。

之前,趁着两位大佬交流之际,他悄悄来到了三眼少年前辈的身侧,站在三眼前辈的保护圈范围。

胖球的‘目光’转移到宋书航身上。

宋书航鼓起勇气,询问道:“明年的今日,还会是我的祭日吗?”

“今天就且放你一马……有本事你就一直躲在这里不出来。”胖球大佬小号冷声道。

说罢,球身旋转了一圈,似乎要离开‘散财王座’。

“竟然不进来。”宋书航小声道。

“你觉得这位球主宰失智了吗,没失智的话,它干嘛要进来?”三眼前辈三只眼睛同时望了眼宋书航——他这么大的一个‘前?九幽主宰’就坐镇在这个小世界。

而这位九幽球主宰只是一具‘分身’来临,哪怕是用肚脐眼去想想,也知道这个‘小世界’肯定不能进入。

一旦进入,就成了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我只是稍稍有点遗憾……如果刚才三眼前辈你稍稍隐藏下自己的身份,说不定胖球大佬就进来了。”宋书航说着,突然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不对,我太想当然了。”

想的太美,是人类的通病。

不过有时候,明明知道是‘想当然’的事情,心底里却还是会期盼着它会发生。

“没办法了……本来不想使用这一招的。”宋书航起身,来到木门边上。

是时候秀一把骚操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