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2231章 结缘、了缘(第2更,求月票

第2231章 结缘、了缘(第2更,求月票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白前辈带着黑皮羽柔子,在月球上逛荡着,准备找块合适的地方,划下地盘,挖个洞府出来。

由于目前人类的科技水平已经将‘手’伸向了太空,探向月球和其它太阳系行星,所以一些不喜欢被打扰的修士开始将自己的洞府深深隐藏,或者干脆就将洞府迁移。

现在的月球比起数百年前,反而要落寞许多。而且很多不错的地盘,都空置了出来。

白前辈带着黑皮羽柔子,在月球上逛了小半天——看的出他心情很好。

特别是看到大部分修士远远看到他现在的模样后,就低头绕远的场面,白前辈就感觉新鲜、有趣。

以往的他因为魅力过大还无法自控的原因,无论走到哪都是焦点,从没享受过这待遇。

正因为没经历过,所以感觉新鲜。

特别是当白前辈看到一些过去几百年间,有过几次照面的道友,也在远远躲避‘宋书航’时,就感觉特别有意思。

有时候,白前辈还会特意向故友凑近。

玩的不亦乐乎。

“白前辈,我们逛了小半天了,有找到合适的地盘吗?”黑皮羽柔子出声问道——她感觉白前辈玩嗨了,会不会忘记了要替宋前辈挑洞府地盘的事?

在前方带路的白前辈,身形明显微微一僵。

黑皮羽柔子暗暗叹了口气——果然,白前辈玩嗨,忘记挑地盘的事了。

“哈哈,刚才逛了一圈,虽然看到几块不错的地盘。但是总体格局不够气势!”白前辈一本正经回道:“我们接下来去另一片区域看看,定能为书航找一块风水宝地出来。”

黑皮羽柔子:“……”

另外,白前辈刚才一直在说,风水宝地、挖个坑之类的词。

怎么总感觉不是在为宋前辈找洞府?

“咦,又遇上个熟人。”前方带路的白前辈,又出声道。

黑皮羽柔子叹了口气,默默跟上——在白前辈没玩够之前,看样子是不会专心去做正事的。

所以想来想去,还是让白前辈将精力发泄完,玩够了再谈正事吧。

“这次的熟人和书航小友也相识。我当初送书航上太空时,还曾请他帮忙在太空中布置‘试炼阵法’,让书航在太空中也能好好修炼一下。不过后来,那阵法没用上。”白前辈一边飞着,一边向黑皮羽柔子解释。

听到白前辈的介绍后,黑皮羽柔子也来了兴趣,跟着白前辈向前飞去:“那这位前辈叫什么?”

“道号是哭老人,是个很有趣的道友,就是和他相处久了,会有点受不了。”白前辈解释道。

……

……

前方,哭老人刚从附近的一处修士市集回来,他手中带着一盒子修炼用的辅助天材地宝和丹药。

他回到了自己在月球上的小洞府,掐了个法诀,开启洞府之门。

“哭道友,好久不见。”这时,他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哭老人一转头,便看到霸宋玄圣正朝他飞快靠近,在霸宋玄圣身后还跟着一位腿非常长的仙子。

这小仙子应该是灵蝶尊者的宝贝女儿吧?曾经他见过一次,有印象——不过当初白嫩嫩的小姑娘,长大后怎么变黑了?

女大十八变,但变成这么黑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是你,霸宋玄圣。”哭老人看到宋书航后,激动到泪流满面,泪水不断从脸上滴落。

霸宋玄圣和他有缘。

数个月前,哭老人想加入碧水阁,霸宋玄圣还帮了他不少忙……可惜碧水阁的楚阁主拒绝了收他为徒。

后来哭老人退而求其次,想拜入书航的门下,间接达到拜入碧水阁的目的——但期间有部分记忆模糊化,不知为何,他拜入霸宋玄圣门下的事,就不了了之。

前辈段时间,哭老人一直想找到霸宋玄圣,却一直没有机会碰面。

今天霸宋玄圣亲自找上门来,他忍不住一感动,就哭成这般模样。

白前辈一个急刹车:“……”

他担心激动过头的哭道人会哭着向他扑来,然后用泪水将他淹没。

说实话,白前辈一直很担心哭老人会因为水分不足,脱水而死。

“哭前辈你好。”黑皮羽柔子乖巧的问安。

“羽柔子仙子你也好。”哭老人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的感情,对着羽柔子抱拳回了一礼。

白前辈上前拍了拍哭老人:“最近还好吗?”

他记得宋书航曾经答应过,要为哭老人拜师加入碧水阁的事想个主意,现在楚阁主都成了宋书航的呆毛,加入碧水阁的事情,应该有希望。

“嗯,尚安好。另外,前几天有位仙子找上门来,指导我《天泣宝典》后续部分,我最近正准备要闭个关,冲击下境界。”哭老人一边抽泣着,一边回道。

楚阁主的呆毛,从白前辈的袖里乾坤中伸出一个尖尖,探查着外界的信息。

听到哭老人这话时,楚阁主一愣。

白前辈脸上也露出疑惑表情:“仙子?指导你修炼?哪位仙子?”

“是……是……”哭老人下意识想出口回答,但说到一半的时候,却皱起眉头。

因为他突然惊恐的发现,自己想不起那位仙子是谁了。

明明最近,都是那位仙子在指导他《天泣宝典》后继部分,但他完全想不起那位仙子的一切。

“怎么会这样!”哭老人抓着自己的头,焦急地泪如雨下。

“哭道友不用心急。”白前辈笑着拍了拍哭道人。

他的笑容自带一种镇定人心的力量。

哭道人的情绪很快平复下来。

“那位仙子现在人呢?”白前辈出声问道。

“我……记不清了。”哭道人苦笑着摇了摇头。

“别急,哭道友。或许是那位仙子不想让你知道她的身份。这世上总有这样的善良道友,做好事后不会留下自己的名字。”白前辈安慰道。

哭道人思索片刻,点了点头。

……

……

片刻后。

白前辈、黑皮羽柔子受哭道人邀请,进他的洞府稍作休息。

哭道人转身,去为两人沏茶。

在哭道人暂时离开后,白前辈突然转身,笑道:“神秘的仙子,不出来一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