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2122章 那一天,停滞的世界

第2122章 那一天,停滞的世界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我家地球妈妈在书本上的记载都才46亿年,这沙子比书本上记载的地球都年长!

宋书航暗暗叹了口气。

随着境界的提升,他对‘鉴定秘法’的掌握也越来越强,如今他若是失手按在地球上启动了鉴定秘法时,已经不会给他人生带来大结局。

但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鉴定出了50亿年前的沙子……这不是纯粹往人心里添堵嘛?

还不如直接鉴定失败呢。

“会不会还有其他隐藏的信息没有反馈过来?”宋书航的元神维持着‘鉴定秘法’的动作。

半晌后……

心魔赤霄剑问道:“鉴定出什么结果了吗?”

宋书航抬起头来,一脸严肃道:“是的,得到了一个非常古老的情报。”

“说来听听?”白前辈也好奇道,他对这片疑是自己故乡的地方,很在意。

“按我得到的情报,这片沙漠中的沙子,已经有五十亿年的历史。”宋书航捏着下巴,深沉道。

白前辈:“……”

心魔赤霄剑趁机向白前辈提议道:“这样的书航一点都没用,还是埋了吧?白道友你可以用我捅这家伙一剑,保证伤口平整、美观,还能给他带来最大程度的痛苦。”

“这不能怪我吧?鉴定秘法鉴定出来的就是这情报。枉我痛地开了震动模式。”宋书航的元神在说话间,身体还在保持着小弧度的震动。

因为是元神,所以身上并没有出现伤口……但是,伤口的代价肯定是由‘本体’承担了。

当然,也有很小一部分的几率,伤势会由‘灵鬼’或类似的化身承担?

以前他的第一任灵鬼,就痛到求本体安慰。

“不过,除了年限外,其实还另有收获。”宋书航的元神震动慢慢停止,在适应这种程度的痛苦后,他认真道:“这些沙子除了50亿年的历史外……它们还很有魅力。”

“什么鬼?”心魔赤霄剑的剑柄微微竖起,‘盯’着宋书航——都说单身久了,看什么东西都会感觉眉清目秀,书航现在是单久了,看沙漠都感觉有魅力?

“是鉴定秘法的反馈。”宋书航再次蹲下身来,捧起沙子,仔细的观察起来。

细细的沙子带着一种舒服的温度,从他的指缝中漏下。

宋书航举起手来,双手散开。

金色的沙子在风中洒落,每一颗沙子都仿佛金子所铸,自带光效,悦人眼目——果然,和他猜想的一样。沙漠中的沙子,拥有着和白前辈一样的魅力属性,只是这种魅力被分散到整个沙漠,所以没有白前辈本体的魅力那么霸道。

心魔赤霄剑道:“见鬼……难道我也单身太久了?”

在沙子洒落的时候,它竟然也感觉这些沙子非常的有魅力,好想就这样呆在沙漠中,陪伴这些沙子,度过一生一世。

回头它得去找差点就被它遗忘的主人‘赤霄子道长’谈心去,顺带着问问赤霄子,诸天万界有没有适合做它另一半的剑灵?

“世界,动了。”这时,石碑突然用一种吟诵诗文的语气,深沉道。

白前辈同样蹲下,他先将那根柱子状灵石包裹的灵脉,抛到空中,用念力托着它。随后他十指插入沙中,捧起沙子,让它们在十指间流落。

当细沙从白前辈手指落下的同时……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世界,在微微震动。

但这又不是物理上的震动。

像是一个沙漏,被翻转过来,沙子重新开落下。

原本停滞的世界,重新开始流动、运转起来。

世界,重新活了过来。

一轮旭日,缓缓升起,阳光照耀下,整个沙漠都散发出耀眼的宝光。

宋书航、赤霄剑、石碑全部转移注意力,往那旭日升起之处望去。

咚~

这时,身后停来了重物坠落之声。

宋书航一转头,便看到白前辈之前挖到的那个柱状的‘灵脉’,轰然落地。

“白前辈?”宋书航一愣。

白前辈,又消失了。

柱状灵脉之下,原本白前辈站着的位置,只留下一件法袍,就是白前辈那件可以变幻万千的法衣。

“消失了?”石碑也愣愣道。

它之前还浮在白前辈的身边,一眨眼白就没了。

宋书航皱着眉头,他上前,先将白前辈的战利品柱状灵脉收入到‘手串法器’中,又将那件法袍捡了起来。

“能感应到白道友的气息吗?”心魔赤霄剑出声问道。

“到处都是。”石碑回道。整个世界,处处充满着‘白’的气息,这样一来就无法通过气息锁定他的位置。

宋书航将法袍收入到了‘手串法器’中——如果是白鹤真君在这里的话,她的第一时间,应该是将这件法袍穿到她自己身上吧?

“这片沙漠,就是白前辈。”宋书航冷静道。

关于‘白’这个身份,宋书航手中有数个版本。

沙漠孕育出来的精灵‘小白’。

白马青衫少年郎为了保住快要消失的‘白’,直接炼化沙漠,形成的一个合体版‘白’。

甚至白马青衫少年郎手中的白马,也很神秘的样子。

而白前辈的消失,显然和这片沙漠有关。

“走,我们到沙漠深处看看。”宋书航伸手将缩小的石碑道友捧起,将赤霄剑前辈挂到腰后,大步往旭日升起之处行去。

“我们要往哪去?”心魔赤霄剑问道。

宋书航摇了摇头:“不知道,应该是往要去的地方行。”

“文青病犯了?”心魔赤霄剑问道。

“这和文青病有什么关系?”宋书航哭笑不得道:“只是凭着直觉,按‘心’中的指引,往要去的地方行去。”

石碑又‘望’了眼宋书航。

这个时候的宋书航,竟然意外的给人一种可靠的感觉。

除了天空中的太阳外,这片沙漠中没有任何可以认路的事物。

途中心魔赤霄剑尝试着用法术,在走过的路途上做个标记。

但标记做下不久后,离开一段距离,标记就消失不见了……

“我们会迷路吗?”赤霄剑问道。

“放心吧,不会迷路的。”宋书航道。

说话间,他纵身一跃,脚踏黑莲,施展儒家《君子万里行》身法,加速向前掠去。

在他的眼中,有一座建筑浮现。

有建筑,就代表着有人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