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872章 我是造化,这是我的

第1872章 我是造化,这是我的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那么问题来了,维恩到底是谁?

“哈哈哈,阿爹,它们的状态和心魔好像。”羽柔子出声道。

灵蝶圣君伸手轻轻护住羽柔子:“和心魔有些类似,但它们比心魔更可怕。我从没见过这样的生物……诸天万界实在太大,几近无限。”

“有叫维恩的道友吗?”宋书航淡定的望着天空中这些恶鬼般的头颅。

“这个名字一听就是西方系的修炼者吧,我们是修真系的,应该没人取这种名字。”献公居士身边,那位英俊的男子出声道。

“这名字听起来很耳熟。”宋书航捏着下巴道——他感觉自己那个‘看啥都眼熟、听啥都耳熟’的毛病,又发作了。

“因为这个名字是个很大众的名字,就和王伟、李强、张敏、刘洋之类的名字一样,基本上这几个名字只要在人群中大叫一声,都能有好几个人回应。”蛟霸真君出声道:“其实我怀疑远古时期,修士们取道号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将自己和别人区分开来。相比起名字来,道号更能代表一位修士的特征。”

“这维恩到底干了什么,让这些家伙跨界追击?”献公居士好奇道。

恒火真君捏着下巴:“这些生灵,我似乎在儒家的记载中见过关于他们的描述。在圣人时候,儒家似乎和这些家伙接触过……准确来说,应该是圣人曾经出手揍过它们?”

不过,儒家经历过数次大劫,书卷和记载遗失很多,遗留下来的也很多是残缺的。

“那么说,这些家伙是敌非友喽。”宋书航捏了捏拳头——他的新刀意‘慈悲之刀’正好需要实验一下,看看效果如何。

那一个个恶鬼般的头颅咆哮着,声音中充满着愤怒。

咆哮之时,还有大量的口水从它们的嘴里喷出。

宋书航伸手一挥,念力卷动,这些口水被倒卷而起,‘啪~’的一声,糊回这些恶鬼般头颅的脸上。

不知道这些口水中会不会有病菌,还是还回去比较好。

如今的宋书航,越来越有高手的风范。

特别是学会‘白前辈to’的特殊念力后,他举手投足之间,就能装个哔。最重要的是,这个哔还是无形的。

这一串恶鬼般的头颅,赤红的目光锁定宋书航,大吼道:

顿时,所有的人目光都望向宋书航。

宋书航:“???”

他伸手指了指自己:“维恩?”

那些恶鬼般的头颅,咆哮连连,对着宋书航大吼。它们的声音,此起彼伏,就如同六重唱一样。

那些头颅的愤怒仿佛积压了成千上万年,今天终于爆发。

“书航,你什么时候怼了它们?”漆黑赤霄剑心魔娇声道。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宋书航连连否认:“我宋某人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什么时候有‘维恩’这个名字了?”

“然而,你们被儒家圣人揍过。”宋书航道。

虚空中,那一群翻滚的恶鬼头颅,猛的一顿。

原本要毁灭万物、灭世都仿佛是举手之劳的气质,一下子就漏气了。

宋.精准扎心.书航。

“看样子,他们真的被圣人揍过。”羽柔子嘻嘻笑道。

“我想起了来了,根据我看过的儒家经文上的记载……这些奇怪的生灵,的确是在寻找一个女人。而当圣人知道它们要找的女人是谁时,就毫不犹豫的出手将它们打死了一批。”恒火真君捏着下巴道。

原来不仅是揍了一顿,还打死了一批。

甚吊圣人,果然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甚吊圣人就是吊。

同时,宋书航脑海中也终于想起了‘维恩’这个名字耳熟的原因——是他,那个和狂刀三浪前辈很相似的男人。然后,他也马上猜出自己被误认为‘维恩’的原因。

他身上有一次‘龙符转生’的机会,而这个龙符转生机会来源于‘龙眼宝石’。龙眼宝石的源头,又牵扯到‘维恩’。

那些恶鬼的头颅突然又一次咆哮起来:

“儒家圣人已经不在了?呵呵呵,天真的家伙。”宋书航的伸手捂住自己的左眼。

@#%×仙子飞快窜回到宋书航的身后,她尾巴竖的笔直,金鸡独立+白鹤亮翅,身体微微向左倾斜:“何为孝?”

造化仙子连忙蹦了过来,站到宋书航另一侧,同样金鸡独立+白鹤亮翅,身体向右倾斜:“何为爱?”

然后,两位仙子对视一眼——还少一个人。对了,黑皮羽柔子哪里去了?第三句台词原本应该由她来叫的。

于是,两位仙子转身盯向苏氏阿十六,目光中充满着期盼。

阿十六:“……”

要,要上吗?

“知道母爱的伟大吗?”最终,第三句台词由宋书航自己喊叫出来。

他伸开自己的左手。

左眼的‘怀孕凝视’凶猛扫射出去。

尝一尝儒家圣人怀孕凝视的威力吧!

啪!

天空中,那些恶鬼般的头颅,没有躲避,被怀孕凝视直接击中。

那些恶鬼般的头颅大叫道,它们的实力足以免疫怀孕凝视。

“不妙,是绝世强者。退避。”宋书航伸手,抓住漆黑赤霄剑剑柄道:“赤霄剑前辈,焚天火焰刀!”

“抱……抱歉。我还没有充能。”漆黑赤霄剑心魔腼腆道——它是心魔,又刚诞生。还没来的及让赤霄子道长给它充能。

宋书航:“……”

铮~~这时,宋书航背后的造化仙子举着瑟琴,用力一弹。

琵琶声如金铁交呜,杀气腾腾。

一束月光,透过恶鬼头颅的烟雾,落在田天岛上。

月光中,一位肌肉爆炸的男子,双手合掌。

他缓缓抬起头来,帅气的长发一根根竖起。

“大家好,我是造化。”男子微微一笑:“我有一首新歌要带给大家。”

造化仙子身形轻轻一跃,落在造化法王的身后。

造化法王:“歌名叫作:死而无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