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782章 黄山前辈,你快勒马

第1782章 黄山前辈,你快勒马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你们就在此地不要走动。”狂刀三浪忍不住回道。

北河散人:“皮这一下你很开心吗?三浪。”

“超开心的,真皮的沙发,特别享受。哈哈哈哈。”狂刀三浪开心笑道。

羽柔子:“……”

是错觉吗?今天的三浪前辈,特别的放飞自我。她的心魔是在宋前辈身边,没有扔到狂刀三浪前辈身边吧?为什么三浪前辈今天看起来,似乎也受到了心魔影响的样子?

不过,这倒是好素材。先记录下来,下回配个仰天狂笑的狂刀三浪前辈图片,做个魔性循环的动态表情。

黄山心好累好想退休:“七修前辈,你发现了什么吗?”

群里的话题不能再被三浪他们带节奏下去,必须悬崖勒马,将话题拉回来。

遗憾的是,七修圣君没有回复黄山。此时,他正开足马力,全速朝着田天岛赶来,没来的及回消息。

“能让七修前辈这么震惊的,我猜肯定是能解救六修仙子的东西吧。”云中仙客出声道。

好在还有刚闭关出来的云中仙客,回应黄山尊者的话题。

北河散人:“机智,我也有这种感觉,能让七修前辈这么激动的,应该是和六修仙子有关的东西。如此来看,这次出世的宝物,除了‘天罡’外,还有其它更妙的东西。建议有空的道友,集中起来。最近诸天万界和现世的通道开启,说不定这次就能中奖了。”

荔枝仙子:“我已经以最快的速度赶来,顺便带了我家的蜜桃仙子也带上了。她对‘天罡’很有研究,说不定能帮上我们的忙。”

“我早就想了解一下荔枝仙子门派的各位水果仙子,有空荔枝仙子给我们介绍一下?”狂刀三浪竖起大拇指。

荔枝仙子:“别想了,蜜桃他有道侣了。”

东方六仙子:“我才刚出发……路上有点堵,心中有点窝火。”

明月几时有:“我也快到了。”

“等下,@北河散人,老北河……你这表情包哪来的?”灭凤公子一脸懵逼,他什么时候成为表情包了?

他最近很乖巧,没干坏事,为什么他被制作成这么羞耻的表情包了。那表情图案上,眼镜‘叮’的一下闪亮,好难受。

“群共享里下载的,羽柔子最近一直陆陆续续的在上传很多表情包。除了一开始的白前辈表情包,现在还有宋书航小友的,她自己的,还有群里各位成员的。我下载了几个,很好用。不过,这些表情包仅限群里使用啊,没有经过当事人同意,别外传。”北河散人道。

羽柔子:“我的表情包授权给各位前辈,没问题。”

云中仙客:“你们……真会玩。我记得我上次闭关前,群里道友交流还很正常的,什么时候嗨成这样了?”

黄山心好累好想退休:“”

荔枝仙子:“”

“哈哈哈哈,我大马猴状态的表情包也有。不过这只大马猴大家都认为是阿七。我的大马猴表情包也给大家授权。”狂刀三浪哈哈大笑道。

系统提示:超级会员‘苏氏阿七’乘坐着他的小汽车上线了。

狂刀三浪震惊道:“阿七,你特别关注了我?”

“没,我刚办完杂事上线。话说怎么没有三浪大风车的表情?@灵蝶岛羽柔子,羽柔子下回补个表情啊。”苏氏阿七道:“另外,过几天我带几位好友找你啊,三浪。我的好友个个都是刀道高手,说话又好听,大家正好准备在过年前开个为期4个月左右的‘刀道研究会’,开到过年过止。他们个个都是人才,三浪你肯定会喜欢他们的。”

狂刀三浪:“我错了!

.

.

.

.

你们以为我们这么道歉吗?哈哈哈哈,太天真了。好男儿,一身铮铮铁骨,宁可站着死,不愿跪着道歉。”

“三浪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北河散人有点担心道,虽然他上回就决定不在群里继续替三浪收尾掩护,但今天三浪的状态有点嗨过头了。

“喝多了?”铜卦仙师。

“或者,遇上什么喜事了?都说人逢喜事的时候,精神状态会特别好。”苏氏阿七道。

荔枝仙子:“@玄女门云雀子,云雀子姐姐,你和三浪汇合了?”

但是,玄女门云雀子没有在线,没有回话。

群里稍稍安静了片刻。

三浪嗨成这样子,不会真的是玄女门云雀子找上门去了吧?

黄山心好累好想退休:“……”

话题,又不知道被牵到哪个悬崖下了。

……

……

片刻后。

豆豆古圣:“@云中仙客,哟,仙客好几年不见。我想死你了。”

在厨房和楚楚呆在一起的豆豆,竟然有空上线,关注云中仙客。

“哟,蠢豆豆……最近在干嘛呢?”云中仙客回道。

豆豆古圣:“看我的新昵称,我最近不是忙着人前显圣嘛,你看到我的显圣**了没?豆豆古圣,帅不帅?我现在也算是诸天万界有名的存在了。”

云中仙客:“……”

我也就闭关四年的时间,结果一出来接收到足足7个玄圣**的通知,后续还有一排的8品大佬在排队**。我都以为自己不小心闭关了四百年,差点吓尿了好不好?

特别是当时显圣的成员中还夹着豆豆,我当时差点怀疑人生。

“你这样皮下去,天会被你聊死的,豆豆。”云中仙客道:“你现在在干啥?”

“你们都显圣了,却不带上我。”明月几时有。

“我正在楚楚的边上,看她做红烧肉。香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