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772章 土特产

第1772章 土特产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这枚‘龙符转生’,是‘不死符文’的投影,结合黑龙世界法则力量所化。它拥有一次‘复活’的能力,代价是复活后,会降低一定的实力境界。具体会降低多少的力量,会按照比例来损耗。

同一时间,宋书航的意识回归到本体。

黑白的‘时光停止世界’恢复色彩,远处的功德蛇美人重新开始嬉戏,龙络小助手好奇的盯着宋书航,因为此时的宋书航是‘烟雾模式’。并且在他烟雾化的身体中,有许多高深到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法则信息,在烟雾身体中闪现。

用身体来记住知识,就是如此的与众不同。

“原来如此,这次应该不是‘入梦’,而是接触到‘黑龙世界本源’的过程吧?”宋书航出声道。

难怪和正常的‘入梦’有点不同。

刚才的过程,如果猜的没错,应该是黑龙世界的‘黑龙’,初次接触到‘维恩’和疑是云雀子长发女子的记忆。

每一位使用‘龙眼宝石’的人,都能通过宝石的力量,接触到‘黑龙世界本源’。

不过在接触到本源的过程中,他们能看到的东西是完全不同的。

除了每一位8级圣者都能得到‘晋升9级’的奥秘信息之外,有些人能接触的更深,接触到关于‘不死符文’的信息。

只要能接触到不死符文,就能在黑龙世界法则的作用下,将不死符文的力量投影到自身内。而这个时候,只要圣者对‘死亡’有一定的理解,就能将符文投影凝聚为‘龙符转生’,获得一次复生复活的机会。

如果运气不好,无法接触到‘不死符文’的信息,那复活的名额就没了。

这也是之前,龙络小助手提起过的‘有一定几率获得龙符转生’的原因。

接触到不死符文,获得投影,并且自身需要对‘死亡’有一定的理解,才能得到复活的机会。

宋书航很幸运,以上的条件他都满足。

另外……可能是他对‘死亡’理解特别深的原因,他的不死符文投影,也比正常圣者们获得的‘龙符转生’要凝实很多。

“恭喜霸龙管理员,获得‘龙符转生’符文。”龙络小助手道。

宋书航伸手,轻轻接触这枚‘龙符转生’。他轻轻一碰时,这枚符文就融入他烟雾化的身体,和他结为一体。

“龙符转生的符文,9级境界都可以完成转生复活。不过因为复活的地点在‘黑龙世界’。所以若是死亡,所有的物品都无法携带回来。请霸龙管理员小心。”龙络小助手按照程序,提醒道。

宋书航身上的宝物很多,两套豪华的本命法器,还有功德蛇美人和造化仙子,还有几位空间法器。

若是他死亡的话,没人替他收法器,所有的东西都会遗落在死亡现场。

“我明白了。”宋书航点头道。

这就是回城复活和原地复活的区别吧。

不过,他有核心世界。只要核心世界没彻底怂掉,他还能将法器收入到核心世界中。或者……

不对不对。

如果核心世界不怂的话,他就可以逃入其中,根本不用担心‘死亡’这种事。

如果他死了,就代表着核心世界怂了。

这样一来,我是不是还得养个‘自动拾取装备’的宠物?

“霸龙管理员,我们要离开这里了。迟了的话,龙眼世界要关闭了。到时,我们要出去的话,就得等下一个千年。”龙络小助手出声道。

龙眼世界就是黑龙的眼睛,平均千年左右会开启一次——也就是黑龙睁眼。

睁完眼睛后,眼皮就会重新合上——龙眼世界就会关闭。

一旦龙眼世界关闭后,在本源法则的扰乱下,连空间传送手段也会失效。

宋书航可不想在这里孤独的过上千年。

“诺言与等待仙子,我们回去了。”宋书航大叫道。

远处,功德蛇美人闻言,拍着肥鲸飞快的游了回来,一脸开心模样。

她这么喜欢玩水?

但上次去海边,也没见她这么开心过啊?

话说回来……宋书航的目光落在肥鲸身上。

他记得,功德肥鲸当初吞过一只兽修白毛吧,宋书航的《圣猿龙力神功》初始版本,还是从那只白毛那得到的。

那只白毛呢?

“啊~罗罗罗罗~~”功德蛇美人大叫着,纵身一跃,高高跃起。

她在空中三百六十度大旋转,然后连续空翻,接着以天鹅舞的姿势落到宋书航身体中,消失不见。

花式跳水回归式……上次她和造化仙子玩过一次,就没有再玩了。

宋书航以为她们忘记了,现在看来是她们在构思新的入水动作?

同一时间,功德肥鲸撞入宋书航的身体,同样消失不见。

所以,白毛呢?

以前功德肥鲸‘吞’着白毛的时候,就无法融入宋书航的身体,都呆在‘核心世界’中。

不会真的被消化了吧?

龙络小助手问道。

宋书航伸手,拍了拍她:“走!”

下一刻,宋书航的身形从‘龙眼世界’消失,回归到龙血分部落中。

**********

宋书航的身形回归到阁楼中。

然后,他看到老族长正在‘仓鼠跑轮’中奔跑着。

但由于宋书航没有‘激活’跑轮,所以跑轮无法运转。

所以,边上有好几位龙血分部落的法师,正在催动法术,利用法术转动跑轮。

在跑轮前,羽柔子手中捧着一个问题本子:“提问:族长觉的,在场的所有男人,能怀孕吗?”

“当然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