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760章 魔帝力量

第1760章 魔帝力量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对不起,是我的错。”宋书航诚恳的认错,同时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再次掏出手机,将委屈的羽柔子可爱的模样拍了下来。

羽柔子加快了奔跑的速度,同时她双眼瞪着宋书航,特幽怨:“第二次了啊,宋前辈。我们要友尽了啊!”

这个时候你不安慰下我,还拍我出糗的照片?

“等下,羽柔子。其实我也不想拍的……不对,应该说虽然我心里很想拍,但我很想克制自己不要拍的。但我的手蠢蠢欲动,怎么也忍不住。”宋书航急忙道。

之前他克制不住自己,拍下了失落的羽柔子。然后他就留了个心眼,这次看到委屈的羽柔子时,正准备强忍住拍照的**。但控制不住寄几,作死的双手动的比脑子还要快。

“可能是心魔影响的原因?”赤霄剑前辈提醒道。

“还真有可能。”宋书航说着,趁机又多拍了几张照。

“心魔的影响吗?”羽柔子一边跑着,一边思索了片刻,道:“好吧,原谅你了,宋前辈。”

“谢谢羽柔子仙子大人有大量。”宋书航竖起大拇指。

“嘻嘻嘻。”羽柔子笑着,重新进入答题环节。

豆豆:“然后,宋书航是不是就可以因为‘受心魔影响’这个借口,放纵自己?往死里作?”

“怎么可能?”宋书航收起手机,严肃道:“我对如何控制三浪病发作,还是有一点经验的。而且,我也成功过几次。”

豆豆露出个嘲讽的笑容,然后转过身来——豆豆不想和你说话,并将屁股对向了你。

“回归正题。”宋书航道:“你们说,我要从哪找一群可信任的成员,来种植灵植和培养灵兽?”

“从黑龙世界拐一批人过来?”赤霄剑前辈提议道:“事实上,你救了龙血分部落,如果你说想要挑一批‘追随者’的话,龙血分部落应该有人愿意追随你。”

赤霄剑前辈的话,是用华夏语讲的,它不会黑龙世界语言。

“这个就算了,性质太恶劣,拐骗人口可不是好事。”宋书航摇了摇头道。

而且,老族长正一脸懵逼的坐在不远处,似乎在沉思着什么呢。

“要不宋前辈也像我阿爹那样,去找一些手脚勤快的小妖过来,培养它们。”羽柔子一边跑着,一边道。

她的长发随着跑动,不断飘扬着,甚是好看——这次她是先回答完题目后,趁着空闲时间和宋书航交流。

“或者你可以学雪狼洞主,跟媳妇生一群的小狼,这些小狼个个都能干无比。”豆豆转身道。

宋书航道:“等我生出一群小崽子,我的核心世界里的灵植都凉了。找灵兽培育也一样,时间太长了。”

“咦?难道宋前辈找到愿意为你生小宋书航的人了?”羽柔子突然问道。

“还没呢。”宋书航回道——他心中有点想法,但还没来的及实施。他准备等出了黑龙世界,就尝试一下。

不管结局是成功还是失败,他总得尝试一下。

这次的‘群体天劫’给宋书航的心境,带来了一些变化。

“那群里那么多的仙子前辈,你喜欢哪一个款式?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助前辈你一臂之力哟。其实我和群里的仙子们关系都蛮好的,我们有很多秘密话题,无所不聊的。”羽柔子双眼明亮,发现了好玩的事。

宋书航还没来的及回答,边上豆豆叹了口气:“羽柔子,你好歹也是一位仙子,而且和群里的前辈们比起来,你的年代和书航不是更接近吗?”

“咦?咦咦咦?”羽柔子似乎突然发现了很惊讶的事情,她跑动的脚步停顿了下来。下一刻,她整个人被卷入‘仓鼠跑轮’中,趴在跑轮上,被飞快的旋转起来。

宋书航:“羽柔子,你没事吧。要不,我先将仓鼠跑轮停下来?”

“别停,宋前辈先别停下,让我先玩一会儿。”羽柔子趴在仓鼠跑轮中,被一圈圈的旋转着,她突然感觉这个很好玩,不想停下来。

宋书航:“……”

“话说,我一直‘宋前辈、宋前辈’的叫着,在我的心目中,宋前辈像是我阿爹那一辈的,我竟然从没想过自己和宋前辈年代接近的事。”羽柔子趴在仓鼠跑轮中,认真道。

所以,事实上至今为止,她从来没想过宋书航和自己这种可能。

心魔姑娘嘴角抽搐。

“在下霸宋,年龄十八,请多多指教。如果我有得罪的地方,你们来打我啊?”功德蛇美人适时的抢了一波台词——造化仙子不在,她抢台词一点压力都没有,突然感觉愉悦感降低了不少。

宋书航哭笑不得:“说实话,羽柔子你再‘宋前辈、宋前辈’的叫下去,再过几年后,我也会将你当成女儿辈了。要不趁现在,你改个口?”

“不改了,宋前辈叫着顺口,而且我现在突然改了,我们两人反而会感觉很尴尬。”羽柔子嘻嘻笑道:“等哪天我真的想改时,再迟不迟。”

宋书航:“有道理。”

“不过宋前辈,和别人结为道侣的事情,我从没有想过,我总感觉这是很以后的事情。”羽柔子思索着道:“我还有很多想法没去完成,有很多事情想去尝试,有很多好玩的刺激的事情想去接触。我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要一个道侣’的想法。宋前辈你很急着要小书航吗?”

羽柔子的小脑袋中,到目前为止,从没有想过和‘恋爱’有关的事。在她的认为中,‘恋爱’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或许是几十年后,甚至可能会是更久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