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662章 吓的我酒都醒了(3

第1662章 吓的我酒都醒了(3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等下,这眼睛不对啊。

宋书航虽然醉的比较厉害,思维已经活跃到自己也控制不住的程度。但他还记得很清楚,昆那女士的眼睛,是很普通的人类眼睛模样。之前喝多了后,也只是精神力外放,导致眼睛变成赤红的颜色。

但现在这个是怎么回事,直接变成金色的竖瞳,基因都变了好吗?

昆那女士和他一样,可以随时抠眼睛换置?她又没有功德蛇美人和造化仙子。

还是说……还是说那啥来着?

宋书航拍了拍脑袋,不好,卡壳了。

他感觉自己应该在哪里看过这金色竖瞳模式的昆那仙子,但突然卡壳了。

正思索间,他听到边上有一阵咀嚼的声音……就像是蚕宝宝吃桑叶时的那种‘沙沙~沙沙~’声。

宋书航转过头来。

然后就看到造化仙子半趴在桌子上,一手捏着‘白莲’,正在小口小口吃的正香,像是在偷吃。

看接触到宋书航的目光时,她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温和大方的儒家式微笑。

造化仙子果然从头到尾都没醉,她只是在装醉演戏。

“沙沙~沙沙~”宋书航又听到身后也传来同样的声音,他一转过头,便看到功德蛇美人捏着一朵白莲,像吃爬书网一样小口啃吃着。

宋书航:“……”

好吧,两位仙子开心就好。

他又望向金色竖瞳的昆那女士。

昆那女士小心翼翼的将所有的莲花叶子剥下来,然后将它们集合起来,拼成饼状,一口全部吃下。

然后,昆那女士抬起头来,盯着宋书航。

金色的瞳孔闪闪发亮,就像是盯着好吃的东西。

宋书航飞快的催动自己的天赋能力,一朵又一朵的莲花飞快的凝聚出来,落在餐桌上。

昆那女士起身,也不见她有什么动作,她的身形已经出现在宋书航身边。

然后,她对着宋书航伸出手来,摊开掌心。

宋书航迷迷糊糊的望了她一眼。

她这是想要什么东西?

宋书航试探着将‘魔力充值机’取出,放在昆那女士的手中。

昆那女士愣了愣,她举着魔力充值机,然后伸出手指在上面一点,有一道复杂的符文融入到宋书航的‘魔力充值机’中。

然后,她将魔力充值机还给宋书航,继续摊开手掌。

宋书航运转功法,努力让自己的脑子变的清醒一点点。

想了半天后,宋书航突然心中一动。

他打开自己的手串空间,从中取出一枚种子。

这是他当时给那位‘邪灵女子’来了一发怀孕凝视+胚胎凝视后,得到的种子。

鉴定术的结果反馈,这种子里面有一缕。

种子里面,就是当初那邪灵女子的缩小版,宋书航曾经在想着,如果将它种下去,秋天能不能收获好多个邪灵女子来着。

金瞳的昆那女士收过这枚‘种子’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她小心翼翼的将这枚种子放好,然后,她伸手用力一掀,将宋书航的衣服掀起。

宋书航现在穿的是普通的衣物,并不是法袍。昆那女士这一掀,衣服整个都爆衣了。

宋书航:“!!!”

下一刻,金色竖瞳的昆那女士蹲了下来,她伸手取过一瓶美酒,用力浇在宋书航腰间的枪口上。

滋滋滋~酒水和伤口接触时,发出冷水浇在沸油锅上的声音,一阵白雾冒起——这枪口,是被九幽混沌意志戳的枪口,无法愈合,无时无刻都在给宋书航制造痛苦。

现在被昆那女士的酒一浇,宋书航差点直接痛晕过去。

但下一刻,随着昆那女士口中的咒文,这个无法愈合的伤口,缓缓愈合起来。

痛苦褪去。

我的腰恢复了!

随后,昆那女士又用同样的方法,将宋书航背后的伤口治愈。

伤口恢复,宋书航的意识也清醒了许多。

之前赤霄剑前辈就说过,这伤口中蕴含着强大的法则,只有同级别的存在才有办法为宋书航治愈。

宋书航一直在等着两位白前辈从‘古幽’中回来,看看两位白前辈有没有办法治愈他的伤口。

如此推测的话。

和‘古幽混沌意志’一个等级的存在。

“龙络……或者说,黑龙世界的意志?”宋书航望着眼前金瞳的昆那女士,压低声音道。

当初鉴定昆那女士反馈过来的信息,就很古怪。

其中隐约提示过,醉酒状态的昆那女士似乎会有变化。

现在看来,醉酒后的昆那女士,很可能会牵引着‘龙络’或者‘黑龙世界’的意志,降临在她身上?

那么,这金色的竖瞳……是龙瞳?

“不,是我,胖球。”昆那女士平静道。

宋书航:“!!!”

一下子吓的他酒都醒了。

宋书航猛的坐了起来,醉意消散的一干二净,他警惕的望着昆那女士,伸手将小音竹抱起,夹在腰间。

“赤霄剑前辈!”宋书航轻喝道……但赤霄剑前辈竟然不在场,不知道跑哪去了。

对面,昆那女士依旧面无表情。

她金色的瞳孔平静的望着宋书航:“我不想要伤害你,我们是……同盟关系。”

宋书航:“!!!”

昆那女士身形晃动,又一次凭空出现在宋书航的身边,她伸出手来,放在宋书航的手上:“我也送你一个东西。”

宋书航只感觉手心发烫。

他低头望着自己的掌心,发现一个水滴状的印记。

胖球大佬的缩形!

就像是当初,在他那枚‘种子’中的缩水型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