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656章 小太阳放电影(3更

第1656章 小太阳放电影(3更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按照赤霄剑前辈的推测,想要扫描这个二维码,并加他好友,前提就是拥有‘黑龙世界的龙络’。

通了网后,才能使用扫码加好友的功能。

而吃瓜圣君和他之间,同样有一个类似的‘功德网络’存在。

那么问题来了——功德网络,是否也具备和‘龙络’相同的功能?

吃瓜圣君通过功德网络,能不能加他好友?

宋书航很好奇,吃瓜前辈一会儿扫出来的,会是‘祭坛图片’还是‘加好友选项’又或者和赤霄剑前辈一样,扫出一个‘请升级’的提示?

所以,宋书航将自己的二维码投影出来,想实验一下。

“这个什么东西?二维码名片?”吃瓜圣君用小爪子抓着自己的手机,对着宋书航的二维码扫了一下——没错,虽然总体上是肥鲸模样,但圣君还有一对小龙爪。

宋书航:“……”他还没来的及解释如何进行精神力扫码,吃瓜前辈就用手机扫了。

滴~

吃瓜圣君的手机上传来一声扫码的声音。

接着……手机黑屏了。

吃瓜圣君:“!!!”

宋书航:“?”

“呔,肥胆小子,竟然敢给我种病毒,小子受死!”吃瓜圣君再次纵身一跃,狠狠压向宋书航。

宋书航用力挥手:“等、等下前辈!误会……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听我解释,这次我真的没有坑你。啊啊啊~~死了,死了。”

宋书航头一歪。

粉身碎骨×3。

片刻后,吃瓜圣君挪开身体:“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

“这个真的不是病毒,这个是加我好友的二维码。”宋书航颤抖着爬起,扭了扭自己的脖子,解释道。

吃瓜圣君:“那我的手机为什么黑屏了?”

“因为这个二维码,不是用手机扫的。”宋书航重新祭出二维码图案:“吃瓜前辈你用精神力覆盖住这个二维码,然后,应该就会弹出加我好友的选项。”

“还有这种操作?”吃瓜圣君好奇道:“你新研究出来的法术?年轻人就是和我们这些老古董不一样。我们这些老家伙,学会习惯手机都很不容易,哪像你们,还会开发出二维码法术来。”

说着,吃瓜圣君按着宋书航的提示,用精神力覆盖二维码图案。

宋书航紧张的望着吃瓜圣君。

能成功吗?

能加好友吗?

如果能的话……那下回遇上‘什么都能卖大佬’的时候,还能和他加个好友。什么都能卖大佬,也能进入功德网络,宋书航曾亲眼看到对方进入功德网络读取信息。

滴~

一个声音出现在吃瓜圣君的脑海中。

下一刻,一个选项出现在它眼前。

一串乱码。

吃瓜圣君:“……”

呔,小子受死!竟然还敢坑他,这不还是病毒吗?

正当吃瓜圣君准备再给宋书航来一招‘水溅跃’打击,让他体验下粉身碎骨滋味时,这串乱码变动起来。

随后,变为了一串的文字。

竟然还真有这种奇怪的法术?

吃瓜圣君想了想,点在了‘是’这个选项上。

对于宋书航的人品,他还是比较能信的过。

点击确定后,这串文字就消失不见。

下一刻,宋书航和吃瓜圣君对视一眼,感觉对方和自己的关系变的更加亲切起来,彼此之间更加可以信任。

“成功了。”宋书航点了点头,果然,他的猜测是正确的。

吃瓜圣君一愣:“你这是什么法术?连我都可以受到影响?”

它可是八口玄圣巅峰的存在,马上就要晋升九品。精神力、道心都巩固的可怕。

之前和宋书航之间,其实纯属玩闹。

而现在,加了好友后,这种真实的‘亲切感’,是真正的影响到了他。

“不是法术,是我的金丹构图。”宋书航解释道。

“金丹构图?你在自己的金丹上画二维码?”吃瓜圣君翻了翻眼睛——现在的新时代修士,真是看不懂。

金丹构图这种事关终生的大事,它这一辈的修士,哪个不是小心翼翼,生怕自己画错,生怕毁了自己的大道。

一颗金丹定大道,可不是开玩笑的。

而霸宋道友,竟然拿金丹构图画二维码,它不知道要夸奖对方‘创新’呢?还是要叹息对方不够谨慎。

想了半天后,吃瓜圣君道:“霸宋道友,金丹构图这种事情,虽然创新也很好,但二维码的话……会不会有点儿戏了?”

“放心吧,吃瓜前辈。我这金丹构图,并不儿戏。二维码之中,还隐藏着我真正的金丹构图。”宋书航笑道。

说罢,他又伸手将二维码金丹构图投影出来,然后他自己的精神力覆盖在其上。

滴~

从二维码构图上,又弹出了一张豪华的金丹构图。

遮盖天空的敌人,高耸入云的山峰,古朴、巨大、神秘的祭坛,血池还有那位割腕滴血的男子。

这张金丹构图的复杂程度、场面的壮观程度,在吃瓜圣君一生接触过的‘金丹构图’中都属于上上品。

这种二维码中内藏乾坤,图中有图的金丹构图方式,让吃瓜圣君大开眼界。

“没想到,金丹构图还可以这样画。霸宋道友,你果然是个天才。”吃瓜圣君感叹道。

宋书航不好意思笑道:“其实,这也只是因为一出善缘的原因,得到的金丹构图。总体来说,这金丹构图的创意,来自一位古巫小姑娘。我自己画的金丹构图,是以另外的形式存在。”

“善缘也是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