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654章 屠龙宝刀,点击就送

第1654章 屠龙宝刀,点击就送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就像是看到软件更新,或是有新消息提示的那种小红点,让人的手指会不受自己控制,想要去点它。

如果将它一直留着不去管它,强迫症患者心里会受不了。

“呵呵。”宋书航轻轻一笑。

天真!

你以为我还会点下去吗?

有了前车之鉴,这次我肯定不会手贱去点这玩意。

‘九洲一号群’里有一句名言叫。

也就是说,有些事情,自己心里要有个数,作死也要有个限度。

手贱这种事情,犯了一次就绝对不会犯第二次。

再者,如果看着小红点,强迫症会犯的话……那他就不去关注这第7小金丹。

眼不见心不烦。

宋书航意志坚定,退出了第7小丹田。

“屠龙宝刀,点击就送!”他一退出来时,就听到这功德蛇美人在他耳边念台词。这句台词还自带BGM,强烈有节奏的音乐轰响——音乐声音是从功德蛇美人身体中发出的。

他转头望向@#%×仙子,随后便看到她一脸蠢蠢欲试的表情,手指正缓缓的向他的背上探去。

宋书航:“……”

“别浪,我们前期要稳定发展。先将第六小丹田那颗‘琉璃小金丹’的天劫给闯过先。”宋书航出声道。

功德蛇美人只好缩回了她自己的小手。

关键时刻,她还是很配合宋书航的。

不过,在缩回手后,她又补充了一句:“屠龙宝刀,点击就送……”

“这广告词我知道,这游戏我也玩过。”宋书航叹了口中气:“坑了我不少钱。”

“唉。”功德蛇美人幽幽的叹了口气。

用的是她自己的音调。

“这个时候,若我的神兵赤霄剑还在就好了,它一定能理解我的意思。”功德蛇美人抬头望天,出声道。

是她自己的声音,悦耳动听,不用调音师天然就是最妙的音源。

宋书航毫不犹豫指出她话中的毛病:“不,那不是你的神兵。那是赤霄子道长的神兵。虽然赤霄剑前辈自己有时候都会吐槽赤霄子道长是他的前任主人,但事实上它一直是赤霄子前辈的神兵,从来没变过。”

“唉。”功德蛇美人又叹了口气,然后她又出声道:“金丹构图最后一笔,很重要。点击之后,利大于弊。而且,‘画龙点睛’最后一笔的机会,这次你错过了……下次,说不定你一辈子也无法再遇上了。”

宋书航:“!!!”

“所以,你自己决定。妾身言尽于此。”功德蛇美人补充道。

宋书航突然震惊道:“诺言与等待仙子,这次,应该是我第一次听到你讲这么长的话。”

而且,不是装傻的搬运台词库里的台词,是她自己的意识在清晰的讲话。

这简直要用‘难得’来形容。

“屠龙宝刀,点击就送!”功德蛇美人表情一变,又开始念台词。台词响起的时候,从她身上又会播放背景BGM,轰隆隆的音乐。

“……”宋书航:“好好说话难道不好吗?”

功德蛇美人微微一顿,片刻后,突然她摆出白鹤亮翅的姿势:“我感觉自己还能再抢救一下?”

“没救了,等死吧,告辞。”造化仙子突然冒出,呈金鸡独立姿势,飞快抢下了后面的台词。

功德蛇美人:“!!!”

她僵硬、缓缓的转过头来……整个过程仿佛是机械舞一样,她的目光震惊的望着造化仙子。

不是说好了只抢宋书航的台词吗?

为什么连我的台词也要抢?

怎么能这样!

造化仙子摆着‘金鸡独立’的姿势,此时她赤着双腿……只见她可爱的脚趾在地上不断的点动。然后她的身体旋转过来,背对功德蛇美人,面向宋书航:“宋……阿笨,哆来咪发~~”

宋书航缓缓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心脏。

妈妈,我的心好痛。

心好累,好想退休。

我想,我可能需要两粒‘速效救心丸’。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更能体验黄山前辈的心理了。

等回去后,自己在‘九洲一号群’里一定做个乖巧的成员,不让黄山妈妈操心。

而边上。

昆那女士和老族长在愣了半晌后,突然掌声如雷。

虽然听不懂书航先生和他的两位‘魂宠’女士是在交流什么,但看上去这两位魂宠女士应该是在表演。

而且表演的很出色,昆那女士和老族长当然不会吝啬自己的掌声。

宋.心更痛了.痛如刀绞.速效救心丸也救不了我的心脏.书航。

……

……

“对了,书航先生。你在昏迷期间,发生了什么事吗?”昆那女士出声问道。

宋书航听到这问题后,默默望着昆那女士:“转职仪式结束,昆那女士你消失了。然后……我一直呆在‘转职空间’之中。所以,昆那女士,你是不是忘记将我带回来了?”

“哈?”昆那女士一脸懵逼:“怎么可能,这个仪式的主持人是我。当我解除转职祭坛仪式的时候,那个‘转职空间’就会自动解散。我们两人的意识都会回归……所以,根本不存在我忘记将书航先生带回来这种事情。”

“但我真的一直呆在‘转职空间’中。”宋书航道:“我还以为昆那女士忘记带我回去了,所以我一直在那个空间里,等着昆那女士重新进来,带我出去。然后,我一直在那里等啊等,昆那女士你却一直没有出现。”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对,对不起。”昆那女士道——虽然不是她的问题,但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