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646章 龙络世界的天劫,心

第1646章 龙络世界的天劫,心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宋书航并没有遇见二维码就想扫的习惯……不像狂刀三浪前辈那样,连‘天人’额头的二维码都不放过。

不过,这次的二维码画在他身上,不扫一下怎么受的了?

宋书航对着镜子,举高手机调整好角度,‘啪~’的一下,扫了一次。

滴~~

手机发出一声悦耳的声音。

然并卵,根本没有扫出什么东西。

“是我操作有误?”宋书航抓了抓头。

想了想后,他退后一步,调整好手机角度,将手机直接对准自己身体的二维码,又扫了一次。

滴~

这次,扫出东西来了。

宋书航翻过手机一看……是一张图片。

“图,图片?”宋书航瞪大眼睛。

少女在他身上画了老半天,画了这么一个复杂的二维码,结果一扫后扫出的竟然是一张图片?

胃好痛,肝也痛,腰子也是。

图片上是一座非常巨大的祭坛,风格很原始、神秘。处四面环山的盆地中。

祭坛上画满了古巫的文字,这是比‘远古语言’更加古老的文字,如今多半已经失传,连懂这些古巫文字的人都没多少。

祭坛之上,有一个大坑,有小池塘大小。

在祭坛大坑的边上,有一道面容模糊的身影站在祭坛坑洞处,正伸手划开自己的手腕,有金色的鲜血从伤口中流出,落在祭坛巨坑中。

祭坛的上空,遍布着密密麻麻的敌方身影,这些敌人都在窥视着下方的祭坛,盯着祭坛边上的这模糊身影。

宋书航:“……”

这张图片,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让我寻找到这个‘祭坛’?

但是,单独一张图,我上哪找这个祭坛?太强人所难了。

若是我的‘鉴定秘法’还在,倒是可以试着鉴定一下,看看能不能得出一些线索和情报来。

宋书航揉了揉眉头。

他的目光,最终落在祭坛边上那个面目模糊的男子身上。

男子的身上,画着复杂的纹身——不过不是宋书航身上这种二维码,人家是正经八百的古巫纹身。

宋书航细细的琢磨着这些纹身。

或许,秘密藏在这纹身中?

他将手机上的图片放大。

看着了片刻后……他抬头望天,叹了口气。

宋.对古巫纹身一窍不通.书航。

完全不懂的情况下,他能研究出东西来才有问题了。

宋书航又将手机的图片缩小,仔细观看图片的全局。

“咦?”突然,他轻唤了一声。

是眼花吗?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这个面容模糊的人,就是自己。

那手腕的伤口,仿佛出现在他自己的手臂上,火辣辣的痛。

又仿佛有鲜血从自己体内源源不断的流出,落在这祭坛之中。

片刻后,竟然有种栩栩如生的失血虚弱感涌了上来。

宋书航感觉自己浑身冰冷,呼吸困难,失氧,浑身冒冷汗。

失血过多还有这种症状?

宋书航回忆自己当年施展鉴定秘法的记忆……那时候的他,浑身鲜血如喷泉一样涌出,整个人都被喷成人干,但吃颗药、来一发治愈术就恢复如初了。

嗡~~

正思索间,宋书航只感觉自己脑海中发出一阵嗡鸣声。

就仿佛是庞大的蜂群在他脑海里飞舞。

宋书航闭上眼睛,轻轻晃了晃脑袋。

半晌后,感觉脑海里的嗡鸣声消失后,他重新睁开眼睛。

依旧是在少女的画室中。

但是,在他身后,传来一阵温暖的触感。

暖洋洋的感觉,驱散了他此时身体的寒意。

随后,一双金色光芒组成的双手,轻轻的将他扶住,将他抱在怀里。

是功德蛇美人的双臂。

她进入到这个虚幻的世界中了?

也就是说……破局了?

“诺言与等待仙子。”宋书航心中一暖,感动道:“你来啦。”

说话间,功德蛇美人的腰间的一对小翅膀展开,轻轻一拍。

双翼扩大,化为一对巨翼。

翅膀合拢,将宋书航和功德蛇美人都笼罩其中。

“人间大炮一级准备。”@#%×仙子口中发出古怪的叫声。

宋书航:“?”

他心中有种不妙的预感。

还没等他琢磨这种不妙预感的由来……

轰!

功德蛇美人抱着他,冲天而起,狠狠撞向天花板。

咚~~

宋书航只感觉自己的脑袋和天花板剧烈的撞击。

他眼睛一黑,再次陷入到了昏迷之中。

************

宋书航是被一阵剧烈的‘剧痛’抽醒的。

他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在那个黑不溜秋的空间中。

龙络世界天劫,还在孜孜不倦的‘剧痛’降临到他身上,打击他的意志。

功德蛇美人已经恢复原状,她蛇尾盘成一团,‘坐’在一边。腰间的一对翅膀已经重新缩小,覆盖住她的小腹位置。

宋书航盯着这对翅膀,@#%×仙子,每次的进化都能带给人巨大的惊喜。

啪~~

这时,又是一阵剧烈的痛苦落在宋书航身上。

宋书航身体颤抖了下——这已经不知道是第一百零几波的剧痛。

他发现,自己已经能承受这种等级的痛苦。

宋.对痛苦的忍耐更上一层楼.这种程度的剧痛已经成为小菜一碟.书航。

“咦?这么快我就适应了?”宋书航自己都有些惊讶。

明明之前第101波剧痛的时候,百倍于之前的痛苦,差不多达到了他的极限。

但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