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616章 天罚

第1616章 天罚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宋书航总感觉最近自己状态不太妙,运气方面倒还算正常,但这几天他的宝贝都存不住……

好不容易打怪奖励来的灵石,傀儡仙子用掉了。

好不容易组装起来的水群化身,被天劫玩坏了。

好不容易买的复活丹,吃下去还没热乎就没了。

好不容易长出来的一滴液态金属,突然消失了。

过几天,他得去佛道儒三家,挨家上门求净化下身体,再求个护身符啥的……对了,西方的圣光教会也去看看,能不能蹭个洗个礼啥的,求个平安。不能厚此薄彼。

正当宋书航思索之际,突然,虚空中有一道雷光猛的劈落下来。

这雷光看上去属于正常粗细,形态上比起劫雷来要弱气很多。但它其中蕴含着一种‘毁灭一切’的力量。

雷光来的太快,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时间。

宋书航在看到雷光时,它已经落在宋书航的面前。

“走!”宋书航耳边传来白前辈分身的声音,白前辈分身对着宋书航屈指一弹,将他弹飞出去。

在弹飞宋书航的同时,白前辈分身抓起宋书航手中的长矛,将它掷向天空。

轰!

雷光落在那根长矛之上,将它炸成粉碎。

宋书航心中又是隐隐一痛。

这根长矛是天人那收的战利品,别小看它……它是五品级的制式法器,掷出去,能通过配套的法器将它收回。卖出去,也能值很多灵石的。

“这是什么?”宋书航出声叫道。

为什么突然会有天雷向他劈来?而且这天雷中那‘毁灭一切’的力量,根本就是BUG级的东西,八品劫圣劫中都没遇上过这么吊的规则系天雷。

不过……宋书航又感觉这天雷有点眼熟。

嗯,他最近除了经常掉宝贝外,还有个‘看啥都感觉眼熟’的毛病。

总之,他最近病的不轻。

“天罚。”白前辈分身出声道,他的目光依旧望着天空,没有放松警惕。

天罚?

想起来了。

“当初胖球大佬曾经分出一尊分身,强行闯入到现世,结果就是被这种类型的天雷给劈死的。”宋书航从自己的记忆中挖出了相关画面。

当初胖球大佬还没有得到‘云雀子仙子’的肉身,它好不容易化身到现世,对着天空大叫‘合体啊~合体’。结果,就被天罚给劈了。

白前辈two提起过,九幽主宰一生中,只有一次机会踏入现世,以及一次‘行使天道权力’的机会。除此之外,九幽主宰一旦踏入现世,就会承受天罚,进入现世的部分会被灰飞烟灭。

另外,宋书航敏锐的发现……刚才出现的‘天罚’雷电的威力,比起在现世时的‘天罚’,外形上要小很多的样子?

是因为这里是‘黑龙世界’,天道的力量传递到这里被削弱了?

“不妙,我们被锁定了。”白前辈分身道。

宋书航:“被天罚?”

“嗯。”白前辈分身点了点头,一脸严肃。

“有救吗?”宋书航问道。

——天罚,是连‘九幽主宰’化身都能干掉的东西。

白前辈分身摇了摇头:“没救了,天罚和天劫不同。天劫总会有劈完的时候,天罚是不死不休的。而且,被天罚劈中,和死也差不多了。”

宋书航:“……”

刚才胖球大佬的那一滴‘液态金属’不是已经随着长矛消失了吗?为什么他和白前辈分身还要被锁定?

无辜的路人总是躺枪。

“天罚之下,会神形俱灭吗?”宋书航飞快问道。

“自然,而且它比天劫更冷酷。天劫无情,却终究给渡劫者留了一线生机。古往今来,渡劫失败后还能残活下来的修士数量不少。甚至运气好的话,还有很小很小的几率保住神魂,通过复活法器复活。而天罚之下,十死无生。”白前辈分身说罢,浑身灵力凝聚,如同猎豹。

“那么,只有一个办法了。”宋书航抬头望天。

“我也是这么想的……你的复活金币CD到了吧?”白前辈分身道。

宋书航苦涩道:“到了,刚到不久的。”

语气中,蕴含着一种无法言语的心酸。

“放松身体,放弃所有的抵抗,将随身的法器都存入到手串空间中,放到小音竹身上。快点,时间不多了。”白前辈分身迅速道。

宋书航已经在这么干了。

他身上所有的法器、值钱的物件,以及一寸缩小袋,全部存到‘手串空间’中。

他召唤出功德蛇美人。

@#%×仙子张口一吐,将赤霄剑前辈吐了出来。

“赤霄剑前辈,一会儿请麻烦照顾一下小音竹。”宋书航将自己的手串法器摘下,挂到赤霄剑前辈身上。

“一路走好。”赤霄剑前辈沉声道——你看,它猜的果然没错。宋书航这家伙,真的有‘不浪费每一枚复活法器’的属性!

“来了!”白前辈分身大声道。

赤霄剑前辈‘嗖~’的一下,遁到李音竹和那位黑龙世界醉酒女子的身边,守护着她们。

白前辈‘嗖~’的一下,掠到宋书航的身边。

轰隆隆~~

天空中,又是一道‘天罚’凝聚,闷雷声滚滚。

“准备好了吗?”白前辈分身道。

“准备好了,白前辈尽量轻点,不要让我太痛苦。”宋书航泪流满面。

白前辈分身以指为剑,点向宋书航。

剑光化为剑网,向他罩来。

下一刻,宋书航意识模糊起来。

他最后看到的,是白前辈分身恬静的微笑:“下次,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