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598章 官方出品,必属精品

第1598章 官方出品,必属精品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这个念头是下意识浮现的,不受宋书航自己控制。

当这个念头闪现过后,宋书航内心不由浮现一种强烈的挫败感。

他发现自己不知在何时,已经放弃治疗了……他已经不再强烈的渴望剑,而是完完全全接受了刀。

其实,仔细想想的话,刀也很可爱的。

比如无形刀蛊,那么萌,即会戳腰子,还会分泌麻痹毒液。

比如宝刀霸碎,伴随着宋书航从一品晋升到五品,现在还带上了护栏,特别有安全感。

比如赤霄剑前辈,自带刀意,而且长的就特别讨人喜欢……

“你要上去拨剑试试吗?”白前辈望向宋书航,出声问道。

宋书航反问道:“白前辈你对这个祭坛和剑没兴趣?”

“嗯,没啥兴趣,你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上去试试。试完后,我们再看看下一个变化。”白前辈道。

宋书航思索片刻后,给分身下达了命令。

分身收起黑豹统帅旗帜,轻轻一跃,往湖中那祭坛跳去。

然而,当分身跳到一半的时候,身形突然垂直下坠,往湖中掉落下去。

“禁空阵法?重力法术?”宋书航疑惑道。

五品以上的修士,就拥有踏空而行的能力。

但他的分身被一股无形之力拉扯着,从空中坠落,似乎是两种阵法的结合。

分身抬脚在虚空中轻轻一踩,一朵黑色的莲花浮现于他脚下,托住他的身形。

两步之后,分身落在湖面上。

黑莲一朵朵在湖中绽放,托住宋书航分身。

湖面的位置后,那种吸扯力和重力的感觉就消失不见。

此时宋书航的分身距离湖中的祭坛约两百米的距离。

看样子这个距离内,不允许飞行。

那就老老实实踏浪过去吧。

宋书航的分身施展《君子万里行》身法,在湖面上飞奔起来。他每一脚踏出,便有黑莲提前一步绽放,供他落脚。

“你现在的主要身法,还是《君子万里行》身法?”白前辈出声道。

这个身法,记得他是在宋书航一品境界的时候,教导给他的。宋书航用到五品境界,身法都还没换?

“我只会《君子万里行》和它的进阶暴发类身法《天行健》。”宋书航回道。

“嗯,《君子万里行》身法对现在的你而言,有点太弱了。毕竟你已经五品……有空你去联系恒火道友,看看能不能从他那里弄到更高级的儒家身法。我记得《君子万里行》还有更高的版本。”白前辈提示道。

宋书航突然想起:“恒火前辈之前还问我有没有空,让我去儒家一趟。回头我回复他,和他约个时间。”

想要从恒火真君那里换到《君子万里行》的更高层次身法,他也要有等价的付出才行。

有付出才有回报,是‘九洲一号群’里的默契约定。

“身法还是蛮重要的。”白前辈道。

说话间,宋书航的分身已经踩着黑莲,登上了祭坛。

两米高的巨剑,比起宋书航的人还要高出一截。

宋书航分身轻轻一跃抓起剑柄。

登上祭坛之后,那种‘禁空’的效果散去。

他脚踩虚空,双手抓着剑柄,用尽全力向上拨剑。

5只远古圣猿虚影浮现于他身后,由于圣猿的数量又提升了,它们出现的队形又变化了一下。

白前辈送的那只巨型圣猿出现在宋书航的头顶,其余的4只圣猿虚影组成一个正方形,将宋书航和巨型圣猿包围其中。

下一步,所有的圣猿掏出儒家经文,开始有节奏的朗读起来:“六六六,六六六六六,六六六六六六六。”

节奏朗朗上口,抑扬顿挫,就仿佛是一群学子在清晨摇头晃脑的读书。

宋书航分身咬紧牙关,将浑身所有的力量凝聚到双臂。

《变异钢手》为他的双臂渡上一层漆黑的铁钢之色。

纯论蛮力,宋书航此时的力量甚至已经超出普通的六品真君许多。

然而,祭坛上的巨剑纹丝不动。

宋书航分身停下了拨剑的动作。

六品级别的蛮力,不说移山倒海……但举起一辆大卡车,玩举高高绝对很轻松。

没理由无法将一柄两米高的剑拨出。

除非是自己拨剑的姿势不对。

宋书航分身伸手摘下了‘木牛剑客的爱心手套’,再将手按在巨剑上。

鉴定秘法施展开来。

哧哧哧,分身的双臂暴出大量鲜血。

代价并不算沉重,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下一刻,鉴定秘法的痛楚和鉴定的结果,同时回馈到宋书航的脑海。

宋书航:“……”

日您哩!我要拥有一口气举起整个‘四海秘境’的力量,还来拨个屁的宝剑啊。

果然‘剑’这种东西,和自己没缘。

宋书航内心对‘剑’好感度-100。

也就是说,那‘四海之主’留下这祭坛和剑,就是和后人开玩笑的?

宋书航又有点不甘心。

分身又蹲下身来,伸手按在祭坛上,使用了鉴定秘法按照套路,如果剑是掩人耳目的东西,那四海之主留下的真正宝物,可能在祭坛,甚至可能在这个大湖中?

鉴定秘法再次催动。

这次付出的代价更沉重一点。

宋书航分身的背部和手臂同时喷血,出血量比较大。

还过总体来说,痛苦程度,还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

还真有宝物!

宋书航分身眼中一喜,他轻轻跳到第二个台阶位置,伸手敲动台阶。

白前辈:“你在干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