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483章 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

第1483章 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傀儡仙子此时大体上维修完成,只剩下一些细节方面的小问题,需要寻找更专业的傀儡师来完成修复。

她自带维修功能,整个维修过程都不用别人插手。

宋书航只用将从‘七生符府主’那得到的材料塞给她。

再加上宋书航手中炼制‘三十三兽组合法器’剩余的材料,以及从天道小黑屋中时白前辈挖宝分到的材料,她自己就会挑选修复所需要的材料。

傀儡仙子被从手串法器中释放出来。

此时的她,从外表上看上去和正常人类没有差别,只是小脸僵硬,面无表情。

“???”现身后,傀儡仙子橙黄色的双眼望向宋书航,闪闪发亮。

“陪我逛会儿街不?”宋书航道。

傀儡仙子橙黄色的瞳孔一闪一闪的,仿佛在发送什么信息。

“什么意思?”宋书航一脸疑惑。

傀儡仙子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

接着,她转身向前行去。

可能是因为修复的并不完美,傀儡仙子走起路来,同手同足,特别别扭。

宋书航:“修复还没有彻底完成吗?还需要什么材料吗?”

傀儡仙子摇了摇头,继续同手同足的行动。

兰西岛上很繁荣,街道上卖的东西来自天南地北,丰富多样。

宋书航正在考虑要不要带足特产之类的东西回家。

走着走着,傀儡仙子突然停了下来。

然后,她弯下腰来,从地上拾起了一团的铁丝。

不是什么宝物,就是很普通,缠绕在一起的铁丝。

捡起铁丝后,她伸手拍了拍铁丝上的尘土,继续和宋书航并排往前行走。

……

……

途中,宋书航随手买了几件衣服。

最近因为自爆啊、爆衣啊之类的事件比较频繁,他的衣服消耗很大。多买些存储在核心世界,以防万一。

“你要买点东西吗?”宋书航随口问道。

傀儡仙子摇了摇头,她的双手一直在不断的扭着那团铁丝。

宋书航提着衣服,和她一起逛着。

今天傀儡仙子一句话都没说……这样逛街气氛好僵。

记得她应该有说话的功能。

这时,傀儡仙子又停了下来。

她弯腰,从地上捡起了一枚玻璃珠子。接着,她的双手又飞快的编织起来。

片刻后,她伸手递向宋书航。

一座精致的铁丝编成的小塔,简单美观。在塔的最上层里,藏着那枚玻璃珠子,折射着阳光。

“厉害!”宋书航赞叹道。

傀儡仙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然后,她伸手点在铁塔上,小嘴微启,飞快的念动咒文。

宋书航疑惑望着傀儡仙子。

她这是干啥?

傀儡仙子咒文念诵完毕后,松开手指。

下一刻,普通铁丝编织成的铁塔,散发出一层只有修士能看到的淡淡灵光。

真.开光!

在傀儡仙子为这铁塔开光完成后,四周来来往往的行人,目光不由自主的被这编织的铁塔吸引。

行人都只是普通人,没有修炼过,看不到铁塔上的灵光。但是,开过光后的铁塔仿佛拥有了一种特殊的魅力,让人挪不开眼睛。

人类的本能告诉他们,这座铁塔是件宝物。

事实上也的确没错,傀儡仙子可是八品级别的存在。经过她开光的铁塔,完全能当的起‘宝物’二字。

来来往往的行人,目不转睛的盯着铁塔,目光中透露出一种渴望之色。

宋书航:“……”

终于,有人主动找了上来。

这位不知道是哪国的人士,用夹杂着浓浓乡音的英语,向傀儡仙子询问:“小姑娘,你这个铁塔,卖吗?”

傀儡仙子摇了摇头。

被拒绝后,那位行人失望的离开了。

但是,他失败后,反而有更多的行人向傀儡仙子靠近。

他们或她们,有的直接报价,有的试图用珍贵的东西来换取傀儡仙子手中的铁塔。

宋书航抬头望天。

他突然发现一件事,修士赚钱,贼容易。

傀儡仙子只是随意这么一开光,普通的手编铁塔就身价百倍了。

行人们一个个被傀儡仙子拒绝,但就是不放弃。

人们换着花样,用各种的方法,试图得到傀儡仙子手中的铁塔。

然后……

一位毛耸耸的小哥成功了。

他手上的一枚戒指吸引了傀儡仙子的好奇,于是他用那枚银白色的骷髅头戒指,换到了傀儡仙子手中的铁塔。

银白色的骷髅头戒指,只是一件很普通的装饰品。而且还只是渡银的,并不值几个钱。

傀儡仙子换到戒指后,一边逛街,一边把玩着戒指。

片刻后,她伸手将戒指上那个骷髅头给摘了下来,扔到一边。

“是宝物?”宋书航好奇问道。

傀儡仙子摇了摇头,终于和宋书航交流了,她用传音入密的方式道:“不是,就是一件很普通的渡银戒指。不过,它的主人最近的气运非常非常的好,这枚渡银的戒指他戴了很久,其上也凝聚了少许的气运。带着它,会有好运的。”

“这也行?那早知道我也要一根白前辈的头发了。”宋书航道。

“你的气运也不错,虽然你的气运比较古怪。”傀儡仙子回复道。

说罢,她又伸手点在渡银的戒指上,又开始为戒指开光。

戒指开光完成后,又成了吸引行人目光的东西。

然后……

傀儡仙子用戒指换了一个银酒壶。

再然后……

银酒壶又换了一根修长精致的烟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