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466章 一饮而尽

第1466章 一饮而尽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冬瓜道友,你每次都是如此的迫不及待。”宋书航站起身来,平静道。

边上小白前辈传音入密问道:“有把握吗?”

苏氏阿十六同样问道:“赤霄剑前辈能量恢复了吗?还能战吗?”

羽柔子同样道:“宋前辈,冬瓜圣君又来怼你,一定是又练成了什么神技,你一定要小心。毕竟您现在只是水货玄圣。”

“没事,冬瓜圣君我有办法应付。”宋书航用群体传音回道。

对面,冬瓜圣君来到了一个类似擂台位置。

——南方长生剑宗的秘境崩了后,之前的擂台和战斗空间全碎了。现在的擂台是临时弄出来的。

“我们就不来虚的了,霸宋道友。这次,我们再来过一招,一招定胜负。正面怼,怂的是西瓜!”冬瓜圣君豪爽道。

他话音刚落,其他几位玄圣连忙起身。

如果霸宋玄圣真的要和冬瓜玄圣在擂台上战一场的话,他们几位玄圣当然要负责制造一个空间结界阵法,免得两位玄圣之战波及到周围的食客。

宋书航一身清爽,一步步来到擂台上:“其实,冬瓜圣君,我们之间再战一场也毫无意义。”

“我已经想出破解你那一刀的办法了,霸宋道友。所以,只是一招定胜负的话,我就有机会和你战成平局。若是平局的话,我们就用‘子母河’泉水一决胜负!”冬瓜圣君道。

随着宋书航‘大透明状态’消失后,众人关于宋书航的记忆也渐渐恢复。冬瓜圣君也记起了自己曾经败于宋书航那焚天煮海一刀下的记忆。

另外……冬瓜圣君上台时,从彩云仙子那里购买了两小瓶的‘子母河’泉水。他和彩云仙子抱着同样的想法,准备先将宋书航拖入平局,再用‘子母河泉水’定胜负。

“这么快就想出破解之法?”宋书航有些惊讶的望向冬瓜玄圣。

焚天火焰刀可是‘赤霄子道长’的绝招,就算他只掌握了点皮毛,但借赤霄剑前辈来施展的话,至少也能斩出八品巅峰级的威力。

如果冬瓜圣君真的想出了防御之法,那他在防御一道上的天赋,的确强的可怕。

“一招定胜负?”宋书航平静道。

“一招定胜负!”冬瓜圣君抽出大剑,竖在身前。

大剑展开,化为金色的巨盾。

然后是一套熟练的各种光环、防御加成、圣光加持、淬体之法、防御阵法……

然后是冬瓜圣君之前的最强防御——钢铁堡垒!

全部完成后,冬瓜圣君又激活了自己的‘功德具现化’之体。

那个顶天立地的巨人出现。

巨人抱膝盖蹲下来,将冬瓜圣君团团守护。

“喂,冬瓜道友。你这已经不是一招吧?”宋书航道。

冬瓜圣君淡定道:“这只是战斗前的准备,我真正的一招现在才开始。”

“绝对防御——太初之钟!”冬瓜圣君伸手一拍,他身上所有的防御手段全部融为一体,化为一只巨大的钟,将他全身笼罩。

“来吧,霸宋道友,你出刀吧!这一次,一定要将你的刀法按住。”冬瓜圣君道。

宋书航双手抱怀:“冬瓜道友……你别忘记,我会的不止是刀法。”

在他身后,有一个个空间涟漪荡开。

一枚枚天劫原子弹、天劫氢弹的弹头,从空间中挤出。

既然还没有爆炸,这些恐怖的天劫武器的威压扩散开来,给人造成巨大的压力。

“防御,大阵!”妖梦圣君娇声喝道。

数位玄圣连忙起身,联手祭起一个防御大阵。

“白圣,你也快来。霸宋道友的这些弹头要是爆炸开来,整个秘境都会被摧毁的。”三周圣君道。

这些天劫核弹,若是全部爆炸开来,威力直逼九品劫仙的攻击了吧?太危险了。

千年第一圣霸宋玄圣,名不虚传。

光是这一手‘天劫核弹’威慑,劫仙之下,没几个玄圣会愿意和霸宋道友正面怼。

此时,小白前辈正端着那黑糊糊,小口小口的舔着。

听到三周圣君的声音后,他转过头来:“放心吧,天劫核弹头……嗯,大家对霸宋道友的控制力要有信心。”

反正这玩意在现世爆炸开来,也不会有丝毫的威力。

宋书航配合着白前辈,轻轻一挥手。

所有的天劫核弹都暂停下来。

“不过,这次用不上它们。”宋书航平静道。

功德蛇美人在他身后现身,蛇美人双手刺入虚空,最后她抓出了一只手机。

宋书航伸手。

功德蛇美人将手机放到宋书航的手中。

“其实……冬瓜圣君,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说吗?”宋书航划开手机,出声道。

冬瓜圣君:“???”

我怎么知道。

但看到宋书航划动手机时,他心中突然有种不太妙的预感。

“其实,在大家都失去记忆的那段时间里,我和冬瓜道友你已经战了一场了。”宋书航平静道。

冬瓜圣君:“哈?”

我完全没印象了啊。

“这就是战斗的结果……”宋书航随手一抛,将自己的手机抛向冬瓜圣君。

叮~~

手机撞上了冬瓜圣君的绝对防御——太初之钟。

接着,手机翻滚着落地。

好在手机的屏幕是正对着冬瓜圣君的。

冬瓜圣君低头一看。

手机屏幕上是一张大大的照片。

背景是一处刀剑竖立的山峰。

照片中,一位金发的美男子趴在石头上,他衣衫凌乱,身上还有数道伤痕,满头大汗,一动不动。

在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