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412章 意犹未尽的闭关(3

第1412章 意犹未尽的闭关(3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另一边。

那间被战车撞过的小房屋内。

羽柔子、苏氏阿七、东方六仙子正排排坐,看直播。

在他们面前,是一只宋书航功德之光所化的眼睛,其上投影出‘宋*老牛逼了*自带背景音乐*瞪谁谁怀孕*书航’全程高能出场的画面。

“呼~总算混过去了。”这时,房间中又有一个宋书航松了口气道。

是的……宋书航的本体还躲在小房屋里。

之前他说过,他有一个秘术正好能派上用场,那就是他刚掌握不久的——水群分身术。

“霸宋道友,你这分身术是怎么回事?连其他玄圣也无法看破?”东方六仙子问道。

她本来想叫霸宋前辈的,但这位霸宋前辈怎么也不肯答应。

“因为这个分身术,不是普通的分身术。”宋书航幽幽叹了口气。

这个分身术的本质可是‘霸宋o’啊。

由‘云雀仙子之眼+霸宋玄圣之眼’打造而成的复活法器,复活后的备用身体,经过白前辈o的手段,融入到了本体中,成了特殊的分身术。

这个分身术和本体完全相同。

分身的能量和本体共享,行动之时直接抽取本体的能量。

最重要的是,分身就算死了也没关系,它会重归本体,过一段时间就能重新恢复——唯一的惩罚,就是本体会同步感应到‘死亡’的痛苦。

对宋书航这种死了不止一次的人来说,死一次的痛苦没啥大不了的。死着死着,就习惯了。

为了得到这个分身术,他可是浪费了一个复活的机会。

好在后来,他又从‘什么都能卖’大佬那买到了一个‘复活十字架’,小命又有了保障。

这种复活在手的感觉,让人心里沉甸甸的,稳!

“在白前辈还没有出关的现在,还是让分身进去比较妥当。万一发生了意外,也不用担心。”宋书航道。

功德之光投影画面中。

宋书航o混入食仙宴,被安排到了玄圣的休息区域。

食仙宴还没有开始,先到的客人都被安排到秘境的休息区先进行休息。如果想睡觉或是打坐的,也有专门的场地。

妖梦圣君、青鸾圣君、冬瓜圣君坐在休息区内。

冬瓜圣君正在向两位老牌圣君请教一些‘玄圣境界’的经验,以及圣印的使用技巧。

宋书航被郭大前辈带到了三位玄圣的边上。

宋书航o:“……”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真想找个借口去休息一下。

“霸宋圣君。”

“霸宋道友。”

“霸宋。”

三位圣君异口同声唤道。

宋书航闭着眼睛,微微一笑,只好在三位圣君边上坐下。

随后,三位圣君望着霸宋,气氛突然沉默了下来。

别沉默啊,说点什么啊!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啊。

你们之前聊的好好的,我一出现你们就沉默了,我很尴尬的。

难道要等我带话题吗?

但我要说点什么?

让我想想,八品玄圣聊天时,一般聊什么?

望天,我只是五品小修士,哪懂八品修士要聊什么啊?

要不,我给大家讲个笑话?

宋书航脑细胞都死了一片。

……

……

小房间内。

“沉默了也好,那我的分身就可以安静的发呆了。”宋书航本体反而松了口气。

现在他的状态是多说多错,不说话是最好的。

沉默是金。

九洲一号群内。

狂刀三浪:“望天,霸宋圣君出场的画面简直爆炸了。”

三浪将刚才宋书航登场的视频发到了群里。

最后一刻,当所有人向大佬势力低头的时候,三浪完全没有低头,反而拿着魔改手机拍的很嗨。

怀孕凝视?那种东西他狂刀三浪会怕?

就算是怀孕了,他还能活蹦乱跳的。

体验母爱?不存在的!

发完视频后,狂刀三浪又顺便@了七生符府主以及七修圣君。

“七修前辈,七生符道友,霸宋圣君已经成功登场,接下来就看你们了。轰轰烈烈来一波吧,让我们‘九洲一号群’在今天名动食仙宴吧。”狂刀三浪道。

七生符府主:“……”

要不是他打不过三浪,今天食仙宴上,他一定要用符纸将三浪糊成一坨。

七修圣君:“总感觉这套法器很眼熟。”

黄山心好累好想退休:“三十三兽组合法器,没想到霸宋将它们打造完成,而且是全套八品。”

“不,我说的很眼熟不是这个意思。我总感觉……这套法器的一些细节,很像是我的手笔。”七修圣君道。

凤凰刀茉莉:“这套法器,大部分都是我打造的,绝对的!我不会看错的。”

这是六修仙子的马甲,她很早前就在九洲一号群里,不过从没发言。但今天,她终于忍不住发声了。

账号:“是的……这套法器是六修仙子+七修前辈共同打造的。”

“但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了?”六修仙子喃喃道。

七修圣君:“哈哈,原来是我和六修一起打造的啊。那霸宋道友,扎心了不?”

账号:“哈?”

七修圣君:“你请六修打造法器,过程扎心吧。大锤100,小锤50。一锤一价,扎心了吧?哈哈哈哈,想起那画面,我就忍不住了。而且还是三十三件全套,得扎三十三次心啊。”

账号:“……”

嗯,七修前辈和六修仙子,你们开心就好。

凤凰刀茉莉:“为什么想起这事时,我反而胸口闷闷的,有种透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