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384章 太反人类,不对是太

第1384章 太反人类,不对是太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苏氏阿十六收起鞋袜,轻轻踏入通道。

在她小脚踩入通道地面的时候,只感觉一种刺痛感从脚底传来。明明路面光滑平整,但上脚踩上去时,却感觉踩在金属尖刺上一般。

她是四品境界,加上化龙的因素,她的体质已经逼近五品境界。这样的体质,都无法抵抗脚底传来的刺疼。

阿十六微微皱眉,道:“从第一步开始,就已经是试炼的开始了?”

有了心理准备后,她又向前踩了一步。依旧是那种无法免疫的刺疼,不过总体在她可以承受的范围。

羽柔子随后跟上,她同样收起自己的鞋袜,踏入通道。

她一步跨出,就和阿十六并肩平行。

“咦?痛痒痛痒的。”羽柔子另一脚也收入通道,只感觉双足踩在木刺上一样,又痛又痒。

她保持着单腿而立的姿势,另一只脚微微抬起,可爱的脚趾灵活的扭动。

“脚底没受伤呢,这种痛楚是幻觉吗?”她观察着小脚,疑惑道。

宋书航:“我来试试。”

他脱去自己的鞋子后,大步踏入通道。

下一刻,他感觉自己就仿佛踩在锋利的刀片上一样,脚底一阵刺疼。

当!

宋书航身上瞬间浮现变异版的钢手,脚掌变成了漆黑的金属色。不仅如此,儒家金刚身和圣猿龙力神功相继启动。

九只远古圣猿虚影显现,它们的手中捧着儒家经文,默默吟诵。

这是九只会替主人喊666的圣猿。

三大淬体功法加身,宋书航信心十足,又一脚踏下。

“唉呀,额娘哩”宋书航惨叫一声。

之前他还只是感觉踩在锋片的刀片上,而现在他感觉自己踩的是电锯,还是开足马力的电锯,简直要命。

“很痛嘛?我感觉像是踏在金属刺上。”阿十六道,她提起自己娇小的脚丫道,将小脚抬向宋书航:“有点疼,但还能忍受。”

小巧均匀的玉足,连脚掌看上去都柔软柔软的,其上的掌纹清晰可见。

羽柔子嘻嘻笑道:“我感觉像是踩在木刺上,有点痛还有点痒呵呵的,痒的我想笑,但又有点疼。”

她同样抬起长脚给宋书航看,晶莹的脚趾灵活扭动,和阿十六是完全不同的风格。

宋书航苦笑道:“我感觉踩在开足马力的电锯上,要命。”

“我明白了。”苏氏阿十六冷静分析道:“看样子是体质越强,通道反馈过来的痛楚也会越大,按各人实力的不同,反馈合适的痛楚度。很人性化的设计。”

“也就是说”宋书航散去儒家金刚身和圣猿龙力神功以及变异版本的钢手。

他再次一脚踏出,果然电锯切割的痛楚恢复成了锋利刀片的感觉。

“好多了,这种程度的痛对我而言就不算什么了。”宋书航自信道。

他对痛楚的忍耐度远超他人的想象。

无论是精神还是**,宋书航对痛楚的忍耐度都极高。

鉴定秘法每使用一次就要血崩一次十倍伤口剧痛可不是开玩笑的。

被人用怀中抱妹杀,身上骨头一根根被折断的痛楚,又岂是什么人都能体验的?

精神力涨的太快,每晚都感觉有大锤、小锤砸脑袋的经历更是让宋书航的精神得到了充分的磨练。

所以,这种脚掌踩在刀锋上的疼苦,小意思,洒洒水啦

通道的内部很宽,三人完全可以并肩而行。

苏氏阿十六在宋书航的左边,羽柔子下意识缩短自己长腿跨出的距离,并肩在宋书航的右侧。

“十六宋前辈,你说我们能不能再遇上那位什么都能卖前辈呢?”羽柔子问道。

宋书航问道:“你有东西想买?”

“嗯,我感觉什么都能卖前辈身上那条被单好有趣,我想买一条同款的。”羽柔子点头道。

宋书航脑海中不由涌现羽柔子裹着被单,只露出脑袋的模样。

“噗”宋书航忍不住笑出声来。

羽柔子疑惑的望向宋书航:“宋前辈,你笑什么?”

“没事,不过我感觉那条被单肯定具有唯一属性。而且说不定那条被单是件高级法宝。”宋书航严肃道。

因为除了羽柔子外,白前辈也看上了这条被单。

白前辈的眼光独到。

他收藏的东西,没有一件是凡品。像三十三组合法器、灭神炮之类的,都是具有特色的东西。

什么都能卖大佬身上那条被单,说不定有强大无比的掩盖气息功能比如连天道都无法感应到它啊,之类的能力?

“我只需要一条同款就好,功能什么的是次要的。”羽柔子嘻嘻笑道:“我想买一条给阿爹。我感觉什么都能卖大佬的体型和我阿爹差不多,脸型长的也有点像。我阿爹披一条同款的被单,一定很有趣。”

宋书航脑补了一下帅气的灵蝶尊者裹着被单的场面,又忍不住笑出声来。

嗯,如果是羽柔子买的被单,无论好看不好看,灵蝶尊者一定会天天将它裹在身上的。

“其实我也有想买的东西。”苏氏阿十六双手负于身后,低头望向自己的胸口。

“你们这么一说的话,我也有想买的东西。”宋书航道。

他还要给阿十六买一支手机另外,上次阿十六将一箱的仙裳送回给了浮生仙子,他说过要买件礼物补偿阿十六。

宋书航三人一边说着,一边往试炼之路的深处行动。

在三人看不到的角落中,什么都能卖大佬裹着被单,缩在角落的阴影中幽幽的叹了口气。

他的右手紧紧抓着自己的左手。

“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