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369章 我岂能作这样的大死

第1369章 我岂能作这样的大死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白前辈之前就提醒过他,这是‘玄魔**’,**的时候要注意稿子。一些在现世能收到三十二个赞的**稿,搬到九幽世界的话,却只有死路一条。

毕竟两个世界的生物不一样、属性不同,思维方式也完全相反。

特别是佛门、儒家、圣光一系列的‘**’,拉到九幽世界来讲,只有扑街一条路。

而‘造化仙子’悄悄递上的**稿,正是‘儒家系’的**。

不能讲!

我岂能作这样的大死?

作死也要看场合,这个时候三浪病绝对不能犯。

宋书航马上闭住自己的嘴巴,不再念诵这篇**。

这儒家的**稿一出来,**结果肯定是差评一片。到时候那365天花式折磨就跑不了了。

还是继续讲我的《道心种魔》吧,宋书航心中暗道。

“咳!”他清了清嗓子:“接下来我们继续讲解‘建道心’之后的‘立魔意’篇。”

诸天万界的修炼者:“……”

九幽世界的邪魔:“……”

刚才霸儒玄魔直问心灵的两句‘何为孝?何为爱?’之后,大家正期待着下文,直觉告诉他们,后文会很精彩。

没想到,霸儒玄魔口风一转,又转回之前的**内容去了。

我连衣裙都褪了,你就给我听这个?

诸天万界、九幽世界顿时炸锅,各种议论。

但宋书航是假的八品玄圣,根本无法看到弹幕,不知道诸天万的修士和九幽世界的邪魔已经炸锅。

他继续开口讲解《道心种魔》的第二篇‘立魔意’。

……

……

大约讲了五六句后……

宋书航突然打了个哈欠,疲惫的泪水夺眶而出。

一阵阵困意不断涌上。

他真的很累,而且是身心俱疲。

外界的时间虽然一下子跳到了十月一日,但宋书航却是从‘豆豆婚礼’开场时,就开始忙碌,一直忙碌到现在。

豆豆婚礼开始时,他、羽柔子、阿十六的意识和豆豆的进行切换。半途中又遇上豆豆被抢亲事件。

然后大战火焰之瞳伪神、参与三十三兽神宗vs伪神的战斗,让大批伪神怀孕、被关天道小黑屋、在天道小黑屋中各种折腾。

又数次被云雀子拉入‘天劫世界’折腾、筹集三十三兽组合法器的材料炼制法器、被拉入‘魔劫世界’渡魔劫。

组装三十三兽组合法器x2,本体和复**一度被榨干、正面硬刚八品魔劫,渡过八品魔劫、开始‘魔前显身’,又开始‘玄魔**’。

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也有点吃不消。

真*累的跟狗一样。

不对,当一个人感觉自己累的跟狗一样时,其实这完全是错觉。因为,狗活的并没有像你这么累。

宋书航现在是比狗还累。

凭他五品的体质,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

而且他现在**没状态,精神上处于萎靡不振状。再加上又是照本宣科读台词,困意越来越沉,挡都挡不住。

一个哈欠后,他心中也试图振作精神。

但是,他心中想固然愿意振作,肉身却软弱了。

哈欠一个接一个,完全止不住。

就这样,在‘玄魔**’这种世界级的大事件中,宋书航一连四个哈欠后,头一歪,睡了过去。

霸宋玄魔睡着了。

而且睡的可香了。

在诸天万界+九幽世界亿亿万的眼睛注视下,他就这样幸福的睡了过去。

令人窒息的亿万人在线收看直播睡觉画面。

诸天万界、九幽世界一片安静。

然后,又一次炸锅。

“霸儒玄魔怎么了,死了吗?”

“不可能,之前他还活蹦乱跳的。”

“我感觉,霸宋玄圣似乎是睡着了?”

“不会吧,这种时候怎么会睡着?”

疯了吧?**过程中也能睡?

“以前玄圣**的时候,有出现过类似的事情吗?有没有玄圣在**时睡觉的?”

“我只记得之前,常远子玄圣用‘玄圣**’的机会向别雪仙姬告白。像霸宋玄圣这样直接睡觉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今年的玄圣们一个比一个有性格,有告白的,有睡觉的。不知道还会有什么新花样?”

“霸宋玄圣第一次**还是很给力的,这次是玄魔**状态,所以战略有变?”

“差评,差评!**结束后,一定要给差评。”九幽邪魔道。

同时,在宋书航睡着了后,他的‘鲸丹’投影出来的异象也开始消失。大家眼中的又变回了霸宋。

这让一些老牌玄圣、劫仙也失去了研究的兴趣。

xxxxxx

白前辈two:“……”

宋书航总是能一次次刷新白前辈two对他的印象。

这么重要的场合,他也敢睡?

不仅敢,他还睡觉的很香。

现在,就算在他背后功德蛇美人、远古圣猿虚影、造化仙子拼命的替他撑场面,都撑不住。

白前辈two下定了决心:“到时候365种刑罚,全部挑最残酷的上。”

‘玄魔**’是他的地盘,要知道他是九幽主宰。

宋书航简直不给面子。

他要让宋书航在未来的一年时间,都别想睡个好觉,让睡觉彻底成为宋书航的奢望。

……

……

宋书航沉沉入睡,身心都得到了放松。

身心的疲惫在睡觉中得到恢复。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睁开了眼睛。

当他醒来时,发现自己正盘腿而坐,在他身边有四个香炉,烟雾缭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