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330章 今天的我是不是起床

第1330章 今天的我是不是起床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这家伙的舌头就跟青蛙的一样,又长又灵活。&这么长的舌头,简直丢龟的尊严。此时,这根舌头弹射出来,舌尖变的纤细如绳,卷住宋书航。

“啊~~”宋书航被拖走了:“不行了,我的腰……要被勒断了。”

巨龟的舌头上的力度很足,卷着宋书航的腰部时,几乎要将他的腰给掐断,勒的令人无法呼吸。

灾难巨龟出现的很突兀,它身上不再一丝所息。同时巨龟穿越空间的方式也很诡异,没有空间通道波动。

之前它出现一口咬碎白前辈的仙舟时,白前辈分身也是在仙舟快要被咬碎前的瞬间,才察觉到异状。

这次也是如此,宋书航被卷走的瞬间,白前辈在才感应到灾难巨龟。

灾难巨龟不仅舌头长的像青蛙,舌头的弹性同样不弱于蛙断。卷住宋书航后,舌头闪电般的回缩。

“这家伙报复心很强嘛。”白前辈出声道。

说话间,白前辈的身影变的透明起来,消失于原地。

不是空间能力,而是像之前灾难巨龟离开‘天道小黑屋’时的状态一样,白前辈的身形‘融于’这座天道小黑屋,变的透明。

随后,白前辈突然在灾难巨龟的下颚出现。

神出鬼没,没有一丝的气息。

同样的,灾难巨龟也没有感应到白前辈。

白前辈手中,功德巨树再次浮现。

他抡起功德巨树,对着巨龟下颚狠狠扫去。

砰~

巨龟的舌头还没来的及将宋书航收回,下巴就被重击,巨嘴强行倒闭。

宋书航被吊在半空中。

这时,功德蛇美人从宋书航身体浮现,她张口祭出‘赤霄剑’,斩在巨龟的蛇尖。

赤霄剑上刀意纵横,爆发堪比太阳的温度。

灾难巨龟的舌头受烫,崩的笔直。

宋书航趁机脱困,脚踏黑莲稳住身形。功德蛇美人守护在他的身边,神情凝重望着巨龟。

同一时间,造化仙子一同现身。

由于功德蛇美人占据了宋书航背后上方的位置,悬浮于宋书航的身后。造化仙子没位置了,被挤到了宋书航下方。

造化仙子出现时,双手抱着宋书航的腰,凑出脑袋望向远处的灾难巨龟:“嘟噜~大~大~”

“造化仙子不要勒我的腰,要断了。”宋书航道。

灾难巨龟偷袭失败,退后一步,张嘴收起自己的舌头。随后,它盯住白前辈。

巨龟出声了。

这家伙之前果然是在装傻。

“原来是天赋,不是法术。难怪我模拟起来有些怪异,进行‘超时空漫步’时受到很大的限制……”白前辈分身扛着功德巨树。

灾难巨龟的声音不由自主提升了两个档次。

“嗯,你在施展‘天赋超时空漫步’的时候,我仔细观察过一次后,大约就能理解法术原理了。然后再脑内进行解析,很容易就能模拟出类似的效果来。你的体内应该有什么特殊的器官构造,我还不太了解,所以模拟施展的‘天赋超时空漫步’受到很大的限制,至少还无法突破‘小黑屋’的封锁。”白前辈平静道。

“怎么可能,你什么时候见过我施展这种天赋?”灾难巨龟沉声道。

宋书航浮在半空中,道:“你之前离开的时候,不是施展了这种透明化,离开小黑屋的手段嘛?”

“我离开?不……我并没有离开。我才刚抵达此地。”灾难巨龟道,说罢它又道:“我明白了,看样子之前有我的族人先一步抵达。但是,既然我的同伴已经离开,为什么他没有将受到‘不朽气息’影响的物体带走?”

这只灾难巨龟不是之前那只?

灾难巨龟不是一只,而是一个族群?

“你在说云雀子仙子的眼睛吗?已经被带走了,你来迟了。”宋书航一甩头,长长的蓝色长发随风飘舞。

“眼睛?”灾难巨龟盯着宋书航:“受到‘不朽气息’影响的物体,是你。我要带走的也是你,和眼睛有什么关系?”

“哈?”宋书航一脸懵逼。

“我明白了。”白前辈传音入密,道:

这就麻烦了,连宋书航‘本体’也成为了灾难巨龟们回收的对象。

而且灾难巨龟不只一只。

就算将眼前这只灾难巨龟击退,但还是会有其它灾难巨龟沿着‘云雀子气息’寻找过来,回收宋书航。

这简直是灾难……比海胆战士的诅咒还要可怕。

“等下,我发生变异的地方只有头上的毛发。头发……眉毛以及睫毛。说不定我们有解决的办法。”宋书航道。

灾难巨龟仔细望了宋书航一眼,点头道:“你说的对,气息感染最浓郁的地方就在你头部的毛发。我要取走的也只有它们。”

“这好办。”宋书航松了口气。

这头蓝色的长发他本来就准备割掉的,他可不想留着这么耀眼的蓝发。

并且,他身怀‘增发术’,剃掉的头发分分钟就能长回来。

想到这里,宋书航伸手抓住厚实如披风的蓝色长发,准备将它剃掉。

但在剃发的瞬间,他的手又顿停下来。

总感觉有点不舒服。

自己的头发,白白交给巨龟总感觉有点不甘心。眼珠子是‘云雀子仙子’留下的,被灾难巨龟回收也无话可说。头发可是自己长出来的!

不,这些都不是重点。

宋书航审查自己的内心,发现自己心中的‘不甘’源头并不是这里。

虽然他本来就要剃发,但现在被‘剃头’不是他自愿的,有种被灾难巨龟胁迫的感觉。

终归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