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314章 这一生一世,只想再

第1314章 这一生一世,只想再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前面三幅画,代表着的是儒家圣人曾经的三个阶段。

第一幅画,紫气东来,遮盖天地。又有狂雷闪电,以及双龙飞舞。这是儒家圣人出生时的异象。

第二幅画中数不尽的书籍,是儒家圣人幼年时的记录,五岁时的儒家圣人博览群书,学尽天下知识。

第三幅画上,那蓝发女子的背影是儒家圣人‘修行之路’的引路人。她很可能和‘九洲一号群’的玄女门云雀子有关。宋书航在‘巅倒的万圣山’中,从过程中,见到过蓝发女修的模样,长的和‘云雀子前辈’一模一样。

“果然和儒家有关。”宋书航道。

而且……很可能这迷雾梦境直接和‘儒家圣人’有关。

“这几幅图画和儒家有关?”苏氏阿十六询问道。

宋书航点了点头:“这三幅画描述的是儒家圣人甚吊的三个年龄段。出生甚吊、幼年时甚吊、修炼时甚吊。据说儒家圣人在‘引路人’的指导下,开始百日筑基,修为一日千里。半个月时间,他就开启各大窍穴冲击跃龙门关卡,晋升二品。”

“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羽柔子点头道,半个月冲击二品境界,的确‘甚吊’。

苏氏阿十六道:“这事我也知道,儒家圣人后来修炼速度越来越快,势不可挡。仅一年时间,他就晋升到了三品境界,达到了别人修炼十几年、二十几年才能达到的境界。”

当初‘万圣山、圣寂池’一事,苏氏阿十六也参加了。

“一年三品,这就厉害,不愧是儒家圣人。”羽柔子感叹道。

“咿咿呀~嘻~”造化仙子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羽柔子接着道:“不过这么说起来的话,宋前辈更吊啊。他只用了四个多月,就晋升四品境界了。比圣人还要快好大半年呢。”

宋书航干笑一声道:“我和儒家圣人没得比,儒家圣人是靠自己一点点修炼的。我是遇上各种各样的机缘,然后随缘……不知不觉就修炼到了四品境界。”

他回头想想都感觉自己的修炼之路很不可思议。

他就跟条咸鱼一样,不知不觉就修炼到了四品。

上个学期,他踏入修行之路时,绝对不会想到自己有么快的修炼速度!

果然,就算是在咸鱼中,他也是其中最咸的那一条。

“既然是和儒家圣人有关的梦境,那我们推门进去吧!”羽柔子道。

苏氏阿十六望了眼造化仙子,见她没有制止自己和羽柔子后,她就上门一步,伸手按在门上。

沉重的大门打开,里面一片迷雾,不过这片迷雾是黄金之色。

“这是雾霾吧?颜色都泛金了,雾气中蕴含着很多金属颗粒?”羽柔子嘻嘻笑道。

苏氏阿十六望向造化仙子:“造化仙子前辈,你要不要先唱一曲驱散迷雾?”

造化仙子嘻嘻一笑。

她上前一步,伸手按在门框上。

下一刻,她的身形变的透明起来。

“喂,造化仙子你现在的状态很不对啊。”羽柔子皱着眉头道。

“明明不舍,却无法挽留。明明看见,却无法再遇。明明这一生一世,只想再次遇见你。”造化仙子轻声道。

从她口中第一次出现完整的话,不再是之前咿咿呀呀的片段。

“要是有新的人生那该有多好,我可以在新时间,新的城市,以新的身份,再与你相遇。”造化仙子的身影越来越淡,几近消失。

随后,她开口唱了起来。

没有歌词,只有单纯的发音。

那歌声悠长,温柔至极,包含着极致的思念。

黄金的雾气上腾,化为纯金色的液体。这片纯金色的液体又降落下来,化为金色的雨点。

不知不觉间,苏氏阿十六和羽柔子已经泪流满面,泪水顺着她们的脸颊滑落。

这歌声仿佛是催泪弹,让听到的人忍不住哭泣。

还好叶思不在这里……如果她在的话,泪水说不定已经汇聚为小湖泊。

“这歌叫什么名字?”羽柔子抹着眼泪道。

造化仙子摇了摇头。

随后,她的身形彻底消失不见。

“造化仙子,是什么严厉?”苏氏阿十六吸了吸鼻子,问道。

宋书航:“或许是儒家的某位大能前辈吧?她似乎一直在等着谁,想要再谁谁一面?”

门已经打开,门内的金雾已经化为金色雨点降落,露出了门内的世界。

那是一片荒漠,金色雨点落下,在荒漠中汇为一条条小溪流。

荒漠的最中央,是一座破旧的亭子。

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我们进去看看。”羽柔子道。

她抓起苏氏阿十六的小手,两人一同进入荒漠。

宋书航:“等下!”

他也想一起进入荒漠世界,但是他依旧被那一层‘透明墙壁’阻拦着,无法越界。

“书航你在这里等我们,我们去亭子看看,或许会有什么变化。”苏氏阿十六回头道。

宋书航:“你们自己小心!”

“放心吧,宋前辈。这里是梦境,不会出问题的。”羽柔子挥手道。

两女手牵着手,快步接近那座亭子。

宋书航趴在‘透明墙壁’上,盯着苏氏阿十六和羽柔子附近,若是荒漠中有变化,他也能第一时间提醒她们。

羽柔子和苏氏阿十六很快抵达那座亭子。

看上去只是一座很普通的竹亭,有些破旧,亭顶都有些漏雨,金色的水滴不断掉落。

两女蹲在竹亭中,开始一寸一寸的检查亭子,试图寻找出异状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