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311章 炎炎夏日,只有透心

第1311章 炎炎夏日,只有透心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望天,卧艹,再望天!”宋书航道。

他完全想不到,白前辈分身竟然会将闭关中的本体拉过来,当暗器扔出去。这分身太不修真了。

不过话说回来,白前辈的本体的确是真正的。威力就不用说了,地球上很多天坑说不定都是白前辈的杰作。

更可怕的是,这无敌暗器还附带‘自动追踪’功能。

无论敌人躲在天涯海角,只要白前辈牌暗器真心想找到敌人,那敌人恐怕就无所遁形!

轰~~

白前辈本体保持着‘盘膝闭关’的姿势,甩飞出去,轰入大海。

海面就如同被扔入了高爆炸弹一样,轰的一声炸开了。

那浪头掀起老高,大浪滔天。

紧接着,白前辈的本体就如同导弹一样,在海底突进。而且那速度,快的没话说。要知道白前辈可是‘九洲一号群’里最追求速度的男人。

躲避在海底岩缝中的羊头恶魔,还在为自己的‘替身秘法’得意的时候,突然它感觉眼前一花。

一位帅气如谪仙的身影砸落在它藏身之处。

我被发现了?

“不可能,我的‘替身秘法’竟然被识破了?”羊头恶魔不敢置信,他的替身秘法连‘九品玄圣’也很难察觉,现在竟然被了!

白前辈本体砸来,随后是一波无比恐怖的冲击、爆炸。

甚至在这片海域引起了一波小范围海啸。

纯物理撞击式核武!

“啊啊啊~~”羊头恶魔一阵惨叫,它无法再保持‘鱼类’的外形,身形被冲击波轰飞出去。

而且不知是不是巧合,羊头恶魔被冲击的位置,正是‘海面’位置。

冲击波结束时,羊头恶魔被爆炸浪潮冲出少面。

此时的他已经伤痕累累,被物理核武器正面砸中,没一下子被砸死,都已经是它实力强横。

“找到了。”白前辈分身看到羊头恶魔的身影,淡定道。

宋书航:“……”

就算踩在黑莲上浮在海面,他都能感应到海洋深处的撞击。

“白前辈,您这样对你的本体真的没关系吗?”宋书航咽了口口水。

白前辈分身理所当然道:“本体就是我,我就是本体。我怎么对我自己当然没问题啊?不说这个了,这家伙被爆上了,怼他!”

说罢,白前辈分身抓起流星剑,身形一瞬就出现在羊头恶魔的身边,又是一剑捅去。在他出剑的瞬间,流星剑上的‘护栏’自动收缩,化为狰狞、歹毒的‘倒刺’。

这次羊头恶魔看清楚了——千年第六圣‘白圣’,在移动时真的是用‘空间能力’!

瞬间移动,跨过空间出现在他面前。

八品就掌握空间力量,这是什么意思?

羊头恶魔被‘白前辈本体’暗器正面砸中时,就受了伤。再加上此时他处于被冲击状态,避无可避。

它只能咬牙,祭出‘死亡镰刀’,硬抵挡白前辈分身这一剑。

叮!

流星剑刺在死亡镰刀上,剑上的‘倒刺’一划拉,随后倒刺顿时弹出,化为一根根尖锐的鲸骨。

这些鲸骨无情刺了羊头恶魔一脸。

“啊啊啊啊!”羊头恶魔又是一阵惨叫。

鲸骨是‘鲸圣骨’,蕴含着精纯至极的功德之力,这力量是羊头恶魔的克星。就算是刺出一些小伤口,都能让羊头恶魔痛的惨叫。

何等卑鄙的设计!

而且,仓促间的抵挡,又岂能挡的住白前辈分身全力一剑。

死亡镰刀被斩飞。

流星剑剑尖稳稳的刺入羊角恶魔咽喉,一剑两洞。

“嗬~~”羊角恶魔吃痛大叫。

不过对于恶魔来说,喉咙被捅穿并不算致命伤。

此时此刻,羊头恶魔也不敢再保留。他一咬牙,使用了一个保命的秘宝。

这种保命的秘宝基本都是一次性的,每一枚使用掉都很肉痛。

秘法被激活,数百条的白骨之手从羊头恶魔身后凝聚,袭向白前辈分身。

这些白骨之手上,挟带着‘劫仙之力’,这是一个,封印着一个单体的劫仙魔法。

白前辈分身眉头微皱,右手一拖,抽出‘流星剑’飞快后退。

“嗬嗬~”羊角恶魔捂着自己的喉咙,死死盯着白圣和霸宋玄圣。

它催动玄圣,喉咙处的伤势开始恢复。

同时,他的身体开始渐渐后退。

趁着‘白骨之爪’法术效果消失前,他要退出足够远的距离。

他一点点后退,潜入海面,准备再次借水遁逃离。

就在他小半个身体都潜入水底的时候,突然胸口一疼。

他一转头,发现一位威严的女帝潜在海中。

女帝头戴平天冠,额头第三只眼睛闪烁着异样的光芒。正是因为这第三只眼睛的功效,连‘白骨之爪’劫仙级魔法,都感应不到女帝的潜伏。

此时,女帝手中握着一柄长剑,给羊角恶魔捅了个透心凉。

炎炎夏日,也只有这种透心凉,能让人感觉到一丝丝的凉爽。

“可恶!”羊角恶魔大怒,他催动一部分的‘白骨之爪’朝着功德蛇美人抓去。

功德蛇美人躲避不及……所以她就干脆不躲了。

最近使用平天冠的次数较多,里面存储的能量越来越少。所以功德蛇美人最近用平天冠时,都很节约。

两只白骨之爪刺入功德蛇美人身体,将她捅穿。

“啊啊啊啊~”功德蛇美人发出四段式男声惨叫,头一歪。

“偷袭的卑鄙垃圾,死。”羊角恶魔咬牙道。

说罢,他正准备将捅在自己心口的利剑给拉出去——虽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