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308章 怎么样,小伙子,刺

第1308章 怎么样,小伙子,刺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哪来的三十三种八品材料,这马圣蹄都是刚弄到手的,不信你可以出来问问我边上的前辈。”宋书航道。

六修仙子瞪着眼睛,死死盯着宋书航:“这个可以有。”

“这个真没有。”宋书航回道。

六修仙子叹了口气:“你知道吗?一件件玄圣材料不断送进来,很扎心的。”

以前都只有她们玄重派大锤小锤扎别人的心,扎的其他人死去活来,最后还要面带微笑付钱。

而现在她被宋书航一件接一件的八品玄圣材料扎心的死去活来,每一锤都汗中带泪。她感觉自己肯定成了玄重派的耻辱。

“那我接下来材料攒着,一口气多送些进来?”宋书航下意识道。

六修仙子狠狠拍了下身边龟前辈的龟壳:“你手中果然还有八品玄圣材料!”

龟前辈:“”它又不是桌子,拍的这么用力干啥?

“不,我的意思是如果我还会得到八品玄圣材料,就攒着,一起送进来。过段时间,白前辈说要带我到宇宙中挖宝,或许我能挖到一些玄圣级的材料?”宋书航道。

六修仙子抬头望天:“我突然想到一种蓝色的香菇。”

宋书航:“啥?”

六修仙子:“蓝瘦的香菇。”

宋书航:“”

此时,豆豆的婚轿正在快速返回原路。

“我们一定是中计了。”周离皱着眉头思索道。

他想起了独孤白周离怀疑之前的舞龙舞狮迎亲团,可能是独孤白那一伙人搞出的结果。

宋书航好奇问道:“独孤白能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吗?”

独孤白只是五品级的修为,有这么大的能量搞事?

“之前,独孤白在我建的一个叫抓狗帮的群里聊着计划,就是半路劫持豆豆婚轿的计划。除了计划外,我听说他还有个计划b。抓狗帮里那群人,有很大的能量。其中有荔枝仙子门派的弟子,也有几位强大的散修,还有几个连我也无法摸清他们的来历。如果真是他们出手帮助独孤白的话,还真有搞大新闻的能力。”周离咬牙道。

正说话间,周离的电话响了起来。

他摸出电话一看,却是黄山真君打来的电话。

周离皱起眉头,接通了电话。

“周离,你们现在已经返回婚礼原路了吗?”黄山真君笑呵呵道。

这回黄山真君的声音没有问题,信号正常。

周离飞快问道:“真君?你知道我们会被坑到草原上去?”

“呵呵呵,如果没有我的默许,他们又怎么能屏蔽掉我们的信号?然后截取、利用我的号码和你通话?”黄山真君道。

周离:“”

“劫婚的是独孤白,浮生仙子的弟子。放心吧,事情的发展,都还在我们的计划中。你现在带着豆豆返回原路,然后会有人带着你们前往婚礼现场。我会为豆豆安排和浮生仙子见一面的,无论结果如何,这场婚礼豆豆和浮生仙子是主角。”黄山真君道。

“我明白了,我马上带着队伍回去的。”周离又问道:“真君,独孤白搞的迎亲队伍阵仗中,你是不是也插手了?”

“我只是给了他一点小帮助,顺水推舟。”黄山真君笑道。

周离嘴角抽搐。

这时,电话中又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爆炸声。

周离被吓了一跳:“真君,你那出什么事了?”

“没事,只是我不远处,有一场大战正在展开。你们先到婚礼现场,有话到时候再说。”黄山真君道。

另一边。

独孤白和他一群铁哥们、铁姐们伪装的黄金高台婚轿,很顺利的抵达到了吠天营的总部。

一路上平安无事,没发生任何意外。

婚礼队伍缓缓进入吠天营中。

一开始独孤白还担心吠天营里的犬修会察觉出异样,他心中还准备了好几套方案,以防不备。

没想到他的这些方案都没有机会用上!

吠天营的这些犬修压根没发觉异状,婚轿队伍被顺利送入到了洞房中。

最终独孤白穿着红裙,头上遮着红盖头,被安排在浮生仙子大兄的城堡中。

这里就是婚房了吧?

坐在床沿上时,独孤白心跳开始加速。

接下来,就等着师父浮生仙子出现了。

等浮生仙子掀开红盖头,他就现出原形,给她一个惊喜。

不过,总感觉少了点什么步骤?独孤白攥着拳头,感觉这次的婚礼是不是少了点什么。

等下,交拜呢?!

无论是以古代方式还是以现代方式进行婚礼,总得有个婚礼的仪式吧?

要么夫妻拜堂,要么有神父啥的主持婚礼,为什么这个过程没了?

正当独孤白思索间,一阵脚步声传来。

脚步声轻盈,是女子的脚步?是师父来了!

独孤白屏住呼吸,心跳越来越快。

隔着红盖头,他看到了有一道身影站到他面前。

那身影伸出手来,掀开了他的红盖头。

金色的长发,一脸平静的表情,看不出喜怒哀乐。

是浮生仙子的大兄!

卧艹,导演,这剧本不对啊。

我师父浮生仙子呢?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的是师父的大兄?

难道浮生仙子在打晕大兄的过程中,反被大兄打倒了?所以,参加婚礼的还是大兄?

独孤白越想越不对,越想越不安。

大兄淡定的望着眼前豆豆模样的独孤白,点了点头,然后他开始脱起身上的衣物。

等下,等下,大兄这是想干啥?

“时间不早了。”大兄平静道。

不早了?什么不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