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281章 从今天起,你就是程

第1281章 从今天起,你就是程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随着狂暴的吉它声,宋书航周边变化起来。从仙气缭绕的湖边,转化为带着重金属气息的演唱会现场。

他眼前的@#%x仙子摇身一变,变成了造化法王。

剧情,瞬间变为惊悚片。

“卧艹!!!”宋书航心中忍不住叫道。

强制心魔剧场之造化法王的演唱会。

之前他还跟白前辈two假设——如果有某位有情伤的修士的心魔劫,正好进入他和爱人喜结良缘的剧情……突然,他的‘爱人’变成了造化法王。

没想到一转眼,他自己就遇上这种事了。

切身体会到这种经验后,感觉只有一个,太太太太糟糕了。

在‘程琳仙子’即将吻上造化法王的瞬间,宋书航死的心都有了。

万幸……程琳的这个吻没有落下去。

在狂暴吉它响起的时候,心魔剧场已经发生了变化。

所有正在进行的剧情全部停顿。

随后,@#%x仙子所变幻的造化法王,身形仿佛瞬移一样出现在演唱会舞台上。

他手中出现吉它。

随后,他开始声嘶力竭的大唱本场演唱会的第三支歌。

这是一首快歌,歌声快到没人能听清造化法王在唱什么歌词,只能听到他在啪啦啪啦的飞快唱歌。

宋书航完全听不懂他在唱什么。

而且,在这个奇怪的‘入梦’体验中,宋书航身上没有白前辈two给附加的buff,造化法王的歌声在他耳中不是天籁,而是恐怖至极的地狱之音。

呕心想吐、身体发软、头晕目眩各种负面状态随之涌现。

宋书航心中暗道。

而刚才出现的‘程琳’和@#%x仙子之间互动的剧情,就是叶思心魔劫的内容。

但叶思的心魔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的心魔不应该是‘碧水阁’事件吗?

为什么会变成程琳的往事?

就算程琳是她妈妈,但叶思的心魔也没道理梦到程琳的往事,除非……叶思在某种意义上和程琳还是一体的?

这个假设就可怕了。

而且更让宋书航想不通的是,他这次‘入梦’为什么会进入到叶思的心魔劫中?

入梦按理来说是经历‘入梦对象’的人生吧,什么时候解锁了新姿势?

以叶思的意志力,从‘造化法王演唱会’心魔剧场中破出不成问题。

只要不是碧水阁的剧情,以叶思的道心破劫都有把握。

宋书航感觉自己接下来只要等着叶思破劫而出即可。

……

……

然而,叶思的心魔劫中,异变再起。

原本在舞台上嘶声呐吼的造化法王和他的演唱会舞台,如同被扔入到了绞肉机一样,由下往上被绞成了粉碎。

这画面看上去好惨,宋书航都忍不住在心里叫了一声:“造化前辈!”

强制心魔劫‘造化法王的演唱会’被绞碎。

叶思的心魔劫如此强大?

此时,远处被绞碎的造化法王和演唱会舞台,全部化为光点。

光点最终凝聚,化为一位女冠。

她手持拂尘,头顶有一轮明月般的光轮,将她的容貌掩盖。

显化身表后,她伸手在自己的头顶一推,将歪歪扭扭的道冠推正。

是程琳女帝。

叶思的心魔,就是程琳?

远处,程琳踏着虚空,一步步朝着宋书航行来。

她赤着双足,洁白的脚踏每一步踏出,就有一朵玉莲将她的脚掌托住。

几步之后,程琳就已经来到宋书航面前。

她微微曲身,双手捧住宋书航的脸颊。

“所有的一切,我都通过这次机会传承给你了。”她轻声道,语气中带着前所未有的母性柔和。

“为什么?”宋书航发现自己开口问道。

这不是他在说话,应该是‘叶思’中发问。

“从今天起,你就是程琳。”程琳笑道。

叶思回道:“我是叶思。”

“你是叶思,永远都是叶思。你并不是成为程琳,程琳只是一个道号……从今天起,这个道号属于你。”程琳道。

叶思:“那你呢?”

“过去的‘程琳’将永远存于‘过于’,她已经彻底消失了。”程琳轻声道。

叶思身形微微一僵。

彻底消失了?

“彻底消失了,不再有转世、不再复活、不再孕育重生……彻彻底底的成为历史。”程琳道。

说罢,她轻轻俯身,将吻烙在叶思的额头。

“从此,世间再无长生者程琳。有的只有你,道号‘程琳’的叶思。”她轻声道。

一轮明月般的印记烙在叶思的额头。

此时程琳出现的模式,就仿佛是在列遗嘱一样。

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远古天庭毁灭后,她都活的好好的,为何现在却说要彻底的消失?

“接下来一段时间,你慢慢消化我传承给你的所有一切。最后,再见……不对,在这个时候应该说,永别了。”程琳轻声道。

叶思沉默不语。

宋书航皱眉。

永别?

如果真是永别,那@#%x仙子怎么办?她寄托在自己的身上,如今有重生的迹象。随着自己的功德之光越发凝聚,她总有一天会恢复为当年的状态。而以她对程琳的执念……

宋书航也就意念一动时,在他身上有功德之力溢出。

微弱的功德之力,在他身上凝聚出了功德蛇美人的轮廓。

“啊啊啊~”功德蛇美人现身后,望向眼前的程琳,她伸出手来,焦急的叫唤。

她的手落在程琳的身上,但却犹如穿过了一层幻影